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苏杭没找到天堂,只看到满地鞋厂

作者:白丁  |   2017-08-23 1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打工生活  原创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从小就听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来到浙江后,我只想说,天堂和地狱或许本就是邻居。

112U12H1-2.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人们总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年少时的我就是带着对“天堂”的向往来到了浙江,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活。

那年我刚满十六岁。

和大多数打工青年一样,我进了温州一家鞋厂,其实也就是一个私人的小作坊,那时候,温州这种几十人的小作坊遍地开花随处可见。

小作坊自然是不提供食宿的,我就和两个同村来的老乡合租了一间房,所谓的房间也就是一些废弃的猪圈或柴房,当地人将这些废弃的地方四周加高,然后安个窗加个门,就出租给我们这些外地人了。

房间里床都没有一张,更不用提家具了,我们也舍不得花钱买新床,就找来砖头将底部砌高,上面再铺上废弃的木板,便成了我们的床。

这般简陋的出租屋不用谈什么安全保障,也更不用谈个人隐私。在这里,我看到过有男子因偷窥隔壁家女子洗澡而被暴打一顿。因为出租屋中间的墙没有砌到头,顶部留了一块砖头大小的缝隙,站在这屋的床上看过去,隔壁屋的情况一览无遗。

而配有独立卫生间和独立冲凉房的出租屋根本没有,我们一些老乡总会调侃,“此房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0062SUYlzy76moUdj749a&690.png

出租屋的厕所都是公用的,排队上厕所也是常有的事,等到好不容易上个厕所出来,身上的味儿得半个多小时才能散去。实在受不了那味儿的,便去偏辟的野外解决,那里有当地农民修建的“半开放式”厕所,它两边和后面都用砖或木板围起来,上面盖个顶,却似乎忘了安个门。

方便的时候,只能随便找一个障碍物遮挡一下私处,你要是立在远处,眼睛没有近视的话,都能分辨出是谁又蹲在那里方便了。这样的“半开式”厕所算得上是浙江出租屋的一种特色,要想找到它们也容易,你骑上自行车去离出租屋好几里地的野外转悠一下,准能碰见一两处这样的厕所。

一种生活习惯了,那么一切都会觉得平淡无奇,有着这么一群可爱的人就生活在这样的出租屋里,我们每天在作坊里辛勤劳作十二个小时以上,甚至通宵赶货,完成一天的工作后,心安理得地躲进这“避风港湾”。

在这样的出租屋里,我看不到“天堂”的半点影子。我常常在想,难道书里说的都是骗人的吗?

又或许“地狱”和“天堂”本来就是邻居。只不过有的人出生在天堂,而有的人在努力追逐天堂,却总也逃离不了地狱。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延伸阅读:

四个人,一张单人床,你猜ta们怎么睡?

死去的他,每夜造访我的床

今夜月明人尽望,而我枯坐在床上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白丁
作者:白丁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者,喜爱文学作品,尤其诗歌与散文,用阳光的心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