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一声响亮的“我愿意” | 女工拉拉

鸭青 · 2019-05-17 15:3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无论环境如何变化,愿我们都有不变的勇气。

今天是517国际不再恐同日。一个月前,我们经历了微博#les#超话、豆瓣les小组被封,淘宝下架lgbt产品的风波和抗议声浪,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站出来,努力不让性少数群体的形象在网络上被抹杀。

今天这篇推送的几位主角,有的是因为网络使用习惯的差异,有的是因为各种原因远离了网络,因此对这场风波几乎一无所知。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对群体的处境毫无关注。

抱着“为群体发声就是为自己发声”的心态,她们选择面对镜头,展示自己平时被隐藏的、作为拉拉的一面,也讲出她们共同的心声:想要一段稳定合法的关系,并且有一天可以以真实的身份,骄傲行走在阳光之下。



妞妞

「有过欢乐,有过创伤」


两年前,妞妞结束了她的第一段恋爱。回想起来,她觉得这段感情有点莫名:“好像迷迷糊糊就在一起,又迷迷糊糊地分手了。”

前女友是个“大男子主义者”,妞妞在家里承担了大部分家务,出去聚会也要顺着她,给她“面子”。而前女友一面在朋友面前扮演“深情T”的形象,一面却像完全不在乎妞妞的感情,发生争吵后,还会动手扇妞妞耳光。

妞妞当时认识的拉拉朋友很少,生活重心几乎围着前女友转,遇到这种事也不知道应该告诉谁,这也成了她被控制的理由。提出分手之后,妞妞还遭遇了严重的分手暴力和骚扰,工作和生活都受到影响。

现在妞妞回到老家生活,一边在家务农,一边调养身体。之后她计划出去旅游,各处看一看。她正在慢慢从上一段感情的阴影中走出来,也对开启一段新的关系产生了期待。


Q:我想想问点什么轻松的……你最近谈恋爱了吗?

A:之前谈了……也不算谈吧,谈了半个月就没谈了。只相处了很短的时间,现在也没联系了。

Q:前女友还有骚扰过你吗?

A:我回来老家这边之后,(她)就没有骚扰过我了。

Q:现在是出柜的状态吗?

A:一半吧,算吗?因为我姐知道,我妈不知道。应该不会(跟妈妈)说吧……我现在也不确定,如果我谈的还住村里面的话(指恋爱对象和自己住一个村),我应该会说,但如果不谈村里面的话,就不说吧。我现在是这样想的。

Q:你会怎么评价自己作为拉拉的生活?

A:有好有坏吧。(好的地方)自从接触到圈内的人,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不好受的时候或者不开心的时候,感觉就像有坚强的后盾一样。不好的地方就是,因为我(上段)感情给我的伤害很大嘛,有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我跟她不认识,会不会……我就不会这样子。

Q:之前网上删除同性恋相关信息的事情,你有听说吗?

A:没听说。我回老家这段时间很少玩手机,也很少上网。家里面比较忙。



梅子

「圈子里有多少虚无的泡沫」


梅子最近有个烦恼:在热拉上认识的新朋友,往往见了一次面就再没有下文;和几年没见的朋友聚会,大家却只是坐在一起玩手机,没有共同话题。

“混圈”一度改变了梅子的生活。小时候,她隐隐察觉自己喜欢女生,但没跟别人说,也没往心里去。有一天,梅子在车间遇到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性取向。她在网上搜索同性恋的信息,加了一个拉拉群,由此认识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人。

但如今,对于拉拉圈子,她却感到有些失望。她觉得圈子变得不再有活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没那么真诚。

在和圈内好友相处的时候,梅子一度积极担任发起见面、活跃气氛的角色,但她渐渐也开始厌倦了。现在,实在感到无聊的时候,她宁愿选择一个人在奶茶店坐着,玩玩手机,看看电视,天黑了就回家。

她对生活的态度也变得非常“佛系”。以前想过要攒钱创业,但目前,她的想法就是按部就班地工作挣钱,先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有些人觉得有名有利才是人生,但我觉得安逸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没人打扰。”


Q:梅子,你说你现在没有在混圈了?

A:我把所有(拉拉)群都退了。感觉就是,怎么说呢……我刚进圈是13年嘛,15年认识(拉拉朋友)是最多的,渐渐感觉什么所谓的朋友,只要你有工作有钱,都是真的,其余的都是负的。所以我把全部群都退了,只有一些之前加过我的,基本上是躺尸,不聊。

Q:建立拉拉之间的友谊对你来说重要吗?

