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麦田守望者.
一位在前进的路上寻找光,寻找希望的工人
烈日下,厂区路上只有赶着上班的我和扯着嗓子不知疲倦在呐喊的知了,它们似乎在唱着属于它们自己的 《劳动者赞歌》!
2017-06-19
女工说
我要“举报”父亲,一位有着三十年工龄的煤矿工人,揭露他身体的累累伤痕。
2017-11-01
女工说
厂里的工人就是羊,我们都在为狼老板打工,如果每个羊身上拔几根羊毛,攒多了也可以做一件羊皮袄了。狼吃羊不需要理由,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咬你一口。
2018-01-23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