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吕凤琴
坐在冰冷的钢筋上,蜷缩成一团,

堂叔给我们讲扒火车而被截肢的人的故事。

听着故事,

慢慢地火车进入了乌鲁木齐市。

我们高高地坐在火车上

看着这个城市的霓红灯
2015-04-28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