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些麦芒刺痛我 | 工友诗三首

胡兰波 · 2019-04-13 13:1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们在城市奋斗拼搏,父母在老家耕种农田,父母指望着麦子的价格,我们指望着工厂的工资。


本文图片来自:泼辣有图

麦地之伤


在故乡的土地上

总有些麦芒刺痛我

总有无尽的灰尘 生活的垃圾 荆棘与血

一点点掩埋我天真的幻想

总有愤怒的黑龙或发疯雄狮在黄土地下翻腾

一次次跳出来撕咬我纯真的爱与赤诚的心愿


那些星辰放射的光

不是给我指引方向

而是剧烈地灼烧着我疼痛的心房

不知道为什么

仿佛只有和太阳厮杀

才能博得一丝灵魂的片刻宁静

在失控的苍穹舞蹈

在荒芜的麦地尖叫

在精疲力尽后

酣畅淋漓地睡上一觉

梦里 夜色漆黑

我手持斧头狠狠地劈开故乡的雪

从此让生存的路上

闪耀出红尘里的万道光芒


麦子兄弟


我们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样子

美丽缘分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梦想是不是只存在梦里

你可知为了追求那自由

我也早已将热血耗尽

我穿梭在故乡的小路上

如同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二月已经是春天了

可麦地里一片黑暗

那么多青春的麦子在风中不停摇曳

多么像我迷失多年的兄弟

我们的生命力何其顽强

我们也从未放弃过努力

可还是总也无法改变贫穷

麦子 麦子兄弟

你是否想过这一切的答案究竟在哪里

麦子 麦子兄弟

我们肩并着肩背靠着背

到底在为谁生长又是为何凋零

麦子 麦子兄弟

你可知我们抱在一起就是这苍茫大地

可为何太阳总与我们背道而驰

麦子 麦子兄弟

今夜我想把我们全部点燃

让我们在热烈的花火里放浪狂舞

忘记流逝的光阴忘记伤心的爱

与世间所有的不公和荒谬同归于尽

用燃烧自己的光

照亮历史漫漫长夜里

绵延万古的离情愁绪


麦田里的守望者


麦子一年一年荣枯在土地上

我们一天一天的随流云苍老

没有一个希望

也无所谓绝望不绝望

就这样秋去春来般随风飘荡

是谁的耕耘

让麦子年年变绿又年年变黄

我们却走在再也无法年轻的路上

在路上 在路上

我们都是麦田里孤独的守望者

我们都是麦田里迷失的守望者

我们都是麦田里沉默的守望者

我们都是麦田里被抛弃一无所有的守望者


把希望留给下一代

我的下一代还没有着落

大龄青年的单身

谁知道到底是谁的错

穿着物质编织的隐身衣

在城乡之间来回穿梭

像一块赤贫的石头

怀抱着真诚梦想着自由

拍拍胸口望向苍穹

不知道谁会爱上我

谁会爱上我 爱上我

我们都是麦田里痛苦的守望者

我们都是麦田里无助的守望者

我们都是麦田里黯然的守望者

我们都是麦田里两手空空笑着哭泣的守望者

创作背景

《麦地之伤》:2019年2月11日于故乡院落,许多年来一直想走进生活,却一直无法进入生活。漂泊久了人会疲惫,每当瞬间感到人世温暖,内心宁静的时候,现实的残酷与类似宿命的东西总会一次次像刀具一样将我锯醒。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离开故乡的年头越来越长,发现自己越来越像故乡麦地里沉默的麦子。尽管遍体鳞伤,可在生存的面前,也不得不奉献出自己全部的青春活力与蓬勃激情。

《麦子兄弟》:2019年2月7日听齐柏林摇滚乐队《Stairway To Heaven》路过故乡麦地有感。我越来越感到我的同事、我的兄弟和故乡的麦子一样都有着质朴的情感与浓浓的深情。一想到这里,仿佛就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内心涌动澎湃。从此,我们不再是孤岛,我们有麦子一般千千万万个兄弟姐妹。

《麦田里的守望者》:2019年1月31日于庄子故里――河南民权,我们是农民二代,我们工人的二代。我们在城市奋斗拼搏,父母在老家耕种农田,父母指望着麦子的价格,我们指望着工厂的工资。可一年一年过去了,我们谁都终难改变命运。我们是纯洁的,我们也是矛盾的。我们一年比一年会把命运看得更清,我们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可终也是背叛者。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胡兰波
29岁,来自河南商丘。2003年南下深圳打工,十多年在珠三角、长三角的工厂车间里。发牢骚长短三百余篇,大多以歌词形式,由海子诗歌、张楚、汪峰、郑钧歌曲为引子。后受西方摇滚歌手、鲍勃迪伦、披头士、滚石、大门乐队、平克弗洛伊德等亦歌亦诗的歌词影响较深。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