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药蚂蚁药臭虫药……别急着掏钱,小心被骗!

李霜氤 · 2019-04-08 18:07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上门拜访的“物业”工作人员,也有可能是骗子,一定要小心甄别哦。

大约在2015年,我在上海租房,一边为考证做准备一边做各种兼职。当时,还有一个男生,同在准备考试,我们分别住在这套房子的两个房间。

这是个成熟的小区,有门卫,有监控,进门需要密码。我一直以为这里很安全,不需要过于担心。直到某一天……


要说这件事,首先要从这个小区的背景说起,这是个老小区,木质的家具多,经常会有一种不太受住客欢迎的小动物流窜作案,污染食物。

不巧的是,我的室友对那种动物有种特别的恐惧。

有一次,我正在看书,忽然听见一声刺耳的尖叫,连忙放下书,朝着声音的来源处奔去。

结果,我看见我的室友站在客厅的沙发上,指着地上一堆旧窗帘,说:有有有……小强!

小强,即蟑螂,经常与人类同居,但大部分人类都不喜欢这个邻居。人类用蟑螂药、蟑螂板对付小强,而小强也一次次爆发出顽强的生命力,在与人类的博弈中幸存。

看见小强就大叫?我心想,这个室友还真是娇生惯养。但随后又觉得,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怕就是怕,自己也控制不了。

我跑去洗手间,拿来干脏活用的胶皮手套,戴上手套,拎起旧窗帘。

“啊——在那里!”室友指着地面叫起来。我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戴着手套抓住了蟑螂。捏死蟑螂的感觉似乎很恶心,于是我把蟑螂丢进了抽水马桶,冲走了。

惊魂未定的室友看着我的“勇猛表现”,伸出了大拇指,吐出一句让我不爽的话:“女汉子。”

我对着他皱起眉头,不满地说:“抓个就蟑螂自动变性了?”

我这个室友不是一般的怕蟑螂,在一个夜晚,我听见他半夜发出惊呼声,后来才知道,他是做梦梦见了蟑螂爬到他身上。

怕蟑螂,当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既然我不怕蟑螂,当然可以帮他抓。我跟他约定,如果他嘴里再出现“女汉子”这类词,我就罢工(不抓蟑螂),谢绝带有性别刻板印象的称赞。


事情还没完呢。

这次,前一天晚上赶工加看书到了深夜的我,在次日上午还在呼呼大睡。忽然,我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我的第一反应是快递员来了。上一周我网购了几大包便宜的面巾纸,算时间,差不多到了。

于是,我出去迎接。心想,别让人家快递员等。

来的并不是快递员,而是一个自称物业工作人员的年轻人。他在猫眼出展示了自己的“合法身份”——一个工作人员证。看到这里,我便打开了门。之前有过物业工作人员上门来登记的先例,因此没有太防备。他穿着一身西服,胸前还别着刻有小区名称和自己名字的名牌。

 “我们今天要发蟑螂药,每户200块钱。”他说。

蟑螂药?我看看隔壁房间关着的门,心想,还在呼呼大睡的室友,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福利来了。

但是,蟑螂药200块?这有点贵啊。

 “我们提供的是一年的量,用没了再去物业拿。”对方显然看出了我的疑虑。        

但是,我觉得,这该和房东商量吧。

“如果你们不交钱,别人家都打了药,你家不打,当心全都跑到你家来。”对方又开启了心理战术。

行吧,反正200块。脑海里浮现室友的尖叫声,我的心理防线终于全面溃败了。对方提供了一个支付宝账号,我便转账给他。

接下来,他认真地教我如何打药最有效,在房间的四个角打几粒,在厨房的柜子里打几粒。还告诉我这药对人体无害,只针对蟑螂。

我要收据,说要拿给房东。他说,拿着支付宝的转账记录,去物业开。

之后,对方离开了。过了几分钟,我才反应过来,我可能上当了。


我打开了淘宝,搜索同名蟑螂药,出来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一盒只有几块钱。

我下楼去,向小区门口的保安师傅询问物业的地点,然后前往咨询。后来,物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她们并没有派发蟑螂药,小区有提供蟑螂药,但会算在物业费里,不会单独收费。

现在能够确认,我被骗了。

举报了对方的支付宝号,说了举报原因——诈骗。但仔细想想,对方除了冒充物业之外,好像也没做什么“诈骗”的行为,看来也只好认倒霉了。

后来,室友想把200块钱给我,毕竟因为他怕蟑螂的程度太夸张了,才导致我掉坑。但我一挥手便拒绝了,自己智商欠费,就不能让别人交税。

“你真爷们。”室友不知是忘了我们的约定还是说得太习惯了,又说了这么一句充满性别刻板印象的话。

我瞪着他,直到他意会。

结果是,室友请客,我们吃了小笼包,他说,这算是补偿我帮忙抓蟑螂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劝我不要“罢工”,因为他真的无法一个人面对蟑螂。

看在小笼包的面子上,我同意了。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骗子显然是非常了解小区的生态。首先,老小区蟑螂多,人们为此烦恼。其次,许多租房的打工人员因为工作忙和流动性大,与物业接触不多,因此,冒充物业是个有效的行骗方法。

如何应对呢?

1.如果租住有物业的小区,一定要熟悉物业的工作方法,保存物业部门的电话,当遇到不确定的情况,先打电话确认。

2.不要太相信所谓的工作证,这个是可以仿造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霜氤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学习中的女权主义者,愿女人和男人都挣脱传统性别枷锁,自由呼吸!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