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回2000年,打工在外,你要注意这些套路

东平怡娇 · 2019-04-29 18:45 · 尖椒部落原创
摘要:一到宿舍,我俩各自拉住床帘,在那小小的单人床上捂着被子开始不断地落泪……

插画师:苏丹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哪个人没掉过“坑”,只不过有的人掉得多,有的人掉得少罢了。都说深圳套路深,真是防不胜防。其实也感谢那些骗我的人,他们让我这个马大哈开始变得小心翼翼。想起那年的经历,我现在还有点伤感。

那是2000年我刚出来打工,地址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新二泰丰电机厂,这个厂是做马达的。那时候每个月加班下来最多可以领到六百块钱工资,还是发现金,每个月我都会往家打五百,自己留一百用于吃饭和日常开支,这样已经坚持大半年了。

那天周末,室友孙丽叫醒了我。

“阿平,起床去逛街吧,在宿舍我快憋死了。”

“好呀!说真的,出来半年了,还没去逛过上南街。听说很热闹,刚好我刚发的工资还没寄回去。”

不过说真的,从来这里打工到现在,身边的同事发生了很多怪事。

比如,翠花突然失踪了,据宿舍的人说头天晚上还看到她出去,第二天就一直没回来,厂里按自动离职处理的;小兰中午去厂门口吃饭,让人把一个月的工资骗个精光,听说好像被人下了迷药;车间“大喇叭”上夜班,下早班后,走到天桥上被四五个蒙面男轮奸,最后自己竟跑上楼顶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有红星影院的那具女尸,一丝不挂,尸体发臭了,才被人发现;还有宿舍的梅兰早上八点从男朋友那回来,走到半路遇到打劫,金耳环金项链被抢走,脖子被扯出红印,耳朵还被拽出了血……

发生了这么多怪事,让我看清了社会的黑暗,从此不敢跟陌生人说话,不敢到处乱跑,每天都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饭堂—车间。上班不能说话,我只好闭嘴。下班累得半死,我还要爬到八楼宿舍,粘床就睡着了。这样的生活不但枯燥乏味,简直太压抑了。

一阵催促声打扰了我的思绪。

“收拾好了没?看今天的太阳多好,记住拿把伞。”

孙丽再次提醒我,很快我就收拾完毕,跟她一起下了楼。

上南街上热闹非凡,整个街道规划得井井有条。这一块卖衣服的,那一块卖吃的,还有那边是卖杂货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那高底不齐的叫卖声热闹非凡,让我们俩目不暇接,也不知道东南西北,逛到哪算哪。

“小平,快看,超市门口路边上在干什么?怎么围那么多人?”

“走,过去看看。”

我俩挤进了人群,原来是杂技团的表演,好奇怪,没有帐篷也没有人卖票,难道这是公益免费的,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只见台上有一个猴妈妈、一个猴爸爸、还有五六个小猴子,小猴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猴妈妈拿着皮鞭不断地抽打,这几个小猴子被打得尖叫……

正在这时,几个男的把我俩围住了,我俩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们没做什么呀?围着我们干嘛?只见站在我们前面的男的右手在我们面前摆出数钱的姿势,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原来看这个是要钱的,把你围起来,跑都跑不了。只好一人掏了二十块钱,那群人才给我们让出道。

我俩各被坑了二十块钱心里真不是滋味,紧紧地拉着手继续在街上瞎转。

“你看,前面有卖衣服的,走过去看看。”

我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街道说。


插画师:补药脸

这个街道全是卖衣服的,有短袖、牛仔裤、内衣、睡衣等等,看得我眼花缭乱。突然一辆警车停到了一家卖裤子家的店门口,那里已经围的水泄不通,通常这种情况就是发生了大事,不然不会惊动警察。为了搞清发生了什么事,我俩也钻进了人群一探究竟。

原来两个打工妹来这家店买衣服,相中了那条黑色的西裤,搞好价后,穿上试。可刚穿上,那女孩就发现裤缝处开线了。那女孩说不要了,这时可惹火了店老板,只见他把女孩摁在地下就是打。老板娘指着地下被挨打的打工妹,用白话骂得吐沫星子满天飞。可恶的店老板把女孩的衣服都撕烂了,跟她一起的女孩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就报了警。

警察了解情况后,直接罚了店老板五十块,算给那个打工妹的补偿。人纷纷地散去了,我们也离开了那家店,我心里暗想:这样的当可不能上了,这是一个经验教训。

走着走着,又一个街道上摆满了“黄金白银”,阳光照着格外得刺眼。

“孙丽,走过去看看。”

我忍不住啧啧赞道:“好漂亮呀!”

