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亚:大山深处的早婚少女,人口贩卖还是贫困之殇?

作者:陈亚亚  |   2017-08-17 13:38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性别评论  原创    
摘要:法律在解决早婚问题上是有短板的,它只能处理那些强迫的早婚,对于自愿、不违法的早婚,法律没有能力应对。要解决早婚,一方面自然是要积极普法、推进女性权益保护,但更应该看到它背后的问题,为什么早婚总是发生在那些贫困地区?

近日,一则有关早婚的图片报道在网上疯传。这则报道讲述贵州大山里一些女孩子的故事:14岁的飞飞,两年前在外打工时认识一名男性,对方给了她父亲3万,带她走了,因感情不好,一年后她回家了。她的姐姐13岁出嫁,现在有4个孩子。18岁的珍珍是她的邻居,有一个孩子,珍珍父亲收了8万彩礼,给了珍珍4万。

早婚.png

尽管这则报道的细节部分含糊不清,但还是在网上引来不少关注和争议,主要是对媒体报道用词的谴责。譬如认为飞飞未满14岁,无论她是否自愿,都应该被定性为强奸,不应该使用“嫁”这样的字眼;飞飞父亲收取彩礼的行为,是“拿钱卖女儿”,属于人口贩卖。

法制日报.png

早婚就是强奸和拐卖吗?

很多网友一看12岁的女孩出嫁,马上认定强奸,义愤填膺地控诉,然而从现行法律来看,飞飞的案例并不一定是强奸。

有两个例外的情形。一种情况是自愿发生关系,且男方不满14岁,不能认定为犯罪。还有一种情况,据2013年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及相关解释,女方满12周岁但不到14周岁,如有证据显示男方确实不知道对方年龄,可以免责;此外,男方满十四周岁但不满十六周岁,只是偶尔与幼女发生性关系,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也不是犯罪。据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的解释,“偶尔”不以次数论,双方是否自愿、情节是否轻微、后果是否严重才是区分罪与非罪的关键

显然,相当一部分早婚(自愿、年龄相当)在法律上不构成强奸。

此外,很多人认为收彩礼是拐卖。在新闻表述中可以看到,父母收取彩礼在当地是普遍现象,可以说它是一种陋习,但跟买卖人口不能直接划等号。女儿是有人身自由的,婚姻对象是自己认可,不满意还可以回娘家。有的家庭会给女儿(部分)彩礼,没有给的,也不排除在将来会通过其他方式回馈给女儿。

早婚.jpg

云南西南边陲地区,早婚现象仍然很普遍。图为一对十六七岁的年轻夫妻。“环境没有教导她们如何避免将早恋发展成婚姻。”(来源:腾讯新闻,摄影报道:肖慕漪

许多人认为报道的表述有问题,理由即这是强奸、拐卖,报道用“出嫁”、“彩礼”是不对的。我的看法是,这是一种中性叙述,即报道者不刻意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很多时候是使用被采访者的话语方式来表达。如前所述,早婚、收彩礼并不等于强奸、拐卖,法律上无法认定,在当地人的话语体系中也不能成立。如果用强奸、拐卖,或者在“出嫁”上打上引号,那是把叙述者的价值观强加给对方,其实更不妥。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早婚?

首先是破除那种对早婚的刻板印象,认为早婚一定是有(暴力)逼迫,不可能是自愿。

我有一些农村亲戚也早婚,她们所在的地方没有那么偏僻和贫穷,一般会上初中,十五六岁的时候,才开始谈恋爱。记得我有个表妹,初中不知道有没毕业,反正是不念书了,在家做农活,有天跟母亲闹矛盾,一气之下出走去了男朋友(初中同学,自由恋爱)家。

男方找人来提亲,我姨妈不同意,要求表妹先回家。表妹不回来,年龄不到也不需要户口本登记,就住在一起,成事实婚姻了。那年暑假,我去她家玩,表妹听说来了客人,回来煮饭招待。她还是那样生机勃勃的样子,在灶房打水时一个不小心,一脚就踩死一个小鸡娃,惹得姨妈在那念叨。后来当然是姨妈拧不过她,同意她嫁了这家人,夫妻一起打工去了。

彩礼有没有,我不清楚,要彩礼我也能理解,并不认为这是在卖女儿。这种早婚里面有强奸和拐卖吗?作为父母要怎么办,你能把她绑回来?在某种意义上,我也能理解表妹的选择,她要面对的现实是贫困的家庭艰苦的农活,恋爱、结婚在那种情况下,带有一种追求自由的意味,对这些少女、少男有一种特别的诱惑力

早婚.jpg

已经结婚的17岁的小华还保留着一些以前的教科书,其中一本夹着一张字迹稚嫩、带着错别字的情书,上面写着:“嗨,你给有男朋友啊,没得可以结受我吗?我喜欢你,给可以接受我啊。回信。”(来源:腾讯新闻,摄影报道:肖慕漪)

如果说媒体报道有什么问题,那可能是它有猎奇的倾向,它选择最极端的案例来报道,集中表现这些人跟现代城市生活的疏离,形成一种巨大的反差来吸引观众的眼球。我很想知道,那些不打码放出来的高清照片中的女孩,知道她们在别人眼里是什么形象吗?她们对网友的看法是怎么理解的呢?我们听不到她们的声音,也看不到她们自己的解读。

谁应该为早婚负责?

早婚里面有性别问题吗?当然有。彩礼不等于买卖,但彩礼的主要支配者是原生家庭的家长,这使得女性的财产权益被部分剥夺。农村的婚姻多为从夫居,由于父权和夫权的双重压迫,女性在婆家的权益往往得不到保障,所以早年农村妇女自杀率很高。近年来外出打工的女性增多,情形才有所好转。在早婚中,由于女性未成年,自我保护能力弱,其权益仍然容易遭受损害。

法律在解决早婚问题上是有短板的,它只能处理那些强迫的早婚,对于自愿、不违法的早婚,法律没有能力应对。要解决早婚,一方面自然是要积极普法、推进女性权益保护,但更应该看到它背后的问题,为什么早婚总是发生在那些贫困地区?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这里没法展开论述,但是很显然,要减少早婚,不改变这种生活环境,是无法将其中的女性单独拯救出来的。

在早婚这个议题上,政府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早婚的直接原因往往是辍学,有的孩子甚至没上完小学,就不读书了。当地政府应该在保障就学率上下功夫,比如切实推进九年制义务教育,帮助那些有潜力的孩子继续求学。而城市的政府也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对于流入城市的打工者,给予他们应有的权益,不要让他们沦为廉价的流水线机器,被城市剥削和压迫。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推进整个社会的性别平等理念,才会有事半功倍之效。

类似地,我们在指责农村父母一味将孩子作为资源榨取时,也要看到他们没有多少社会保障,养儿防老、传宗接代,是其索要彩礼的重要原因。政府在这方面也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在农村完善养老保障,积极倡导改变村民的思想观念;同时增强女性的自主性,赋权于女性,让她们能够独立处理婚姻事务。多方合作,才能改变早婚的现象,把其中权益遭受侵害的人——尤其是女性——真正解放出来。


延伸阅读:

工厂残酷地利用她,家庭温柔地蚕食她

女孩不该只是侥幸生存,还我自由生活的权利!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陈亚亚
作者:陈亚亚
女权主义者,爱猫人士,大米小米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