作者:侯国安
城市里的一线打工者,奶爸。
“我们修的虽然是天路,但是我们干活的地方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上,而是在十八层地狱”。然而在层层下包的建筑行业包工体制下,就算修的是中国高速公路建设史上的“逆天工程”,最后面临的还是拿不到工钱,无奈和绝望的回到原点。
2015-09-06
女工说
北京工友之家于2009年创办了“同心创业培训中心”,又被称为“工人大学”。创办至今,已经毕业了200多名学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培训宗旨:希望培养出的学员具备一定的谋生技能,开始反思自身和社会,通过体验和学习逐步认同劳动价值观,加入到有利于个体、环境...
2015-11-03
女工说
在本文中,作者用血泪的笔触描绘了四舅从一个闲适的乡村少年,到被骗成为奴工、最后在贫病交加死去的过程。在资本主导的生产方式中,劳动力被当做商品、人命如草芥,“我”的“生”和“四舅”的“死”都是偶然。而不改变这种失衡的劳资关系,不问责失职的地方政府,这类...
2015-11-10
女工说
年复一年,被迫漂泊在外的我们,怀着对家乡的思念和对未来的茫然无措,一次次踏上归途,再重新出发。
2016-01-25
女工说
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一定有很多很多跟我一样的人,拖家带口到深圳打工、生活,这座城市也一定会因为我们的到来而越来越繁荣。但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外来的打工者,会不会因为到深圳来而过上富裕和有尊严的生活?
2017-03-22
女工说
13岁的小姑和20岁的九姑被人贩子拐卖,很多年后,小姑早已不知所踪,九姑则带着“老公一家人”回了寨子,然而亲戚朋友们的反应却是……
女工说
在外打工,很多情感都会因奔波和流动而消散。多年后,他在婚礼当天收到她的祝福,回想起当年暗恋的那个她……
2017-05-15
女工说
结婚第二天对她拳脚交加,孩子出生当天在麻将馆打牌不回家,她生病后得到的是他起诉离婚……这是一个真实且残酷的故事,遇到这样的“丈夫”,婚姻还有意义吗?
2017-06-19
女工说
她的手被工厂的机器卷进去,整个人被吊起,却无人及时救助;受工伤后,前后五次手术,住院五年,依然拿不到赔偿。多年之后,我与她没有了联系,但却总会想起她的故事,心里也时常在自问,“邓大姐,你过得还好吗?”
2017-06-20
女工说
深圳呀,您带走了我的青春,您打碎了我的梦想,请让我带走我的双眼,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您还是会把我赶回我的故乡......
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