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彦云
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西口镇,铁炉村。今年四十五岁。
虽然这件事情过去了九年,但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忆忧新。从那时起我的手腕落下了病根,我觉得我当初走进的是龙潭虎穴,是一个恃强凌弱的家庭。
2018-08-02
女工说
开放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三年,一位生养了三个女儿的农村母亲回溯自己在一孩政策时期的“生育之痛”。计划生育政策下,女性的身体在宗族和政府的力量之间被撕扯,这股痛楚一直延续到今天。
2018-11-12
女工说
我把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投入创业,却发现遇上了骗子公司……
2019-01-03
女工说
如果国家对外来务工人员在医疗方面放宽政策,医院不再是冷冰冰的医疗机构,而且多理解患者的辛酸,解救患者于痛苦之中的话,那些没钱治病的人是否还会怀抱着生活的希望,而努力地活下去呢?
2019-03-15
女工说
小黑陪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2019-07-20
女工说
借钱来做手术,没有医好病,复查医生还误诊病情,我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巨大打击。我对所谓的”专家“医生们也失去了信心。
2019-08-08
女工说
本文为“我的廉租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租房子是为了给孩子安一个临时的家,方便孩子上学,但租来的房子并非安身之处。
2019-10-10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