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津农
“为了拿回119名农民工一年80多万元的工资,我从1998年起,每年都要从河北保定顺平县老家跑到朔州好几趟,算起来总共都有上百趟了。现在我已经65岁了,真的快扛不住了。”7月4日,在山西朔州市一家招待所的4人间里,个头不高、满头白发、穿着像个普通农民的原河北省顺平...
2016-07-14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