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作为流水线工人,被线长刁难是怎样的感受?退让并不能解决问题,维护自己的权益才是最有效手段。
2017-12-05
女工说
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监管,也希望大家在利益面前能冷静思考,千万不要一脚踏进了陷阱。
2018-04-08
女工说
本文为“我想要一个_____的对象”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两个人生活环境不同,家庭教育也不同,因为爱走到了一起,相互包容、相互体谅是应该的。
2018-07-09
食色性
在深圳待了20年,工资不涨啥都涨,眼看待不下去了,只能回到家乡,没想到家乡的工厂比深圳还要黑,迫使人为了几百块的工资辗转讨薪……劳动者在哪里才能拥有尊严?
2018-08-02
女工说
经理说:“你享受公司的荣誉时,也要承受更多的委屈。”可明明不是我犯的错,为什么要扣我的工资?
2018-09-10
女工说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自然的身体”遭遇流水线,被线长训斥,被同事笑。别人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可我却认为女人是钢筋混凝土做的。
2018-11-12
女工说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不管年龄的大小,有钱或没钱,我们都要共同进步,共同成长。当然,由于很多原因,会让我们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但我们要用自己的能量去帮助该帮助的人,不要走着走着,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
2018-11-16
女工说
我为了挣得那一点钱,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和汗水,既然决心追缴,不管少了多少,都要回来。
2018-11-29
女工说
一到宿舍,我俩各自拉住床帘,在那小小的单人床上捂着被子开始不断地落泪……
2019-04-29
女工说
为了生活,在工厂打工。车间没有月经假,也没有厕所。上厕所就像打游击,迟到就要被罚“不能加班”。厕所里,我被性骚扰,我忍气吞声。后来,我才知道好多姐妹都有被同一个人性骚扰,我好后悔没能站出来说话。
2019-05-17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