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郑小琼《女工记》:记录苦难的血泪之作

周启早 · 2017-07-14 14:4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郑小琼的这本《女工记》就是为这些无名者立传,面对资本与父权的双重压迫,她试图把她们从群像中抽离出来,还原其生命个体在打工过程中所承受的苦难和伤痛。

002sDlVEgy6PRNTe2Zb79&690.jpg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尼采

首届南方工人文化节上,我有幸与郑小琼同台朗诵,台下和她交流,她本人很温和,像一位知心姐姐一样,丝毫不像她的作品:《女工记》,这本记录底层女性打工者的诗集,残酷却又透露出力量。

用书写抵抗遗忘,用文字铭记苦难,诗人郑小琼的《女工记》无疑是一部血泪之作,一部底层女性打工者的命运交响曲。

郑小琼笔下的女工,为了生存,不得不背井离乡,像无脚的候鸟一样,不停的迁徙和变换工作。

延容、姚琳、竹青、田建英、杨红、周红、刘美丽、李娟、舒苗、张艾......当我在郑小琼的新浪博客里读完这本《女工记》后,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当我在键盘上一一敲下这些名字的时候,无不为她们的遭遇和命运动容。

工厂传闻  女性  陕西人  19岁

被老板养的狼狗咬死  工厂结论却是

死于心脏病  赔款若干

——《无名者》

19岁,多么美好的年华,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家庭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女孩还在学校里读书,而她却不得不早早出来打工,承受很多本不应该她这个年纪承受的东西,死于非命之后连死亡真相都被掩盖。

19岁,多么美好的青春,她的生命还没来得及绽放,却戛然而止,来这世上一趟,没有人知道她短暂而心酸的一生,她的希冀,她的梦想,甚至连个名字都不曾留下。

93375878.jpg

郑小琼的这本《女工记》就是为这些无名者立传,这些无名者面临着资本与父权的双重压迫,她试图把她们从群像中抽离出来,还原其生命个体在打工过程中所承受的苦难和伤痛。

胡志敏、细毛、董芝兰、张姨......这些非正常死亡的女工一直是郑小琼关注的重点,拒绝遗忘才能避免类似的悲剧继续上演,我想这正是书写和记录的必要。

在这里,我摘录一首我印象最深刻的诗《阿艳》,这首诗描述了一位性工作者的生平。 

阿艳

这么多年  我已习惯许多人

用无法理解的方式生活  比如卖淫

抢劫  乞讨  行骗  对于你

我无话可说  一度无语

我又能说些什么  十七岁出乡

电子厂  外省男孩  恋爱  怀孕

销声匿迹的男友  挺起来的肚子

在腹中生长的生命  不知所措的担忧

生活对于十七岁的你犹若巨大的伤口

在发炎  在疼痛  你闻到腐烂的味道

刺在喉间  “生活总会有办法”

她如此对你说  “女人总会有办法”

她们说  “路总会有的”  她们

安慰你  尽管你不耻于她们的职业

但是现实的危机  像腹中的生命

日益长大  你出厂  住进她们的房子

没有理发工具的发廊  等候十月分勉

这个孤零零的小生命最终没有跟随你

他  一个七斤多重的婴儿换来一万块钱

“营养费”对你来说  是精神的营养

或是肉体的营养  怀胎十月的结晶

不知所踪  有人说送到了潮州

也有人说是湛江  茂名  抑或在隔镇

当你平静地叙述这一切  我和你仿佛

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  虽然我们属于

同一个世界  我也能理解你现在的

职业  比如眼影  嘴间叼着香烟

或满嘴脏话  一万块  小孩  男性

营养费……它们构成玻璃或者墙

将我与你隔在陌生的世界中

“生活总是快乐的”你叼着烟

用修长的手指甩出一张麻将牌

你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涂满厚妆的脸  我看到白色的冷漠

没有表情  也没有忧伤

《女工记》中的女性呈现出来的事实和真相,让我几度哽咽几近窒息。郑小琼的诗篇犹如医生手中的手术刀,直面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的顽疾,追问造成这些苦难的根源所在。

她书写苦难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呈现苦难,而是希望我们大家都来正视这些苦难,寻求改变的可能和契机,让苦难得以早日终结。


延伸阅读:

工友组诗:青春如同流星飞逝不留痕迹

工友诗两首:今天我不想打工了!但明天的出路何在?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周启早
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