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社会20多年的“老江湖”告诉你她的被骗血泪史……

青青草 · 2019-05-10 18:5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希望通过分享我的经历,让大家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及时识别陷阱,不再受骗。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世界之大,骗术之多,可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进入社会没有被骗过,就还称不上是江湖人。就拿我这个混社会20多年的“老江湖”来说,一路走来,也是不断地从不同深浅的坑里爬出来的。

一.遇见医托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医托”一词呢?

医托是医疗行业中处于夹缝中生存的一种职业,说白了,就是医疗骗子,经常出没于医院挂号处、医院大门附近、地铁口、火车站、汽车站及周边旅馆。他们用欺骗的方法引诱患者及家属误入歧途,把患者骗到一些无医疗资格的小诊所去看病,甚至对患者进行恐吓、敲诈、抢夺财物等,并从中牟利。

医托是在病魔之外,压迫患者的另一种毒瘤”。因为他们的存在,给患者、患者的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带来了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患者的需求就是他们的市场,是医托得以生存的土壤

2006年的某一天,我背上8个多月的孩子,从番禺南沙去往广州儿童医院。

那时我们用的还是那种直板的老年式诺基亚手机,只能接电话、打电话、发个短信之类的,没有导航功能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手机可以导航)。下了车,我找不到儿童医院的方向,只能凭借对路人的信任来找到目的地。

一路上找人问了好几次路,当问到第三位路人时——记得当时她们有好几个人一起,其中有个年轻妈妈抱着一个2~3岁左右的孩子,她很热情地跟我搭讪,询问我们去儿童医院的目的。

我跟她说明了情况,她立马告诉我说,儿童医院看不好这个病,以前她小孩小时候,也跟我孩子是同样的症状,他们也来过儿童医院求医,还花了不少钱,病却没有治好,最后是在“某某”医院治好的。

“你看现在我孩子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正好我今天也是想出来闲逛,看你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我就算告诉你们地址,你们可能也很难找到。不如就当做回好人,帮你一回,我给你们带路吧。大家都是为了孩子不容易……”

就这样,我被她的“知心话语”感动了,稀里糊涂地就轻易相信了她。


她又说:“你看我们都抱着孩子,走路的话肯定不行,要不我们打个车,这样省时间,早点看好病早点回家。”我一个劲地点头“嗯嗯”。她叫了个的士,10多分钟的样子,我们就到了那家医院。我抬头看了看医院的名字:“仁安医院”。没错,好像电视里经常打广告的就是这家医院,她真的没骗我们。当时我在心里说不出有多感激,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今天遇上贵人了。

我们在医院门口下车时,她一边下车一边对我说:“我先去找主任医师打个招呼,让他优先给你们家孩子看病,这样就不用排队耽误时间,你们后面跟上哈。”说完就加快脚步径直往前走了。我连忙点头应声:“好好好。”

我抱着孩子跟在她后面10多米的距离,看见她跟医院门口的两个保安在窃窃私语,还不时回头把目光投向我。我走近保安身边的时候撇了几眼:长得虎背熊腰,特别魁梧,横眉竖眼的,满脸严肃,让人瞬间就有一种惧怕的感觉。我赶紧避开他们的眼神,快步往医院里面走去。

一进到医院里,我就再也看不到那位好心人的踪影了。正对门口的小房间窗台上放着一个门诊部的小牌子,牌子旁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他看到我们,立马起身,将我们带到另外一个稍稍隐蔽点的房间,向我介绍说这是主任医生,然后就站在我身旁,全程陪护兼服务。

主任医生简单地问了几句,又问我带了多少钱。我说我没带多少钱,他接着问:“没有现金那带银行卡了没?我们这可以刷卡的。”我说:“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全带来了,只有300多块,卡里没钱了所以就没带,不信我可以翻包给你看。”我一边说,一边捣鼓着包里的所有物品包里装的全是给孩子出门用的必须物品)。“你看我没骗你吧,我这次来的目的只是想给孩子确诊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至于治疗的事情以后再做打算。”

