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每日一省的五花肉
山不过来,我便过去。
自从游戏女主播这一职业横空出世,她们便赋予了游戏行业一丝不同寻常的色彩。她们通常被认为面貌较好、学历不高、声音甜美、游戏技术参差,但每个月凭借平台打赏的收入都起码过万。游戏女主播的日子真是那么美妙吗?作为前游戏女主播的我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2020-07-27
女工说
随着游戏行业的蓬(野)勃(蛮)发(生)展(长),各类平行交错的相关职业应运而生。只要肯给钱,不管是游戏中并肩作战的伙伴还是百依百顺的女陪练,都可以买到。在行业监管力度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这样的卖点,很快随着知名陪练APP的涉黄翻车,变成了它最大的痛点。
2020-08-24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