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骗进阴暗潮湿的胡同,伤害就此开始……

作者:周启早  |   2017-09-15 15:42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性别平等    
摘要:在医院挂号处常常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假装和病人聊天,获取信任后,再用花言巧语把病人骗去黑诊所,收取高额治疗费用。这就是所谓“医托”。小洛在被医托骗进黑诊所做了人流手术之后,不仅损失了金钱,身体也受到很大伤害……

少女.jpg

图自网络,摄影师:Anna Ovchinnikova

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小洛感觉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跟做梦似的,明明刚才还在葵涌人民医院排队挂号,怎么一下子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哦,她想起来了,原来一个自称小月,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孩过来搭讪,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人流。小月告诉小洛,之前自己也有过人流的经历,并乘机给小洛介绍了一家无痛人流诊所“慈爱之家”。小月把这家诊所吹得神乎其神,什么做完手术立马可以下床,三天后就可以正常上班……听到这里,小洛尤为心动。

于是小洛跟着小月上了一辆出租车,七拐八拐进了一条阴暗潮湿的胡同,胡同深处赫然可见“慈爱之家”四个血红的大字。推门进去,只见诊所的墙上挂满了锦旗,还张贴着三封患者的感谢信,一位和蔼可亲穿白大褂戴眼镜的中年女医生迎了上来。

女医生笑得很亲切,看起来像小洛的二姨。小时候,二姨最疼她了,每次小洛去二姨家走亲戚,她都会枕在二姨的手臂上,听二姨讲故事,讲故事的夜晚,她总是会梦见自己飘到月球上,摘下一颗又一颗的星星。小洛的戒备心理一下子解除了。

交了2000块钱之后,小洛被推进冰冷的手术室,一根激光吸管刺进她的腹部,来回抽了几管液体。虽然打了麻药,她还是能感觉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佛有人在她的身上用钝刀子割肉似的,又好像有人在她的腹部穿针引线。她的嘴唇都咬出血了,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往下掉。

输了三瓶液,拿了一袋消炎药,小洛迷迷瞪瞪地走出诊所。

少女.jpg

三天很快过去了,但是小洛的下腹一直隐隐作痛,她觉得很不对劲,于是再次来到葵涌人民医院挂号排队。待诊断结果出来之后,她才惊呼上当。

小洛的无痛人流手术失败,流得很不干净,急需手术。可是手术的钱不够,男友刘文又回老家看望病危的奶奶,不在身边,于是她只能打电话给刘文的发小——也就是我。

我从取款机里取出2000元送到医院,等小洛手术完,陪她输液。她向我讲述了被骗的经过。

在我的劝说下,小洛报警实名举报了那家黑诊所。被传唤过来的诊所负责人叫王彪,身高一米六左右,肥头大耳,剃了一个光头,两只手臂都有刺青,左手青龙,右手白虎。警察做笔录的时候,他也一直骂骂咧咧,扬言要将小洛和我一起做掉。

警察把我们叫到另一个办公室,私下对我们说:“王彪可不是省油的灯,连我们白所长都要让他三分。给你们退1000块钱得了,见好就收啊,不要找不自在,也别让我们为难。

“有困难,找警察”。警察都这样了说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们出门在外打工,只想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养家糊口,平平安安过日子,哪里敢去招惹这些地痞流氓啊?

“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不骗人,但是也不希望被人骗,以后得更加小心才是。


延伸阅读:

工业区里的人流广告:别问我套路有多深,只看你信不信

我们解剖了工业区街头“女性杂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周启早
作者:周启早
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