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抵达一处可以站着睡觉的地方

作者:杨猛  |   2017-09-13 17: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打工生活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一处可以站着睡觉的地方?肯定有人认为这完全是骇人听闻,若不是太空舱,十有八九就是天堂了。其实,它就在人间。

2008年的深圳,入关还需要查身份证。抢劫、奸杀、帮派械斗时而在关外上演。通常,超过半夜十二点,外出是特别危险的,若在朋友家玩得太晚,留宿是最明智的选择,相对而言,住厂里往往会比住在外面安全得多。

除了治安差,夏天的燥热也是当时深圳留给我的极为深刻的主要印象之一。

夜班副本.jpg

插画师:补药脸

那时,我在一家生产动力设备精密零件的工厂工作,产品运用于各类电机内部,有各种型号和规格,我负责精加工部的第一道工序——除水口。

产品从工厂一楼的铸压部出来会直接进入四楼的电烤箱,它们需要在高达800℃的密封高温下烤上一整夜。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会将烤箱侧面的强风落地扇开启,然后戴上像熊掌一样的厚手套,猛的将烤箱门拉开并后退一步,一股热浪向我扑来,身体又瞬间被落地扇的强风带走。我用铁钩把烤箱里一层层盛着产品的阁笼拉出,将其一大半暴露在强风里,没等将烤箱里面的产品处理完,衣服也早已湿透,而且一整天都是这样湿漉漉的,总之一边不停地喝水,一边不停地流汗。等产品的温度降至不是特别烫手时,便可以将其倒入胶箱,之后拉到我位于工厂二楼精加工部的岗位上开始生产了。

精加工部的几十台负责各道工序的机器在严重的粉尘和噪音中不知疲倦地运转着,让盛夏的室温很难降至40℃以下。正常工作时,我们从早7点工作到11点,下午1点工作到5点,而需要加班的话一般从晚上6点开始。当特别忙着赶货时,除了给予每餐半小时的进餐时间外,其它时间都在上班,最晚会加班到半夜12点,一天下来整整工作16个小时,困乏交加到足也让人崩溃。

我常常凭着娴熟的左右手协调经验,在这样高负荷的加班环境下让困到僵硬的双眼紧紧闭上,支着疲惫之躯缓慢地工作着,等工作台上的产品生产完,再睁开眼从胶箱里往工作台上添些产品。

我的岗位属于记件制,下班时需要记录当天生产的各类产品的型号及数量,但我常常都是靠着感觉,费力地写下那些歪歪斜斜像我一样快要睡着的字母和数字,因为任凭我怎样努力地睁大双眼,甚至想要用力地揉走疲惫,但眼前依然是暗淡的无数重影在不停晃动。

车间睡觉副本.jpg

插画师:补药脸

当时我们宿舍住了6个人,几乎每人一进屋身上就剩下一个裤衩,然后就是排队洗澡,把各自的桶在厕所外顺着墙根儿排了一路,而人却是床上、地上、阳台上,躺着的坐着的都有。当我排到后面时,就会先把凉席翻过来往上躺着,等洗完了澡再把它翻过去。

有时半夜里被热醒,身上和凉席上全是湿漉漉的汗水,把身上衣服脱到一旁,就立刻冲到厕所接上半桶水从头上浇下去,然后再回床上趟着。后来干脆就横着躺,打两桶水放在床前,把脚伸进去泡着,再用湿毛巾盖在身上降温,但醒来时发现毛巾都被捂得暖暖的。有的同事会带着凉席偷偷爬到房顶去打地铺,后来厂里知道后,就用铁条把房顶天井封死了。

有几天热得心里发慌,脖子上开始长出了痱子,痒得实在难受。不但晚上睡不好,白天也吃不下饭,厂里每天中午都会煮两大锅冬瓜汤给大伙儿降暑。而那几天我几乎都只喝稀粥,为了补充能量和防止脱水,总在粥里加些白糖和食盐,还有就是去凉茶铺里喝凉茶。整天都是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状态,更严重时连吃着饭走着路都只想着找机会让眼睛多闭上一会儿,养养精神,但一不小心睡着了,头猛的瞌下去,整个人就突然神志清醒过来,若能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是多么奢侈而幸福的事情。

那些天我的手被压出了好几个血泡,但和我们精加工部的两起工伤事故相比,我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左丘.jpg

插画师:左丘

其中一个同事的工伤让我感到很绝望,那晚他压到了两根手指,幸好没压坏骨头,后来恢复得也很好。当时戴着手套,整个手掌都被鲜血染红了,看起来相当严重,可当班领导到他的工位上,不是第一时间送他去医院救治,而是拔下带血的手套拿着那只继续往外渗血的手研究着是怎样被机器压到的,之后干脆自己拿起产品,再次起动机器继续研究起来。

我并非是对工伤带给受伤者和他的家庭的灾难感到绝望,而是对这种冷漠的处世态度感到绝望。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我看不到一丝人性的存在,而眼前的一切却告诉我,在厂方的眼里,工人的生命还不如他们的机器重要,这让我内心从此生起恐惧。

工作一年后,我离开了那家工厂,当再次和无数找工作的人一起在人才市场排起长龙时,才突然明白,原来我们不过只是市场经济体制下出卖劳动力的一件商品而已,但我不甘于做一件为别人创造财富的商品,因为我们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面对现实,也许在鲁迅笔下那个黑暗而密封的铁屋子里静静地躺着,永远地沉睡下去,才不至于感到痛苦和恐惧,但我更希望,我们都是马克思笔下的一群幽灵,在每一个有黑暗的地方不厌其烦地游荡。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延伸阅读:

我能想到最痛苦的事,就是在南方的夏天买不起空调……

这些地方,打工者肯定都睡过!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杨猛
作者:杨猛
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被生活折腾过,才会更加热爱生活。微信:ym2009525
7.778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