只见那些摊位都用板凳櫈上木板,铺着红布,上面摆满白色和黄色的疑似黄金的黄金手饰,每个摊位的正中间都立着一张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十块钱卖二赠一。”上面摆着有项链、戒指、耳环、手镯,上百种款式,看看这一款,看看那一款,都很美。那个老板看着我在摊位挑了这么久,就笑着说:“又不贵,就十块钱,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

“老板,帮我拿一个这个款的戒指,那个款的耳环,还有......”

我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最后一件该拿手镯还是项链,后来想一下手镯上班带着有点碍事,干脆要项链。

“老板,我要项链,要这个花样的坠子,链子怎么配?”

“你要多长,割多长。”

只见那人拉开卷在一大卷的项链,放在我脖子比划一下问:“美女,你看这么长行吗?”

“是十块钱买二送一吗?”

“对呀!牌子上写得清清楚楚。”

我心里暗暗盘算着:我让老板割长点,这样可以回去截开当两个戴,反正十块钱,这个大便宜不占白不占,我为自己的聪明暗暗乐到。

“老板,长点,再长点……”

老板很听话,似乎很乐意截长,我心里还奇怪你越截长不就亏了吗?为什么老板一点也不心疼,反而很乐意,我实在想不明白。

“已经这么长了,可以吗?”

我高兴地应道:“可以,就从这里截吧。”

只见老板迅速地截断了那根“黄金”项链。我开始掏钱,只见那老板从容不迫地拿出尺子,拿着那根项链开始量测,三十公分、五十公分……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天呀!中套了,这老板卖的什么药?

“老板,你这里明明写着十块钱卖二赠一,我挑了三样没错呀,为什么还要用尺子量?”

我惊讶地看着他。他不慌不忙地抽出纸板,最下方写着一行小字“按公分计算”的字样,我当时搞得哭笑不得,那纸板下面的小字被老板插在桌子下面,谁能料到还有这一手。

“刚好六十公分,共计六百块。”

我知道自己中了计,我开始想怎么逃脱,如何既不丢财又保证自己的安全,我突然心生一计:“老板,是这样的,今天出来没带多少钱,花得差不多了,我姐在马路对面逛超市,我这就过去问她借……”

摊主冲出摊位,一个箭步跑到我面前,紧紧地拽住我的衣领,把我差点提了起来,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的不想活了吗?想赖账,没那么容易。”


插画师:左丘

只见周围的摊主都冲了过来,把我俩团团地围住,摆出要打架的姿势。我被这个场面吓得目瞪口呆。

“我,我——真的——身上——没——钱,我去——借。”

“没钱是吧?!你去借,我等你,不过把这女孩留下。”

说完慢慢地松开了手,几个人拉着孙丽的胳膊,生怕我俩都逃跑似的,我望着吓得满脸苍白的孙丽,我怎能忍心一个人逃跑?只有认栽了,乖乖地掏出那五百八十块钱,手摸着钱,刚露出口袋,那摊贩就伸出手夺过那几百块钱,得意洋洋地数着:“一百、二百……”我的心在滴血,这一个月辛辛苦苦等于白干了,往家寄钱的计划泡汤了,从今往后的生活费怎么办?

“少二十,算了,下次来了记住补上,我每天都在这。”

我满肚子的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真想上去把钱抢过来,可看着那摊主魁梧的身材,一只手都能把我提起来,我已经领教他的厉害,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地吐了出来,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来……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一言不发,低着头慢慢地走着。

“小平,快点,你看前面公路边围了好多人,过去看看。”

孙丽一边跑一边扭头对我说,等我走到那团团包围的人圈,孙丽已经迫不及待地踮着脚,伸着头在看最里面那人在搞什么?

只听到里面在大声地嚷嚷:“我压四号,放一百。”

“这边走来这边看,压一百退三百。”

只见那人拿着一摞一百元的大钞乐呵呵地离开了人群。

我趴在孙丽的耳朵旁小声地说:“别看了,这一圈的人都是托,别上当了。”

刚说完,突然,那个圈子开始散乱起来,被那些陌生人你推我挤地把孙丽我俩分开了,我被用人墙挡在圈外,孙丽已经被挤了进去,我有种预感,今天她肯定会受骗,可我现在竟阻挡不了,急得我团团转。果然不出我所料,不到二十分钟,她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妈的,我刚开始还赢了一把,都怪自己太贪心,明明看到他把玉米粒放到二号盘,我把几百块钱全压上,谁知掀开竟在三号……”

我没敢多说什么,可以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跟我的伤心度也差不了多远,一到宿舍,我俩各自拉住床帘,在那小小的单人床上捂着被子开始不断地落泪……

突然从外面不时传来一阵阵歌声“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听着听着,那一句一句的歌词正如妈妈那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我的心。

虽然事隔这么多年,社会在发展,骗术也在升级,庆幸的是从那以后我也很少被骗,防备心越来越强,甚至还会帮助更多的工友走出骗局。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