医生看我翻包,再从头到脚把我审视了一番,确定我没说谎,才开药方。后面的程序都不用我操心,我只负责给钱就行。

其实我有带银行卡,我当时说话都是心虚的,担心他们会强行搜身,他们医院里那种让人大气都不敢出的不同寻常的气氛,还有每个人狼一样的眼神,和他们“贴心随从服务”的举动,已经让我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但是羊入虎穴,只能任人宰割,告诉自己化财消灾吧,就当是给自己买个教训。

付了钱,我拿上草药,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路上把草药扔进了垃圾桶。那次能安全离开,我觉得已经是万事大吉了。

二.进厂介绍费

相信这个词对于好多70后、80后的打工者来说并不陌生,我曾经也是交了介绍费才能顺利进入工厂上班,而且还不止交了次。

1999年,我来到番禺南沙找工作。那时南沙那边正在开发,工厂稀少,周边的工厂大多以家具厂、电子厂、电器厂、鞋厂为主,招聘条件特别局限,应聘者必须要有毕业证书,年龄在18~22岁之间,技能方面至少是熟手,3个重要条件缺一不可。而我属于“三无人员”,哪个厂都进不去,在家待了一个多月,偶尔做下外发手工。

后来,我认识了隔壁租房的四川大姐,她在一家矿泉水厂上班,她凭经验告诉我,在这边找工作,没有毕业证和技能,就只能通过给介绍费的方式进厂。她满脸无奈地说,自己虽然四川老乡多,但也是拿了几百块介绍费才找到工作的,就当是一个月工资白给收介绍费的人打工了。这边都是这种行情,没办法呀,谁叫自己没文化没技术呢。

最后我托她帮忙找老乡,再找到“熟人”,花了350,进了一家水厂工作。所谓的熟人,就是专门负责收取介绍费的人,他们或是工厂里面人事部员工的亲戚,或是从事人事管理工作的人员要想进入工厂大门,必须得先过他们这一关。进到厂里面,想要分个好点的部门,也需要再交好处费。

那时,对于我们这些进厂难的无人员来说,能够花点介绍费进到工厂上班,心里真是对他们感激不尽啊。熬到第2个月底发工资了,还得请客报答这些“大恩人”。


当时水厂工资是计件式,货都供应不了,还得抢货。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上班模式,简直就是把我们吊在那里混时间,一个月下来几乎最高工资也没有300块,还什么待遇和保障都没有。

我干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最后那个月的工资都没有结算,结果水厂就被查到水源不干净,工厂被查封倒闭,所有的员工就这样被迫无偿解散了。结果,我连进厂时给的介绍费都没有挣回来,那时候大家根本就不知道有维权这个词,只有哑巴吃黄连

时隔3年,我又因为没工作,托老家的熟人花200块钱办了假毕业证,再给了600块介绍费,进到南沙区的胜得线路板厂做电梯操作员。

那时候,胜得厂在南沙区还算排名前4名的大型企业,相对来说,比起别的小型工厂,待遇会比较好,因为有给所有员工购买51金,每个月会有4天的休假,节假日加班也会按2倍或3倍的工资计算。工作也会持续稳定,不用担心短时内倒闭失业,除非你自己离职。

按照厂里的说法,招聘都是内招,没有熟人关系是拿不到招聘信息的,很多人想花钱进到这个厂都还没有门路。只要出现岗位空缺,很快就会有内部消息传出来,以同样的方式找花介绍费的人进来替补了。

