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大结局,渣男就这样被洗白了?!

李芝 · 2017-07-26 16:2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这是一部强行洗白男性角色来捍卫男权思想的中年玛丽苏狗血剧。

《我的前半生》终于完结了,本以为会是一部离异单身妈妈的蜕变剧,愣是被改成了和闺蜜男友搞暧昧的中年玛丽苏狗血剧。关于狗血剧情以及该不该和女闺蜜的男朋友有暧昧的争论已经很多,这里不想多谈。

今天我想谈的是剧中的三个男性角色,因为这三个男人扮演的角色是男权社会家庭(亲密)关系中男性角色的典型代表。

1500967541436_meitu_2.jpg

本文与剧情相关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家暴渣男白光

和他的名字一样,他一穷二白,天天靠老婆养,做生意赔本了就喝酒喝到进医院,自己烂成渣还天天挑老婆的毛病,和老婆吵架,甚至动手家暴。每次吵完架后老婆离家出走,他便跪地求饶说以后再也不犯了。

获得老婆原谅回家后,没过三天,又开始吵架家暴,离家出走,求原谅,双方关系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1500947138688788.jpg

终于,他的老婆再也受不了,要和别的男人跑了,他才开始认真工作,一副洗心革面的样子。现实生活中,别说真的洗心革面的家暴男很少,就算是真的有,他的家暴行为对妻子造成的伤害以及对子女产生的阴影是无法弥补的。但是在电视剧里,家暴男却轻易就被洗白获得原谅了。

这样的男人,就算我是罗子群的妈,也会在闭眼断气前都要憋出最后一个字:离!

15b3844e-7e6e-4e82-8494-85cd9133748f.jpg

缺席的父亲陈俊生

抛开一开始的出轨男负面人设,就算陈俊生不出轨,他也不算是个合格的父亲和老公。他在和罗子君结婚时,让他的妻子不要工作,让妻子成为自己的附属品。

随着工作压力的不断增加,他开始对妻子罗子君不满,自认为自己对家里尽职尽责,而罗子君却总是无理取闹。在陈俊生出轨后,剧情似乎还在合理化这种出轨行为,认为陈是因为工作压力大,需要有人关心有人体谅才出轨。

e7df724da0eb7cf4160eddb04c0d6961_meitu_3.jpg

然而这种压力的根本来源是什么?是男权社会中男主外女主内的陈旧思想。这种思想一方面否认家务劳动(包含家务和子女教育等)的价值,认为妻子没有给家庭做任何贡献,给嫌弃妻子找到合理化理由,另一方面男权思想给男性也带来了压力,比如要求男性一定要买车买房,导致他们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所以说,在一个男女不平等的男权社会中,忽略女性的作用,压迫女性的同时,也会压迫男性。

经济压力导致陈俊生这样的男性变成了赚钱的机器,而非丈夫和父亲。在罗子君和他打离婚官司时,胜诉的重要证据中是他每年去掉上班加班和出差的时间,剩下的能陪伴伴侣和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

untitled.png

这种丧偶式子女教育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工作忙碌的爸爸整日不着家,在家务劳动和子女教育方面,孩子们总在问:“爸爸去哪儿了?”

大男子主义贺涵

贺涵拥有着与很多偶像剧男主相同的光环。从小生活在国外,现在是上海高端外企合作者,会做饭会品酒,吃最新鲜的刺身住最精装的豪宅。要是在现实社会,微博上肯定有很多人喊着要给他生猴子。

他最后喜欢上自己女朋友唐晶的闺蜜罗子君,原因很简单,即男权社会里的男性都不喜欢比自己强的女性,甚至不喜欢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女性。

在贺涵眼里,女人最好是可以完全把控的物品。

他说:“唐晶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我不忍心让这样优秀的作品为了我放弃事业,回家相夫教子。”

1182781949002836528_meitu_1.jpg

看起来贺涵似乎是一个想的深远,替唐晶考虑的人,其实是因为他自己已经意识到,如果他和唐晶在一起,他将无法占据主动地位,也就是说他无法将唐晶控制在鼓掌之中。

唐晶非常的独立自主,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搞定,即使和贺涵分手,既然闺蜜撬走自己的男朋友,她依然可以很快自我修复内心的伤痛,马上投入工作。换句话说,离开了贺涵,在经历不可避免的短暂的痛苦后,唐晶的生活还是可以很精彩。

而罗子君在遇到麻烦时就会六神无主,焦虑不安甚至哭哭啼啼地打电话给贺涵求救。在唐晶离开上海那段时间里,贺涵沉浸在“帮助罗子君成长”的优越感里,他乐于帮助罗子君解决一切麻烦。他拒绝罗子君进入自己的公司工作,原因也是怕自己没有办法帮助罗子君解决问题,似乎这样会有损他的男子气概。

所以当唐晶问贺涵为什么喜欢罗子君的时候,他承认自己和唐晶在一起会很紧张。这种紧张感就来源于他在唐晶面前无法扮演大男子角色。

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总有这样极为流行其实很荒谬的说法:男性总会找一个比自己弱一些的女性作为自己的伴侣。如下图所示,在这种富有男权色彩的择偶观里,人们将男性和女性当成商品一样,分别分成三六九等,男性趋向于寻找比自己低一级别的女性,到最后变成最“优秀”的女性和最“差”的男性剩了下来。

择偶-01.jpg插画师:补药脸

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工作场域,实现独立并不是难事,女性在职场甚至可以更成功,即使在这个过程中要遭遇各种职场性别歧视,要付出比男性多很多的努力。但是不管她在事业上如何成功,只要她没结婚,就被视为危险的女人,甚至遭到无缘无故的敌意。职场上的贺涵乐于与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唐晶扮演生意场上的金童玉女,因为这能为他的事业带来更多可能性,但是谈及结婚,他开始退缩了,这种扭曲的择偶观,说到底不过是男权社会之下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

在剧情引起争议之后,《我的前半生》电视剧编剧出来回应说,这样写是为戏剧冲突服务,还强调自己不喜欢谈什么女权主义。

BC5022E3-78E1-4DD5-B71E-F667DBF1B2C0_meitu_4.jpg

图片来自微博截图

她当然不想谈,因为这部剧并不是讲女性独立,而是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爱”和“遵从内心的真实想法”强行洗白剧中的男性角色,从而“捍卫”社会上固有的男权思想。


延伸阅读:

我看了50集《楚乔传》,发现楚乔是个性冷淡!

太子妃升职记:男女通吃,你也可以

夏洛没烦恼:只爱自己的“直男癌”,谁对你不离不弃?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芝
咱们女人有力量。
延伸阅读
新鲜事
新鲜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