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孤儿到早婚少女,她们经历了什么?

作者:小米粒妈  |   2017-08-18 15:23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早婚  原创    
摘要:村长15岁结婚,31岁便当了爷爷,早婚现象在这些贫困地区尤其普遍。经济贫困,地方落后的思想以及法律意识的淡薄都是导致早婚现象出现的原因,如何做出改变,路还很漫长……

rr.png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画家:さとま

去年9月正值开学时期,我却收到一位初中女生班主任的消息:小兰辍学了。

小兰是初中二年级的女生,马上就要升初三了,她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三姐弟是孤儿,父亲去世后就跟着叔叔婶婶生活,刚开始我以为她是因为经济原因辍学了,后来发现,她的资助一直没有中断,而且只要她一直上学,到高中阶段的学习费用资助都不会中断。

如果不是经济原因辍学,我们觉得有必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志愿者开始四处走访,打听小兰辍学的原因,最后得知竟是因为她结婚了。说是结婚,其实是她和差不多大的同龄男生一起外出打工了,在苗族地区看来这就是结婚了。两人外出后,连叔叔婶婶也联系不上她,志愿者又几经辗转,四处打听,还是没能联系上她,我们想让她重返校园的愿望落空了。

透过志愿者走访,我们得知,像小兰这样的孤儿,亲戚们通常会抢着照顾,这样就可以拿到这些孤儿家里的田地,但是收养人对TA们有多好,就得看TA们的运气了。而且这些亲戚通常也只负责孩子的基本物质生活,几乎没有给予孩子任何精神和情感方面的支持,尤其是女孩子,她们处于情窦初开的阶段,缺乏成年人的正确引导,只要她们开始恋爱,老师和家长都会把责任归在女孩身上,说她学坏了,管不住了。 

ww.png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对事实孤儿姐弟,自他们的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便扔下姐弟俩走了。暑假期间我们有一个夏令营项目,就是组织受资助的孩子走出大山,去苏州参观大学以及不同企业。由于需要和这些事实孤儿的监护人沟通,我们见到了姐弟俩的姑丈,而我也亲眼见到孩子的姑丈喝醉酒,当着我们的面指着孩子大骂“没用的东西”。

在我们一年多以来接触了解到的事实孤儿里面,母亲由于父亲重病或者去世而抛弃孩子的案例不在少数,也就是说像这姐弟俩的情况还有很多。TA们的养父养母对于TA们也没有什么期待,如果能及早结婚,对TA们的养父养母来说反而是件“好事”,是一种解脱。

因此早婚在山区寨子里非常普遍。这些未成年孤儿,由于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并不能登记结婚,通常会按照民族婚俗举办婚礼,人们便认可了他们的夫妻关系。前几天我还听说有对快五六十岁退休的夫妻去补办结婚证。

ee.png

 有个村子里的村长,他自己15岁结婚,她女儿也是15岁结婚,于是他31岁就当了外公,在村内四代同堂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早婚算是苗族一直以来的风俗,但是以前与早婚结合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婚后不落夫家”的习俗,即新娘结婚后不在夫家住,婚礼后三五天便回到娘家,只有在一些特殊节日的时候,夫家才接新娘回家住几天,直到新娘怀孕后,才会长久住在夫家,夫妇才会过上真正的夫妻生活。

现如今,这个不落夫家的苗族习俗,越来越少的人会遵循,但是早婚的习俗却愈演愈烈。早婚和未成年外出打工的现象在寨子里非常普遍,所以大家都见怪不怪,很多女孩辍学后不是外出打工就是结婚了。

 除了早婚现象,在贵州地区,女童的健康生理知识和性教育也非常缺乏。

去年在我们组织夏令营期间,有的爱心家庭发现过去的女孩没有穿内裤,但又不知道如何告诉她需要穿内裤,怕打击她敏感的内心。我们一开始以为是女孩太小,忘记带了,后来和贵州地区开展农村妇女教育的伙伴沟通才得知,原来她们是真的不知道需要穿内裤,有一些已经读到六年级的学生都几乎没有穿内裤的概念。

这些孩子们大多数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在外打工,有的是由爷爷奶奶带,有的是两兄妹或者两姐弟自己在家生活,有的甚至是小孩一个人在家,过年的时候父母会回来,可是过完年就走了,偶尔打电话来也就是问关于成绩好不好的问题,从来没有跟孩子讲关于生理健康方面的话题,更没有告诉孩子如何与异性交往。

青春期的孩子在接触异性时,产生朦胧的好感,由于没有基本的性知识以及长辈的及时引导,孩子们很容易一时冲动就跨越雷池,早婚就出现了。

早婚不仅会使得未成年孩子不得不过早地担负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在生理健康知识和性教育缺乏的情况下,早婚对女孩的身体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qq.png

我们通过走访和约谈,总结了一下早婚现象出现的主要原因。

由于经济条件差,很多孩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再加上传统思想“早结婚早得子早享福,传宗接代,接替香火”的观念在这些贫穷地区依然根深蒂固,家长思想的错位为子女也早婚提供了便捷之门。现在由于家中子女少,父母整日都希望孩子早谈恋爱,提早结婚。尤其是生了男孩的父母,整天的心思就是替儿子把媳妇娶回来,于是就形成了早婚的恶性循环。

法律意识的淡薄和社会舆论导向的偏差也是促使早婚出现的又一关键因素。在这个苗寨里,父母不会考虑早婚是违法的,大家对条件差的一方能早日成家往往会表示羡慕,觉得这家人有本事。社会舆论的约束力不复存在,说起举报早婚现象,TA们都会认为是没事吃多了撑的。

近几年,当地政府开始重视早婚的问题,也会想办法解决,但是方法很单薄,通常是在听说哪里有早婚的案例,就马上去到家里做工作,让孩子们不要结婚。然后很快就会有新闻报道:某地的政府成功阻止了一起早婚。然而因为当地习俗根深蒂固,一时难以改变,甚至有些政府人员自己也是早婚,在做工作时也没有任何说服力,所以实行起来很有难度。

目前,有一些公益组织希望能够介入,做一些改变,比如我们这个“加油女孩”计划,就是希望能通过助学帮助因经济困难面临失学的女孩,在未来,我们也希望能在这个地区开展生理健康和性教育的培训。

随着孩子接受教育的机会增多,早婚的情况也在逐步改善,当然,如果有更多的社会组织进驻,可能会对现状有更多的改变!

编者注:“事实孤儿”,即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虽然没有死亡或失踪,但是事实上不能提供经济支持和照料的儿童。


延伸阅读:

陈亚亚:大山深处的早婚少女,人口贩卖还是贫困之殇?

工厂残酷地利用她,家庭温柔地蚕食她

女孩不该只是侥幸生存,还我自由生活的权利!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小米粒妈
作者:小米粒妈
90后,有社会正义感的摩羯座,小米粒的妈妈,女性公益人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