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友维
在电子厂工作两个月后,小才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最后渐渐失去视力。当我们还在吟唱《十七岁的雨季》时,他十七岁的的世界慢慢变得黑暗。
2017-11-28
女工说
有的时候,我也为自己的勇敢而感到惊讶,有时,我甚至还会莫名地偷笑呢。
2017-12-04
女工说
对于未来,在骨髓移植满2年后,若血相正常稳定,我想重新融入社会,在东莞做点小生意,不想一辈子被疾病捆绑。
2017-12-18
女工说
因企业和管理人员缺乏职安健意识、缺乏企业责任心而致使工人权益受损,最后的结果却需要个人去承担,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也是一种悲哀。
2018-01-15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