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梯有尘清风扫,工棚无灯明月照 | 美文速递

作者:杨燕青  |   2017-09-20 17: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做挑炭工的那些日子,单调又辛苦。而照进工棚的月光,驱散了我心头的黑暗。

森林.jpeg

图自网络,画家:ArseniXC

忆当年,苦?不堪回首。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的角角落落。农闲时节,大人们忙着打点行装。出远门淘金,挣点微薄的薪酬来补贴家用。未成年的我,第一次离开父母温暖的怀抱,到陌生的环境中去锻炼,内心有几分胆怯。

此次谋生,也是劳动的开端。

村上一个姓易的老板,在浏阳县的大围山林场承包了几百亩林地,我们一行人全在他承包的林场里。会烧木炭的人就去打窑,负责伐木烧炭。不会烧炭的人,就卖苦力做挑夫,负责把窑里烧出来的木炭运送到山脚下的临时搭建的工棚储存。待到天寒之时再出售。不由想起一句:心忧炭贱愿天寒。

在林场,我初来乍到,显得怯生生的。长辈们语重心长地告诫我:出门在外,安全第一。人小力气弱,要量力而行,不可硬撑,来日方长。我一一铭记在心。

一日之计在于晨。起床洗刷完毕,挑着空篓子到半山腰的炭窑旁装炭。别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断背。一担炭,约80斤。可是压得我佝偻着腰,胆颤心惊地移动着脚步,稍有不慎跌倒,连人带篓子、木炭一起滚下山坡,皮肉伤是难免的。

好不容易挨到日落西山,结束一天的挑夫任务。吃完晚饭,露天冲凉。一身疲惫,往工棚内的简易床铺上一躺,半天也不想动弹。天上没有月亮,工棚内也没有点蜡烛,更别说电灯了。只有工棚外的草丛间,飞舞着打着灯笼的萤火虫,给黑暗的夜晚带来点点光亮。

草丛中,不知名的小虫,不知疲倦地演奏着交响乐,又好似吹眠曲。可惜我无心欣赏。劳累了一天,又累又困,早早进入了梦乡。

萤火虫.jpeg

图自网络

挑炭的日子,单调又辛苦。挑了几天,稚嫩的双肩磨破了皮。汗水浸渍,更加疼痛难忍,泪水直往下掉。此种苦楚,无处诉说。

白天,长辈们各忙各的事,伐木、烧炭、挑炭。夜晚,大伙聚集在工棚内说说笑笑。有的讲千古神话,有的说爱情故事,打发无聊的夜晚。我躺在床上,静静地听,放松心情,驱散一天的劳累。山中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猫头鹰的叫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日子就像珍珠一样从指尖悄无声息地滑落,一晃半个月了。久违的一轮明月,从山巅慢慢地升到天空。月光洒满了整个山谷,照亮了工棚。

石梯有尘清风扫,工棚无灯月照。月光的照耀,驱散了心头的黑暗,照亮了人生。

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白天还是晴空万里。到了夜间,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大雨哗啦哗啦地倾泻下来,风夹着雨,敲打着工棚。易涨易退山溪水。借着闪电的光,发现溪水漫到了工棚内,大伙睡意全无,纷纷起床,寻找锄头疏导溪水,从而避免了一次安全事故的发生。

挑夫的日子,简单地重复着。我听从了长辈们的劝导,赶在大雪封山之前结账回家,结束了苦不堪言的挑夫生活。

如今,全球气候变暖,出现了“暖冬”。国家为保护森林环境免受侵害,制定了封山育林的法规。

伐木、烧炭、挑炭,这一千古传承的职业退出历史舞台,将不复存在。将来,只能在记忆里搜寻它们的踪影。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延伸阅读:

冰凉的医院座椅,是我睡过最温暖的床

繁华落尽,只剩下回忆和布谷鸟的啼叫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杨燕青
作者:杨燕青
男,现年44岁,湖南人,初中文化,在广州市永和开发区务工。
1.289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