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火车站被猥亵女童“回家”后,我给妇联打了电话……

作者:病夫  |   2017-08-22 18:07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性侵害    
摘要: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案解决了,结果却是女童回到了随时可能遭猥亵的、不安全的环境里。有工友为女童的处境感到担忧,决定联系当地妇联反映情况,却发现……

说起这两天,“猥亵”这两个字可以说是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其中南京猥亵女童案因为最先进入人们的视线,客观上得到的注意是最多的。好在南京警方展现了难得的高效率,迅速处理了当事人,赢得赞誉声一片。

南京火车站女童猥亵案.jpg

@作家陈岚 在微博的爆料

可是还没来得及为小女孩松一口气,网上就又爆出她的养父在社交平台上存有大量的儿童色情内容和这个女孩的裸照。舆论为之哗然。与此同时,多家媒体报道,女孩已随养父回家,且“有说有笑”。

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案.jpg

现已证实女童与实施猥亵的男性实为养兄妹

很多人为女孩日后的处境感到担忧,决定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出于一点简单的社会责任感,我也成为了其中一员。事实上,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就是为了简单记录一下这件事。

按照第一反应,我首先向小女孩所在地的滑县妇联打了电话,两次,等待时间都很长,但很遗憾,在一个绝对应该是工作时间的时候,电话无人接听。好吧好吧,对于一个可能从来没有遭遇过舆论洗礼的小县城,要求妇联这种相对来说的闲职部门有专人来接听电话,即使这次它自己就处在舆论中心,也果然是想太多。

再打给省妇联。这次倒不至于没人接,电话里的工作人员态度还算恳切,想必打电话反映情况的网友不止我一个,她熟练地向我介绍了一些情况:省妇联高度重视网友反映的情况,据了解滑县已经成立专案组,滑县的妇联主席也是专案组的成员之一,但办案是需要时间的,具体的情况可能需要向当地了解。

需要说明的是,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电话打到一半我才想起最好录音,手忙脚乱之下效果并不太好,但在时间有限的对话里,有两句是我印象很深的。

其一是当我表示县妇联的电话打不通,询问她知不知道下辖单位的具体情况时,她表示,没人接电话可能正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工作。

嗯,你说的对,但愿吧。

其二是当我向她抱怨,给包括省妇联官方在内的微博的反映并无回音的时候,可能是为了表明省妇联的重视,她向我强调说,现在本来已经是下班时间,可他们派了专人来接听网友的电话。

嗯……是比县妇联好得多啦,可是,把一件本来就在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算成是高度重视下的特事特办是不是不太好?啊,算了,你们也辛苦了。

猥亵3.jpg

随后我又打给了据说是专门负责此次事件的滑县宣传部新闻科,工作人员表示,案件还在调查中,因为涉及到未成年人,细节不便透露。好吧,理解。可对于随后的一切问题,回答就都是“不知道”、“不能表态”了。即使是在我明确表明自己并不是想知道当事人的隐私,只是想了解下处理方针的情况下。好吧,也理解。随后的后续情况我能去哪里了解呢?也需要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知道。那么调查需要多久呢?不知道。

啊,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这么说也许不公平,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我看到了新闻:《被猥亵女童安置问题:舆论伤害大不便透露》……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诚惶诚恐,到头来给她带来伤害的,是我们这些人啊。行吧,那就只有默默等待结果,如果还会有结果的话。


延伸阅读:

从孤儿到早婚少女,她们经历了什么?

女孩不该只是侥幸生存,还我自由生活的权利!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病夫
作者:病夫
孙嘉鹏,普通小镇青年一只。貌不惊人,语也不怎么惊人。读书不多,牢骚不少。曾经觉得“世间无我,不值一哭”,后来发现在这种事情上,大家都是同谋。为防断肠,欣然提笔,一舒心中不平。
3.040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