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霜氤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学习中的女权主义者,愿女人和男人都挣脱传统性别枷锁,自由呼吸!
广东省政协农民工特聘委员何晓玲说“男性成为稀缺资源,涉世未深的女工极容易受蛊惑,堕胎、失恋导致跳楼自杀的现象比较普遍”,于是提出要加强对女工的性教育。本文从性别及性健康的角度和何委员商榷:性教育,仅仅针对女工就ok了吗?
2016-01-27
女工说
不少媒体开始报道农村“妻荒”问题。不少专家也纷纷担忧农村男性娶妻难。但是为什么娶妻那么难?而且,这些呼着喊着“给男人一个妻子”的人们,有没有关注过女性过得怎样?
2016-02-17
女工说
明代少女为了实现女医的梦想,冲破了父权和夫权的双重阻碍,打破了世俗偏见。幸好现代女性追求梦想没有这么多阻碍,但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营造更加性别友好的环境。
女工说
农村“剩男”多、天价彩礼的现象,是对男人的“歧视”吗?农村男性“娶妻难”折射出的阶级鸿沟,不该以牺牲女性的选择权来填平。平等的婚姻模式应该是男女两性共同的追求。
2016-03-16
食色性
这两个系列的电影,筒子们看过几部呢?
2016-03-21
涨知识
阿燕的孩子幸幸是一名留守儿童。在接种疫苗后,幸幸被确诊为急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医生说,不排除和疫苗有关系。但是,接种前她们并没有得到任何接种风险提示,也没有被要求签《知情同意书》。确诊后,这个工人家庭陷入了经济和情感上的危机。
2016-03-23
女工说
“如果被性骚扰的是你的妈妈或者女儿,你还会那样做吗?”这种反问似乎经常被用来论述男人不应该对女人实施性骚扰。但是,如果对方不是你的女性亲属,她就应该被性骚扰吗?尊重女性,不应该只依靠男人的“良心发现”和“将心比心”。
2016-04-02
女工说
在性别歧视严重的大环境下,君不见被家暴9次求告无门惨死的董姗姗,君不见死于多次引产的女人,君不见强奸被害人被“荡妇羞辱”,偏要集中指摘女性和女权主义者的“素质问题”,要多么“理性”,才能在这些事件中保持优雅姿态呢?
2016-06-03
女工说
媛媛出生在渔村。像村里的大部分女孩一样,她14岁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年纪轻轻就听从家里的要求嫁人。媛媛是世界工厂里众多女工的缩影。在这间工厂里,她们度过严苛、忙碌的一天后,在拥挤的宿舍沉沉入梦。
女工说
凌寒和雪菲是一对拉拉恋人。凌寒在流水线上当普工,每天拼命打工,雪菲则正在准备自考本科。一路走来,她们的感情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但现在她们依然相爱,依然一起梦想着未来。
2016-08-10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