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十八
摩羯座,已婚,永远18岁,80后东北妹纸,从事项目管理工作的标准深漂,热爱写作、阅读、绘画,经常出没于简书,追求独立个性。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岁月终究会让我们知道,没有承受不了的苦难。
2017-06-29
女工说
生育不能自主,繁重的家务劳动压身,还会遭遇家庭暴力,让女性想跳楼的事儿远不止这些,而那些男权的人们都是杀死这些女性的帮凶。
2017-09-11
女工说
生活是条难走的路,高低不平,坎坎坷坷,有喜悦也有忧伤,交替着演绎。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走向成熟。
2017-11-20
女工说
丧偶式婚姻与丧父式子女教育的真实写照。
2017-12-19
女工说
她辛辛苦苦将儿子供到大学毕业,却仍然要打几份工赚钱给儿子交房租……
2018-01-09
女工说
无论多大年纪,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喜欢的事,才不会感到孤独。
2018-02-05
女工说
为了孩子,我离开职场五年,为了孩子,我忍受黑心老板,女人这辈子怎么这么难?
2018-03-01
女工说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女人要把自信放在脸上,心存善良,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也可以活得更好,这就是最酷的。
2018-04-11
女工说
努力了两年,孩子终于能进入公立小学就读,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2018-08-03
女工说
为了孩子能有机会读深圳公立中学,已经毕业十几年、年近40的我,开启了人生“二次高考”。为了孩子,也为了那接近1万块的考证学费,无论如何都得再逼自己一次。
2019-01-18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