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感觉岁月静好,一定是有人默默为你负重前行......

作者:谢文暄  |   2017-08-31 0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摘要:当我远离家乡读书、工作时,无论离家多远,无论遭遇多少冷眼或是酷寒,只要想起父亲,心里便温暖如春。是的,如果你感觉岁月静好,一定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父亲是村里的干部,工资微薄;家里只有几亩水田,再加上我们兄弟姐妹众多,常常入不敷出。父亲常常是先到乡里办公室转几圈,然后溜出来,到镇上揽零活,或是帮人装石头卸沙子,又或是做些简单的木工活,补贴家用。

每到炎炎夏日、西瓜丰收的季节,晚饭过后,我们全家人会坐在院子里的苦楝树下乘凉。这时候,父亲总会笑眯眯地把在水井里泡好的西瓜提上来,切成一块块分发给我们。红彤彤的西瓜汁水不停地流淌,瓜香满院;经过井水浸泡过的西瓜,冰凉可口,满嘴清甜。

u=2752925030,2016761764&fm=11&gp=0.jpg.gif

图片来源于Giphy

我们这地方,夏天雨水多,所以不适宜种西瓜。每到夏季,就会有火车从远方运过来一车皮一车皮的熟西瓜。那时,火车站在离家30多公里的镇上,父亲总会前一天跟同事打好招呼,第二天就和村里的叔伯们一起骑着自行车到火车站装卸西瓜,而且他们总是天没亮就出发,傍晚才回来。但每次回来,父亲的自行车后面,总会绑着一麻袋熟透的西瓜,那是老板给装卸工们的免费福利。

记得那年我正读小学三年级,那天下着大雨,直到傍晚放学时,雨还在下个不停。但性急的我们,等不得雨停,一个个飞奔进雨中,连忙急吼吼地往家里跑。

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段五十多米长的斜坡,已经被牛群和马车踩碾得坑坑洼洼的。天晴的时候,浮土足有几尺厚;每到下雨,就变得泥泞不堪,成了一段难行的泽沼地。当我跑到那斜坡的时候,雨不但没停,反而下得更大了。黑云压顶,雨滴随风一下又一下地不断拍打在我的脸上、身上,顿时模糊了我的视线,但隐隐约约地,我看到有个人正推着一辆自行车,驮着几个麻袋,在艰难地上坡。

我跑上前去细看,看到一个熟悉的背景,我的心颤了一下——那竟是我的父亲。

817头图-01.jpg

插画师:补药脸

雨瓢泼之下,父亲的一头被雨水浸湿的黑发散乱地贴在头上,他的衣服早已湿透,雨水漫过他全身,从裤管哗哗地流到地上,流进泥土里;父亲一直张大着嘴不断喘着粗气,他的腿因为用力而紧紧绷着,双手紧攥车把,全身颤抖着,努力一步一步推着车往上走。车子偶尔打滑,父亲急忙后退两步,双脚就扎进了烂泥里,稳稳地定住,喘几口气,继续推着;等到车子又动了,但两个轮子又埋进了泥里,随着车子的前行,身后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烂泥印……

在我印象中,平日里的父亲永远穿戴齐整,头发一丝不乱,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一副慈父的形象。但是在那天,那个大雨如注的傍晚之后,我看到了一个跟平时不一样的父亲:一个为了家庭而奋力前进的父亲;那天的父亲显然狼狈万状,但他在我心里,比任何时候都高大伟岸。

父亲.jpg

插画师:八耐舜子

我连忙冲上去帮着父亲推车,和父亲一起一点点地往前缓缓挪动;看着面前父亲随着车子的颠簸而抖动的身子,我鼻子一发酸,泪珠簌簌而下,天地间朦胧一片。

当我后来听母亲说,原来父亲他们那天冒雨干活,老板为了感谢他们,特地让他们多拿西瓜,而且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父亲为了让我们几兄妹能多吃一点,在一辆二八寸自行车上整整装了四麻袋西瓜。听完母亲的话,顿时阵阵暖意弥漫周身。

父亲推着车子上坡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尊塑像,深深地刻在了我心里。此后当我远离家乡读书、工作时,无论离家多远,无论遭遇多少冷眼或是酷寒,只要想起父亲,心里便温暖如春。

是的,如果你感觉岁月静好,一定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延伸阅读:

父亲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迎娶”母亲,是我对爱情的最初想象

纪念屈原跳江的端午节总是让我想起我的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谢文暄
作者:谢文暄
一个飘在城市的打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