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栀子
80后宅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本文为“我想要一个___的对象”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在电话里无意间向父母透露了他大我八岁,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他们说年纪相差那么大,说出去他们都没脸,整个村里都会笑话我们家。我纠结过,痛哭过,甚至跪下来求父母,可他们以死相逼,我们不得不分手。
2018-08-29
食色性
婶婶16岁就来到我们村,后来到县城打工,只为把钱挣。再后来做起了传销,在坐摩的去开会的路上出了车祸,截了一条腿。获赔60万,终于住上了城里的房子。
2018-09-28
女工说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她们说,我是单位花了300元在人才网招到的。后来我想,他们可能就是看中我的年轻,涉世未深。他们曾经让我试衣服、试丝巾,这都是有预谋的。
2018-12-03
女工说
是懵懂泪湿了双眼,让你走进流水线。
2019-01-18
女工说
今年春晚小品上演了一出“男朋友不回我家过年就分手”的“恶女友”戏码,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女性想回娘家过个年,往往是难上加难……
2019-02-12
女工说
点滴改变,让我感到“烟火气”的婚姻正走向阳光。之前种种,都是“彩礼”种下的祸。我的感情始于“彩礼”,我的婚姻更始于“彩礼”。
2019-02-25
女工说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在职场,切忌盲目轻信同事的话,自己亲眼看到的才最真实。
2019-05-29
女工说
他们可能是一群烈日焦灼下的一线工人,也可能是办公室里默默无闻的平凡人,如你我般踽踽而行,却也能拥有一份向上生长的力量。
2019-10-18
女工说
本文为“2020,我们的生活在继续”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2020年的经历给了我一记深深的教训: 这个世上任何一件事,都需要脚踏实地地去做,去完成,所有不劳而获都要付出代价。
2020-05-23
女工说
又到一年粽叶飘香的时节,我在离家乡百公里外的小城市顽强地打拼,望向天空,仿佛看到奶奶站在云上,手里提着一串牛角粽朝我递来。也许,世界上再多的美味都抵不过亲情的温暖吧!
2020-06-12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