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的家政女工:十几年来,与中介斗智斗勇

尘埃 · 2019-05-13 18:1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打工的岁月总是难熬的,更何况我作为一名虚拟的家庭成员,每天24小时生活在一个本不属于我的家庭。

插画师:左丘

2006年的7月24日,我孤身一人来到H市,正式成为北漂一族。

当时是我们县妇联介绍一家天都的家政公司,妇联亮心大姐跟我说:这个家政公司如何如何得好,我到了H市还有人接站。因为我没有做保姆的经验,她们看到我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就又鼓励我说:“别怕,有困难、不好解决的事,可以给我们打电话,有政府出面解决。”仅这一句话,就给我增长了足够的勇气和信心。

本来父亲是不赞同我独自去H市的,但当时由于下岗生活所迫,我只能选择背井离乡。我说服了父亲,背着简单的行李,迈出了北漂的第一步。

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伴随着一声凄厉的长鸣,火车缓缓地驶进了终点的H市站。我随着潮涌的旅客走出了站台,家政公司果然来了一名大男孩儿接站。

夏季的天空有点儿像娃娃的脸,阴晴不定,在哗哗的雨水中,我还慌乱地摔了一跤。

到了家政公司,老板是一名中年男人,安徽人。中等身材,体态微胖,四方脸,两只有神的大眼睛透露着徽商的精明强干。他给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公司的情况,然后话锋一转,就讲了一些公司的规章制度:上户第一个月的工资要作为押金抵押在家政公司,期限是一年,每个月要交100元的管理费,还必须要遵守员工管理制度。

接下来,我填写了一张表格,算是正式入职。一个星期之后,我幸运地碰到了家政职业的第一个雇主。当时我比较老实,要了1100元的工资,扣除公司每月的100元,我得1000元。

打工的岁月总是难熬的,更何况我作为一名虚拟的家庭成员,每天24小时生活在一个本不属于我的家庭。

在工作一个月后的一天,经理李少庭开车,与一个比较年轻的女人来到雇主家做回访。做了一些简单的了解后,他问我押金怎么付,我选择了分两个月付清(每个月500元)。因为我第一次来H市,手头上也没有多余的钱,他同意了,并给我写了抵押金的收据。

为了这1000元为期一年的押金,我中途没有回过老家。即便是我在待岗失业的情况下,也是一个人在H市苦苦地支撑着。每个月,我都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去公司领工资,一年的时间就是在艰难的期盼中煎熬着。

突然有一天,我在雇主家上班,老乡王姐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从今以后不让雇主往公司账上打钱了,让我直接在雇主那里领工资,并叮嘱我一定要回公司要回我的抵押金。挂掉王姐的电话,我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赶紧和雇主说明了情况,匆匆地赶回家政公司。

这短短一年时间中,天都家政公司拓展业务已经发展了三家分部。在天红苑分部,我不得不承受着被加盟商——一位年轻的老板刁难带来的委屈。


插画师:苏丹

炎热的夏天,我坐了很长时间的公交车,回去找雇主要合同。当时合同是一式两份,雇主和家政公司各一份,我们家政员是没有合同的。当我满头大汗地把合同交给他时,他表现得很轻松悠闲的样子,满脸的不屑一顾,带着蔑视、嘲笑的口吻说:“其实这个合同要不要都无所谓。”既然是无所谓,你为什么还让我回去找雇主要?这句到了嘴边的话,我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处理完合同的事,我来到万惠分部,才得知经理李少庭已经多日不见踪影,加盟商也在找他。而我们这些外来的家政员都慌了神,工资和押金都在李少庭手里。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刘姓的加盟商居然把李少庭找到了,并带回了万惠分部。他是被几个壮汉押着回来的,脸上还有伤。李少庭开始给我们退押金发放工资。我的押金刚好到期,我很幸运地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血汗钱。

但是有好多姐妹就没有我幸运了,由于李少庭所带的资金有限,钱发到一半就没有了。我老乡孟姐的丈夫—于哥的押金就没有拿到,李少庭的理由是:押金不到期。孟姐反驳说:公司都已经不存在了,还有什么期限之说呢?可是无论孟姐怎么据理力争,她还是没有拿到属于自己的劳动所得。

接下来,郝、段、王三位老师堵在门口,要我们必须交给她们三个人50元钱,理由是:请找李少庭的加盟商吃饭。但事后据知知情人说并没有请,当时这也算是一笔不菲的现金。

加盟商还想逼迫李少庭拿钱,可李少庭却偷偷地跑掉了。李少庭就彻底地消失了,没有了踪影,加盟商再也没有找到他,拖欠的工资和押金也就不了了之。

再后来,老乡谭姐回老家探亲,还专程去县妇联反映了这一问题,但结局也是无果而终。据说。县妇联给李少庭介绍一个人会收到100元的好处费。

经过这次事件,此后,我分别在几家家政公司签约。由于是初来公司的新人,不了解情况,老师都是把不好干的、没人肯去的单让我去。因为我是新人是要交服务费的,他们还在我面前讨好地说是特殊照顾我,当时我还对老师心存感激。可是上户以后,我慢慢地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还有一次,我从老家刚到H市给XX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问是否有活?接电话的老师很明确的告诉我:马上来公司,来了就上户。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疲惫不堪地来到公司时,老师立刻让我交20%的管理费,说交钱就可以直接上户,不用面试,客户人家特别好。

