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的女性:一生等待,风雨飘摇

作者:雨断野桥  |   2017-08-29 15: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打工生活  原创    
摘要:她新婚燕尔,丈夫和弟弟被抓了壮丁,多年之后,弟弟回来了,丈夫却直到她离开人世都没出现……战争动荡年代,每个渺小的生命都值得我们去倾听和理解。

农村.jpg

插画师:柚米

记得在老家的时候,每年的清明节,我爸都会带着我去上坟,然后一一给我介绍这些坟头的来历,其中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村子西南角空地上的那个小坟头,爸爸说这个小坟头是本村一个老姑奶奶的。

关于老姑奶奶的故事,是我爷爷告诉我爸,我爸又告诉我的……

很久之前,在我们村西南角的荷塘旁边,有一处低矮的小屋,里面住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我们都管她叫老姑奶奶,老姑奶奶茕然一身,总是独来独往。其实她年轻的时候是结过婚的,那为何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呢?

这一切还要从国民党抓壮丁说起。

那大约是1943年前后,国民党当局军队严重缺人,只好在全国各地征兵,但是征兵实际情况并不乐观,最后国民党当局下令强行征兵,这就是民间所说的“抓壮丁”。

那时的老姑奶奶刚刚和本村的一个年轻人结婚,这天中午老姑奶奶的男人从地里干完活回家的路上,碰到了老姑奶奶的弟弟,便停下来在路上寒暄起来,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不远处有吵闹的声音,他们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吵闹的人群已经到了眼前。兄弟俩这时才吃惊地发现,是村里保甲在帮国民党抓壮丁,兄弟俩都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抓住了,连和家里人打声招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强行带走了。

在家做好午饭的老姑奶奶一直没等来回家吃饭的男人,就打算下地去找找看,刚到村口,就看到有几个妇女在那大声哭喊。老姑奶奶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出啥事了吗?”其中一个妇女答道:“你还不知道吗?你家男人和弟弟被抓壮丁的给抓走了!”

每当老姑奶奶和别人讲起这段时,嘴唇都会直哆嗦,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是其中的滋味不是听者能够感同身受的。

老姑奶奶听到自己的男人和小弟被抓走的消息后,一路狂奔跑到了自己的娘家,告诉了母亲,然后老姑奶奶和母亲一起抱头痛哭。

娘家.png

插画师:左丘

自从老姑奶奶的男人和小弟被抓走之后,老姑奶奶就搬去和母亲一起住。娘俩天天盼着他们兄弟二人能够早点回来。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村里其他被抓走的壮丁陆陆续续都给家里写信报了平安,可是这兄弟俩却一直杳无音讯。村里其他人都在背地里说这兄弟俩估计已经死在战场上了,不然这么多年,怎么会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呢?

老姑奶奶和她的母亲也很绝望,但是没有收到确切消息,她们都还抱有一线希望。直到有一天,村里另一家被抓走的壮丁张全兴的老婆,慌里慌张地找到老姑姑奶奶,说张全兴在信里写到,老姑奶奶的男人和小弟死在战场上了,张全兴听别的连队战士说的,就是咱们村的兄弟俩。老姑奶奶一边听着一边流泪,她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信里说的村庄名字、以及兄弟俩似乎已经确定是她的男人和小弟啊。万分痛苦的老姑奶奶不敢和母亲说,就这样,可怜的娘俩还在盼还在等,老姑奶奶说一定要等她的男人回来。

期间也有好心人劝老姑奶奶:“趁还年轻改嫁吧,这么等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但是老姑奶奶倔强地说:“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会一直等下去的,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时间又过了一年,老姑奶奶的母亲在儿子被抓走的第四年,突患急病去世了。老太太死之前,还说要等小儿子回来见最后一面,可怜了老太太直到咽了那口气,眼睛还是望着屋外的大门,她始终没能等到自己的儿子回来。

转眼又过了一年,这是1948年的秋天了。这时国民党节节败退,老蒋打算退守台湾。入秋后的这几天,老姑奶奶一直心神不宁的,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右眼皮也一直在跳,为了免灾,老姑奶奶用玉米秸秆贴在一直跳动的右眼皮上。这天吃过晚饭后的老姑奶奶早早上屋睡觉,但是躺下后翻来覆去地一直睡不着,等到睡意朦胧的时候,听到有人轻轻地敲门。老姑奶奶听到后也没理会,因为独身久了,总有想入非非的农村汉子,前来挑逗老姑奶奶,觉得能够占上一点便宜,但是一向忠于爱情、作风正派的老姑奶奶,从来都没给这些坏人机会。