但是这家工厂也有同工不同酬的制度,女工是500一个月,男工就是550~600一个月。

我就这样多次跳槽,多次以给介绍费的方式来换取工作,在番禺南沙混了10年。直到2009年来到深圳。

三.充值骗局

那时候我一边带孩子,一边做些手工,还要负责每天一日三餐。天天重复着买菜做饭的事,必然会为买什么菜而发愁,我早上起来总要去市场逛一圈。

每逢周日就是赶市集的日子,附近的本地菜农和村民都会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家种的农产品运到市集来低价售卖。对于大部分的市场消费者来说,都会优先挑选村民们自家种的蔬菜水果之类的物品,主要是因为他们菜品新鲜,味道更纯正甜美,含绿色成分比较高,而且还比市场价便宜,有时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每周只有这么一天的机会,这种经济又实惠的市集,对于我们这些有时间闲逛,而又想买到物美价廉商品的宝妈们来说,当然不愿意错过啦。所以这就让我养成了喜欢逛市场的习惯。每逢周末赶集日,宝妈们都会提前约好,结伴一起赶市集。


记得那天周日,我们像往常一样,三五成群地抱上孩子,又来到了市集。刚好那天是国庆节,市集里人山人海,彼此行走都是挨肩擦背的,市场的每个出入口也都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但对我们这群天天逛市场的人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我们不顾拥挤,趁着这种可以大饱眼福的场面,穿梭在噪杂的人群里,将市集的每个摊位和每件商品尽情地浏览和挑选。这时突然传来高音喇叭清脆的呼叫声:“来来来,电信公司庆国庆活动,话费充值大放送啦!充值100100,充多少就送多少,你敢充我就敢送,数量有限送完就收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走过路过的朋友千万别错过……”本来就拥挤的人群顿时朝着充话费的铺位蜂拥而去,瞬间,整个摊位被人群包围得水泄不通。

开始我们还有点顾虑,怀疑活动是不是真的,准备先围观看看情况。前面有几位“大胆的观众”掏钱充值,然后当场查询余额、拨打电话,证实活动没有骗人。看着台下的观众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的兜里掏钱,争先恐后地抢占充值名额,我们之前的小小顾虑也完全被抛置脑后,赶紧掏出100块来充值。

现场有好几个工作人员,他们有条不紊地进行一条龙式服务,耐心地示范,教大家如何操作拨打电话流程,直到每个人熟悉操作,并且现场通话成功为止。他们解释说,充值他们的话费拨打电话,流程跟我们平时拨打电话不一样,比较复杂一点,要先安装他们指定的软件,再根据操作流程拨打电话,通话所产生的话费跟我们之前手机里的余额完全不相干,因为他们的通话系统是分开的。而使用常规的拨打方式,就会从之前已有的余额中扣费。

我等一切充值程序完成以后,就迫不及待地现场拨通了朋友电话,一方面是想试用效果和确认真实性,同时也是想宣传和告知亲友这个捡到便宜的好消息。朋友听了说:“真有这么好的事,那帮我也充值200元吧。”随后我又为我的朋友再充值了200。通话结束,我又查询了话费,确实是产生话费1元多钱,余额显示198.3

等我赶完市集回到出租屋,再给家里打电话时,却发现电话软件已经无法使用了。也就是说电话已经无法拨打。我立马查询手机里充值之前原有的话费余额——还好余额还在,嘴里骂道:“这群该死的骗子,今天不知道骗了多少人。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傻傻地被骗了都不知道,还天真地认为自己捡到了便宜。

可怕的是,他们还会在不同时间去到不同的场合继续去骗不同的人群,真是后患无穷。现在想起来,幸好他们的软件程序是和正常通话系统分开的,不然我连自己手机里仅有的余额都会拱手送给他们。

除了上述这些,我在求职中还经历过其他各种陷阱,比如收取押金,扣押身份证。签订空白合同,甚至不给合同,辞工不批等。

经过如此多的“坑”以后,我才让自己有所成长和见识。总结原因,并不是我们太傻,也不是设陷者都有过人的才智,而是他们利用我们经历少,认识水平不高,缺少戒备心,病急乱投医,喜欢捡便宜的弱点,诱导我们往坑里跳。希望通过分享我的经历,让大家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及时识别陷阱,不再受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青青草
追求完美和自由,看透世间百态,尝尽人情冷暖,依然努力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