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识字和贫困,她们将被国家送进监狱

尖椒部落 · 2019-05-13 17:48 · 原创编译
摘要:在印度,成千上万的孟加拉裔妇女生在印度长在印度,因为政府一纸法令,她们被迫面临要证明自己是印度人的窘境。

出境旅游,要证明“你妈是你妈”;迁户口,要证明“你爸是你爸”;结婚证丢失,旅游要证明夫妻关系;找工作,要开品行端正证明;做人流手术,需证明“自愿的”;卖房子,要证明已离世的奶奶是他奶奶;开饭店办执照,要出具“不扰民”证明......

这些荒唐的“证明”,曾经困扰了许多国人。仔细想一下,不仅荒唐,而且可笑。

而在印度,成千上万的孟加拉裔妇女生在印度长在印度,因为政府一纸法令,她们被迫面临要证明自己是印度人的窘境。如果无法提供有效证明,她们将失去选举权,失去印度国籍,并被驱逐出境。

证明你自己是印度人

法蒂玛·贝格,2013年被宣布为外国人。贝格是一名孟加拉裔穆斯林,她出生在印度阿萨姆邦,在阿萨姆邦长大、结婚、生儿育女,现在却被要求证明自己是印度人。


贝格正在做家务工作
来源:Sarita Santoshini/The World

在印度阿萨姆邦东北部布拉马普特拉河支流附近,有一间砖竹屋,法蒂玛·贝格就住在那里。白天,她在家做家务工作,还需要时刻防备陌生人到访,以便随时逃跑。而到了晚上,她会藏到邻居家,躲避搜查。

印度阿萨姆邦与孟加拉国接壤,在阿萨姆邦生活着许多孟加拉裔穆斯林。在那里,印度政府成立了一百个“外国人”特别法庭,组建了一支专门审查“非法移民”的边防警察部队。之后,贝格和许多人一样,被认定为“外国人”。

2010年,贝格就被开始被怀疑不具有选举投票资格,地方当局要求她提供证明文件。因无法提供有效证明,2013年,她被宣布为“外国人”。

从那以后,贝格就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为了证明自己是印度人,她甚至换了名字。

虽然有她的丈夫、孩子和邻居的支持,但她仍然感觉无助,贝格说:“我总是紧张和担心。要是我死了,就好了。”

贝格出生在阿萨姆邦的一个村庄,但具体哪年出生已经无从考证了。她十几岁就结婚了,生了七个孩子。她没有上过学,也不识字。她说孟加拉语,不会说阿萨姆语,这也成了她是“非法移民”的证据。

在阿萨姆邦农村地区的2300个村庄,与贝格有相似成长经历的妇女不计其数。

2013年,贝格被认定为外国人。此后,她每个月都要去警察局报到一次。就算在暴雨洪水天,她游泳渡河,也必须去警察局报到,为此她险些丧命。

为了贿赂警察,她已经花费2200多美元。她们家靠捕鱼和打工维持生计,2200美元对于一家人来说是个大数目。

阿萨姆邦有大约120000人被怀疑是外国人,这使他们无法享受选举权。截至2018年,这120000人中的92000人已经被宣布为外国人,贝格就是其中之一。只要被怀疑为外国人,都会被禁止参加2019年的印度大选。

虽然目前贝格还没有被捕,但政府官员已经威胁说要把她抓进监狱。有六所监狱负责关押“非法移民”,其中一所是女子监狱,那里关押了1000多名妇女。在监狱里面,妇女们的生存条件非常糟糕,这种可怕的日子还没有尽头。

2018年1月,一位政府前官员访问了女子监狱,他说这些被抓的人不能和家人见面,也不能保释,在那里干活还没有工资。一个妇女被关押了近十年,她每天都生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这些妇女,大部分人都无法获得法律援助。

这位官员在印度一份日报上写道:“(女性)囚犯不停地哭泣,处在持久的悲痛之中”。

族群冲突与妇女的困境

早在19世纪,就有大量移民涌入阿萨姆邦,他们作为廉价劳动力从事茶叶生产工作。1947年印巴分治期间,也有大量移民进入阿萨姆邦。在20世纪70年代初的孟加拉国独立战争期间,大约有1000万人逃往阿萨姆邦寻求安全。 

