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柳平
自卑,简单,不喜交际,爱读书。
《劳动法》是什么?劳动人民见都没见过。
2017-09-04
女工说
本文为“我的奇葩前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她们婚后为了家庭日夜操劳,一生受困于经济压力和重男轻女的传统文化。等到被扫地出门时才惊觉:自己辛辛苦苦建设的这个家,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自己。
2017-11-01
女工说
本文为作者亲身经历。她跟着在建筑工地做工的丈夫,蜗居在城市不同的角落整整十年。十年间,她经历了与鼻涕虫同屋,与蛇和老鼠毗邻……她眼看着丈夫建起一幢幢大楼,却始终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安稳住所。
2018-01-12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