一般只要老姑奶奶不理会,敲门声就会停下来,但是这次过去许久,敲门声还在响,这时老姑奶奶突然听到一句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姐,是我。”老姑奶奶惊呆了,下意识地爬了起来,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开了门。果然是被抓走的小弟,五年没见了,小弟变得结实了,老姑奶奶眼里顿时充满泪水,弟弟终于回来了,她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她接着问小弟:“你姐夫呢?你姐夫是不是直接回家了。不行,我得赶紧回家看看,他看不到我,会着急的。”慌乱的老姑奶奶随便踏上鞋披上衣服就要走,这时小弟拉住了老姑奶奶,说了一句让老姑奶奶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我姐夫没回来,我是自己偷偷跑回来的。”

老姑奶奶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她感觉自己都站不住了,就靠着门框上,嘴唇不停地哆嗦,和五年前他们兄弟俩被抓走的那天哆嗦地一样厉害。但是老姑奶奶还是耐心地听小弟讲述了这几年的经历。这些年,他和姐夫一起互相照应,吃了很多的苦,有一次差点在战场上丢了性命,后来又幸运地逃过一劫,这些年幸好有姐夫照顾他,让他少吃了很多苦。

就在国民党战场节节败退的时候,有很多厌战的逃兵。老姑奶奶的小弟也开始思忖着和姐夫一起逃回家。当小弟还在找时机和姐夫说自己的计划时,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天部队里一个打算逃跑的士兵,被就地枪毙了。原来打算逃跑的这个士兵,和自己的最好的朋友说了逃跑计划,而最好的朋友居然去揭发了他。老姑奶奶的小弟看着眼前被毙倒下的士兵,默默决定逃跑这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姐夫。

后来他们兄弟二人所在的部队打算从上海港口去台湾,在去上海港口的路途中,刚好经过一条小河,小弟悄悄地离开部队,跑到岸边,和船上的一个老渔夫换了衣服,就这样小弟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把姐夫一个人留在了部队。

卖花老人.jpg

插画师:楠神大人

老姑奶奶听小弟说完事情的经过,什么话也没说。第二天就搬回了自己的家,自此再也没和小弟说过一句话了。老姑奶奶的小弟也一直活在内疚当中,他常常将自己灌醉来缓解内心的愧疚,喝醉后,他会大骂自己不是人,把自己的姐夫丢下,自己跑了回来。小弟后来结婚、生子、病危,去世,小弟的家人几次叫老姑奶奶去和小弟和解,但老姑奶奶都断然拒绝了。直到小弟去世,老姑奶奶都没原谅自己的亲弟弟。老姑奶奶常说:“每当我看到他一家人其乐融融,我的心都会滴血。其实,我确实很恨他,因为我也应该和他一样的幸福。”

后来听说那支部队都去了台湾,直到两岸三通,老姑奶奶也没收到有关自己男人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这个她深爱过的男人是死是活。

时光荏苒,在老屋破旧的桌子上,总立着老姑奶奶结婚时买的镜子,老姑奶奶虽然老眼昏花,但是每天依然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梳着自己的满头银发。老姑奶奶从乌黑的长发,一直等到到稀疏的白发,也没能等回自己的男人,究竟这样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得?即使见证了老姑奶奶整个青春的这面镜子,也无法给出答案。

后来老姑奶奶真的老了,在老屋的旁边坐着也能睡着。

再后来老姑奶奶去世了,按照农村的规定,嫁出的女儿无法安葬在自家的墓地里。所以村长决定把老姑奶奶埋在她老房子对面的空地上了,这样老姑奶奶就能一直看着她自己的家。每年的清明时节,村里的本家上坟,都会给老姑奶奶烧点纸钱,春寒料峭的风,把纸钱的灰烬吹散之后,那个低矮的小屋还在,那个瘦小的坟茔也在……

战争时代,和老奶奶一样孤苦度过一生的女性还有很多,她们勤劳,倔强,勇敢,她们是动荡的战争岁月里最不起眼的一颗颗沙粒,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随波逐流,虽说没有人看得见,但谁说河流的流向不会因为这一颗颗沙砾而稍有转变呢?


 延伸阅读:

父亲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迎娶”母亲,是我对爱情的最初想象

富士康男工:假如我的女儿是拉拉|父亲节

父亲和我,两代人的远行 | 父亲节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雨断野桥
作者:雨断野桥
多年前是纺织工人,后来在北京培训影视后期,现在是公众号短视频《视频现场》的节目编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