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成思颖
一个非资深社会学学生。
《浪姐》中的她们足够端庄,足够精致,却也正因如此无法走出社会的限制。女笑星们凭借着敢于“自黑”的幽默感,守住了幽默这个在女性团体中普遍缺失能力,她们通过自嘲,笑出强大,她们为那些被大型体制PUA的女性,开辟了一条自主的道路。
2020-07-02
原创 
女工说
男人无法带着纹有花臂花腿的女友回去见父母,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背景过于复杂的女孩;但女人带着满是纹身的男友回家时,一句年少轻狂就能概括所有。
2020-07-28
女工说
引爆整个夏天的《乘风破浪的姐姐》落幕在即,通过三十位姐姐的五场公演,我们究竟看到了怎样的女性偶像?
2020-08-28
女工说
《脱口秀大会》作为大众媒体的一环,虽然它本质上可能只是一场关于笑的生意,但在策划和创作的过程中,它的内容输出仍旧产生了超越娱乐本身的意义。
2020-09-28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