有了以往上当的教训,我看到了满屋子等活的人,我给自己找理由:刚到H市坐火车累了,不着急找活儿,先休息一下。老师却不耐烦地催促说:你交了钱,到客户家休息是一样的。见我执意不交钱,老师十分不高兴地数落了我一顿。其中有一位年轻的小老师悄悄地说:现在的阿姨都不好骗了,她们都很精的。

其实这个“精”也是在吃过亏,上过当以后才不得已“精”起来的。事实证明,我在公司呆了好几天,老师给我讲的那个活也没有出现。后来,有的姐妹私下告诉我:那个活根本就不存在。

在任何一家家政公司都有这样一条铁的规定:交了管理费后,无论是什么原因,是一概不退费的。谈单老师都是老板雇来的,她们挣的都是提成的效益工资。现在的家政人员的工资有两种付费方式:

一种简单的方式是:客户与家政员直接对接,不需要第三方参与。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客户预付费用,家政员每个月回公司领工资。

家政老师会极力千方百计地向客户推荐预付,比如会说家政公司有一些优惠政策:客户预付5万元,公司赠送1万元。老师为了让客户提前预付,甚至会对客户说:这样可以对客户人身安全以及财产的保障,也是对家政员工作质量变相的约束。如果客户中途终止合同,不在公司请人,尾款也是不退的。但这一点,老师会守口如瓶,不会向客户透露。

老师还会分别向客户和家政员推销保险,有的家政公司甚至是强制性地购买保险。正常的保险是每一位投保者手里会有一份保单,而家政投保者的保单是统一的,老师的答复是团体购买。投保者手里只有一张买保险的收据,而实际上却看不到保单,保险里面的具体相关内容也是老师口头复述。为了让客户和家政员购买保险,老师对于双方的说辞内容也是不一样的。


插画师:补药脸

目前的国内市场,家政是一个兴起的行业,有很多老板的目光都聚焦在这块领域,只要有人就不难赚到钱。有的公司拓展业务发展全国性连锁,老板雇佣老师来进行员工式管理,老师挣效益工资,这些老师自然就成为老板雇来的剥削工具。同样是打工者,只不过是服务对象略有不同,但实际上却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有的家政公司还扩大经营范围,销售一些商品,他们打着自己公司的品牌,打着服务于外来的家政员的口号,卖一些拉杆箱、背包、衣服和鞋等。

目前的家政市场大概有三种收费标准:按照家政员上户第一个月工资的百分比收费,分别是10%,15%,20%。

但有个别公司20%收费还是有附加条件的,比如家政员的首单工资是4000元,按照公司20%的收费标准是800元。在一年的服务期限内,如果家政员中途下岗,换一个工资5000元的单,那么要按照规定补交200元的管理费。相反,如果家政员中途换一个低于4000元的工资的单儿,家政公司则概不负责退费,这是地道的霸王条款,不合理要求。

家政人员只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为了谋生,也只能无条件地忍受。

如果家政员在服务期与客户发生矛盾分歧,拿不到属于自己的工资,也只能自认倒霉,公司概不负任何责任。老师更不会为了维护家政员的合法权益而去得罪客户,他们会和客户沆瀣一气。

每一家家政公司都不欢迎新人,而下户待岗的家政员就会进入冬眠期。如果不想过冬眠,那就要跟老师处理好人际关系,才会有面试的机会。

旧社会家政员被称为:老妈子,丫鬟婆子之类,现在称为:保姆,阿姨,好听一点的称为:家政服务员。但这只是称谓上的改变,而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改变,3000万家政工仍在承受着家政公司各种名目繁多的变相剥削,还有个别客户的刁难。

现在有的个别客户认为:国家规定的法定假只有公务员、企业白领和国企的人可以享受这个待遇,而家政员就是一个没有社会地位的保姆,不可以享受法定假日,而且也不受劳动法保护。

我的问题是:在今天人人平等的社会,为什么这些封建社会的余毒还蔓延?家政员是否还是一个国家的合法公民?

在H市的家政行业游走了十几年,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社会就是一所大课堂,它的生机和陷阱无处不在,它教会了我们很多课堂上、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5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尘埃
黑龙江人,曾经是一名建筑塔吊工。2000年下岗,开始漂泊打工,06年来北京做家政工。
发送
2条评论
朋友们认为我太大胆了,敢于披露家政内幕。其时,我只是还原事件的真像。用事实说话:这个世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假作真来真亦假。事实是不可以随便撰改的。人们有权利知道事实的真相
2019-05-14 13:20
这篇文章道出了我们打工姐妹的心声,回忆了我们当年的艰辛和苦楚,当年那种不服输能忍耐,也必须忍耐的生活,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和坚强,造就了现在的顽强勇敢的我们,好文章,以后多多写出更好的歌颂打工姐妹的文章,谢谢妹妹!
2019-05-10 11:07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