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启早
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流水线上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颗旋转的螺丝
皮影戏里的木偶
2015-04-17
女工说
本文为工业区生活故事征集大赛的投稿作品。五四时期著名女作家庐隐的一篇小说《灵魂可以卖么?》,唤起了作者在工厂工作的痛苦回忆……
2016-09-27
涨知识
我总算获得了在这座人间炼狱服刑的资格,我是一个无罪的囚徒,只因贫穷,就不得不把自己关押在这座冰冷的世界工厂,就不得不把自己的劳动力转化成商品。
2017-03-20
女工说
本文系工友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外出打工并不是出了家门就能工作赚钱,很多人在找工作的时候就会被骗得一无所有,多次被中介“忽悠”的经历让作者感叹: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2017-05-02
女工说
本文为一名工友作者阅读同志文学之后的读后感。每个人都在希冀爱情,同性怎么就不能相爱了呢?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而不是你的性别。
2017-05-15
涨知识
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仿佛有一根绳索勒在我的脖子上,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中断我的阅读,我无法承受这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2017-06-14
涨知识
郑小琼的这本《女工记》就是为这些无名者立传,面对资本与父权的双重压迫,她试图把她们从群像中抽离出来,还原其生命个体在打工过程中所承受的苦难和伤痛。
2017-07-14
涨知识
有家不敢回,漂泊在外也是满腹心酸。打工者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2017-07-19
女工说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出租屋,地下室,工厂宿舍,硬座车厢……这些都是外出打工者睡过的地方。
2017-08-01
女工说
恋爱遇阻,婚姻生变,感情坎坎坷坷之后,我也不再期望什么。
2017-08-14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