据路透社称,阿萨姆邦当地印度教徒长期将外来者视为非法入侵,认为他们与本地人抢夺工作和资源,并强烈要求驱逐他们。

1985年,在一次大规模反移民抗议活动后,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宣布任何无法证明1971年3月24日之前进入阿萨姆邦的人都将被视为外国人。


阿萨姆邦的居民正在排队查看自己的姓名是否在“国家公民名单"上
来源:PTI

2015年,根据最高法院的命令,阿萨姆邦开始重新人口普查,政府要求要求所有3400万阿萨姆邦居民证明其公民身份。贝格和其他数百万人,沦为难民。

2017年12月,印度政府发布第一份“国家公民名单”草案,290万已婚妇女不在这个名单上。这些妇女大都来自阿萨姆邦,那里是孟加拉穆斯林社区的大本营,她们需要通过严格的审查程序才能获得公民资格。

一位来自阿萨姆邦的助理教授苏丹娜说:这些被怀疑为外国人的妇女,很多都是边远农村的已婚妇女,她们特别容易受到伤害。

苏丹娜说:这些妇女大都很穷苦,也没有上过学,缺乏意识,再加上强大的父权制结构,使得她们成了看不见的人。当政府开始人口普查的时候,她们没法证明自己是印度人。

苏丹娜补充说:许多穆斯林妇女都是因为名字错误而被怀疑是外国人,例如,撒弥娜·贝格,一旦结婚,她的名字就成了撒弥娜·碧碧,而如果她一旦丧偶,名字就变成了撒弥娜·倍娃。(印度的名字,前部分为名)这些名字都会被用来做选民登记,而印度政府根本不会考虑这些情况。


贝格的儿子正在翻看文件,他感到无助,因为一家人没有一人识字
来源:Sarita Santoshini/The World

贝格所在的村庄给出的证明文件,因她爸爸的名字被印错了,导致无效。

因缺乏证明文件,贝格被政府的法庭宣布为外国人。她的律师没有及时通知她,导致她错过了几次听证会,贝格也因此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而法庭竟然在她缺庭的情况,把贝格宣判为外国人。

据报道,印度政府于2018年7月30日公布了最终的“国家公民名单”草案,400多万人没有被列到名单上,成为“非法移民”,这400多万人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

一位"国家公民名单"的工作人员告诉一家全国性报纸说:这些妇女要求自己所在的村庄提供亲属证明,80%的妇女遭受拒绝,尽管提供证明是这些村庄的本职工作。

我生在印度,长在印度

贝格的遭遇并不是个案,29岁的波洛马·达斯也面临无法证明自己是印度人的困境。

达斯是孟加拉人,但她信奉印度教。自从去年,边防警察开始怀疑她是外国人,她的健康就开始变差,收入也收到了影响。

她无奈地说:“我生在阿萨姆,长在阿萨姆。但他们不相信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为了参加庭审,达斯借了姨妈的印度纱丽(一种印度服装),借了堂兄的拖鞋,还向邻居借了60美元,再与四位亲戚、一位村庄官员,一同前往阿萨姆邦首府古瓦哈提。


达斯的妈妈正在回答法庭的审问,她忧心忡忡地站在门外
来源:Sarita Santoshini/The World 

在法庭上,达斯的妈妈必须小心翼翼地复述达斯的出生日期和年龄,丝毫不能出差错。律师说:一旦她亲戚的回答出现一点错误,她就会被宣布为外国人。

只有每天去找工做,达斯才能付得起庭审费用。她为了去做家政服务员或者其他零工工作,而不能照看自己的两个孩子。

达斯虽然没有进过拘留所,但她还是担心自己不在"国家公民名单"里。

一人撑起一片人,达斯是全家的支柱。如果她被抓了,或者被驱逐到孟加拉国,这家人怎么办?

资料来源:

编译:王小嗨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编译。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