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青
保持好奇,保持清醒。
对基层女性劳动者而言,零工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一种希望和经济补充;但是从对她们总体发展的角度来看,零工经济可能更像泥沼,对于改善女性群体的长期处境弊大于利。
2020-08-10
女工说
到底有多少人可以踏上互联网行业用剥削和压榨堆砌出来的致富和飞升之路呢?绝大多数“996,ICU”的社畜,在经济下行时已经没有了年终奖,只能忧心被企业以PUA的方式劝退,到了35+也因为不再能熬夜加班就被“优化”掉。
2020-08-17
女工说
今天智能送餐平台因为舆论压力承诺了几个改进,先不说这改进到底有没有用,但等到明天公众的关注淡去,只要结构性的问题不解决,系统的惯性又会回到原来的轨道。从长远来看,只有骑手自己的声音发出来,骑手这个群体能一起在这个系统中获得自己该有的地位和力量,改进才...
2020-09-10
女工说
在全球性流行病爆发时,那些流动在国与国之间或者滞留在异国的外籍劳工,可能是最受冲击的一群人。
2020-10-14
女工说
曾经,我们以有保护劳动者的《劳动合同法》为荣;如今,我们发现很多企业已经能公开宣称自己是“996工作制”了。劳动法去了哪里?也难怪一提“特殊工时管理制度”,网友就慌了神。
2020-10-15
女工说
现代工业社会,人变成了可以像商品一样买卖的“劳动力”,越是年轻才越有被老板利用的价值。但等到年纪大了,利用价值不高了,就被老板如弃敝屣,如果国家没有相应的养老保障,老年人就是被资本和社会抛弃的一群人。
2020-10-26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