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救了苏明玉,也曾救过我

鸟鸟 · 2019-03-27 18:0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控制的、否定的气氛依然充斥在家庭关系里,我庆幸当初坚决离开。那个家太小,人也太锋利,一转身就能被另一个人扎到、踩到,一次次地受伤,让人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都挺好》海报

看《都挺好》第一集,我就被气得要命。看到苏母逼着女儿放弃清华去读师范,理直气壮说出“你是女孩,哪能跟两个哥哥比”,看到苏父为求自保假装看不到,我忍不住发消息给闺蜜吐槽:“这样的爸妈怎么还不去死!”

镜头里,成年的苏明玉与年少的自己擦身而过,眼睛里仍都是悲伤,还来不及安抚当年的自己。如果可以,她会想对她说些什么?

本文图片皆来源电视剧《都挺好》

我一直想对当年的自己说:谢谢你,这么反叛。

在我和苏明玉的童年境遇里,反叛就是那根拯救我们的稻草。

和苏明玉一样,我有两个兄弟。从某一天起,我开始意识到:我和他们是不同的。

小时候,很多东西只有两份,很多机会只有两个——都是他们的,没有我的份。读大学选专业,我爸清清楚楚说过,一个女孩子读了文科以后做老师安安稳稳,别想搞那么多花样。

我妈呢?她喜欢用打击式教育。在我的印象里,她几乎没有主动表扬过我,一张嘴就是挑刺。而对我爸的安排,我妈和苏大强一样,永远只会说“那是你的事,我不知道”。


我不服气,和他们吵架、闹别扭、离家出走,但这些都无法改变什么。他们从不觉得自己的方式有什么错。

到了高中,我才渐渐明白,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我太弱了。在这样的家里,我会一直弱下去,因为他们总会否定你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让你不相信自己是好的,是有力量的。

多少孩子都在等着上大学,因为可以离开自己的家。苏明玉是,我也是。

我渐渐不再期盼从父母那里得到一点温暖。

有一次,我妈从外面回来,说给我买了一个电扇。那似乎是唯一一次她主动想到了我的需求,但我感受到的不是温暖,而是不好意思,甚至有些愧疚。愧疚成为我对这件事唯一的记忆,也是后来每次收到他们给的东西都会有的情绪。

搬家时,我爸要给新房间装空调,我坚持自己的房间里不装。他出差,给我带了很贵的手表和首饰,我收下了,却将它们放在抽屉里,几年来一直没动过。


除了一些生活基本的消费,我不想用他们给的其它东西,因为怕这些东西会让我心软。我的心里好像一直有个声音:我要离开这里,不再回来。这里的一切,我都不稀罕,也不会被它们困住。

工作两年后,我坚持辞掉稳定的工作,去别的城市。我爸坚决反对,还发动家里所有亲戚长辈来劝我。我都没听进去,坚持递了辞职信。

多少年了,离开是我一直期盼的事。我不仅要搬出家里,更要远远地,走到一个足够让我暂时遗忘那个家,遗忘他们的距离。

走的前一天,我在房里,我妈突然叫了我一声。她把抽油烟机关掉,炒菜的手也停下来,却始终背对着我。她说:“如果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然以后会后悔的。当年你外公坚决拆散我和对象,我才嫁给你爸。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法原谅他。”

那似乎是我妈第一次站在我这边。

我听完她的话,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默默地走回了房间。


拉着行李离开的那天,我走到家楼下,看着第一级台阶。高中时多少次我从家里跑出来,坐在这里默默地哭。那时候我想,有一天我一定要离开这里。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感谢那个一直反叛、不服气、不认输的自己。

后来因为辞职离家的事,我爸好多年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每次我回去,他都把我当成透明的。

他说过,我总有一天要灰溜溜地再跑回家。但是,我没有。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没有后悔离开家,离开那个城市,过自己安排的生活。


苏明玉回家时,家里的人仍然和以前那样,家里的矛盾也仍然是从前那些。而她,不再是那个只能委屈跑掉的小女孩,面对家里的纷争,她总是快刀斩乱麻。

我也一样,有时回家,看到父母仍旧以之前的方式管教弟弟们。控制的、否定的气氛依然充斥在家庭关系里,我庆幸当初坚决离开。那个家太小,人也太锋利,一转身就能被另一个人扎到、踩到,一次次地受伤,让人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如果当年没有坚持离开,现在,我会和他们一样,陷在其中,浑身长满了刺吧。

而走出那里,我在陌生人中,慢慢寻找自己和他人之间合适的距离。在别人的接纳中学会去爱,获得了第二次成长的机会。那些否定的声音,已经不能再轻易伤害我。

是那个叫“反叛”的加速器带我们离开泥潭。谢谢反叛的自己。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鸟鸟
婊酱FM主播,自由撰稿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