A:现在很多拉拉都没有什么话题了,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单纯地坐在一起,喝喝奶茶或者是聊聊天。现在很多人的防备心都很强,(聚会)彼此打个招呼,我叫什么,你叫什么,在哪在哪……然后就没有了,就各自玩着手机。有时候人家不会说真实的名字,只会说圈内的(化名)。甚至她都不会告诉你人在哪里,就连职业她都不一定会告诉你。就好像所有人都戴着面具,就你一个人没戴面具,人家就不跟你玩。那你逼不得已,只能戴着面具跟她们在一起。

Q: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家默认出来“交友”就等于找对象,如果只是想交朋友,就不知道该怎么把握距离……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A:主要是这个原因吧。你跟她聊近一点,人家会觉得“你对我有意思”。现在的拉拉,怎么说,没有像以前那么单纯地交朋友。以前坐在一起,相互彼此介绍完之后,都会往更多话题说吧。其实也有可能是因为层次关系,(职业)工厂跟工厂,相等的一些人,可能话题会比较多。

Q:你现在的同事和直人朋友知道你是拉拉吗?

A:不知道。因为我那些同事都是孩子他妈了,你跟她说这些,我感觉她有点受不了刺激(笑)。像我在同事面前从来不说我是圈里的,就算她们笑话我“男人婆”,怎么怎么样,没有关系呀,我不吃你家大米呀。



晓熙

「keep on going-保持前进」


晓熙评价自己是个被动的人,她的生活似乎总是充满复杂和纠结。她经常频繁地换工作,待过工厂,做过理发师学徒,也学过平面设计,“都是听别人说什么样的工作能赚钱,就去做那份工作,没有思考过自己究竟喜欢什么”。

在感情方面也是如此。晓熙的几段恋爱经历都不算长,恋爱过程通常也是由对方主导。“我感觉我吧,对感情挺敷衍的,没有真正了解一个人,就会跟她在一起。”对方出轨、感情不合……连续几段恋情以不愉快的方式分手告终。

和某一任前女友提出分手之后,晓熙陷入了短暂的迷茫期,就好像情绪和生活突然被按了暂停键,一时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嘛。后来她在朋友圈看到一段舞蹈学校的教学视频。那时她和前女友还处在要分不分的尴尬状况,为了逃避前女友,就去学了跳舞。谁知一学就爱上了。

现在她白天做兼职,晚上下班后就去学舞蹈,希望之后可以成为专业的舞蹈老师。她觉得这次自己会很喜欢这份职业,应该会坚持下去。

“应该会坚持……我也不知道。”


Q: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A:还好吧,就那样……不好不坏吧。

Q:除了工作,感情方面呢?

A:就那样吧。

Q:就那样是怎样啦!

A:就……就我们这些嘛(拉拉),感觉需要更多物质方面来维持吧。其实我现在都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爱了,刚开始会在一起,后来会因为很多原因就分开了嘛。

Q:生活中有因为外表遇到什么不方便的情况吗?

A:还好。有时候去洗手间的时候,别人会以为你是男孩子嘛。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不敢去,现在我就,别人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有时候心情好就解释一下。

Q:之前网上删除同性恋相关信息的事情,你有听说吗?

A:你玩不玩快手?那里面有很多像我们这种(拉拉),她们把标签都打上。微博我都没怎么(用)。

Q:你为什么会愿意参加这次拍摄?

A:我感觉就是在为自己做事吧,为自己代言。



韩韩

「谎言和爱可以共存吗」


韩韩和女友的相识,起源于一场直销组织的骗局。最初韩韩是女友发展出的下线,用韩韩的话说,她们是“先上床后恋爱”。韩韩加入直销的同时,她们也正式确认了关系。

直销组织要求成员为了“事业”借钱、贷款。当她们发现自己被骗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月,两人都负债累累。韩韩陆陆续续向朋友借了十几万,而女友因为做的时间更长,欠了三十多万。

也因为这件事,女友被家人带回家关了起来,之后又被迫出柜。她的家人把矛头指向了韩韩。多重压力下,韩韩的抑郁症状爆发了,她开始自残,整个人处在崩溃状态。

好在韩韩的身后还有亲人。在他们的支持之下,韩韩的病情逐渐得到控制,并且制定了还款计划,敦促自己有规律地按月还钱。女友也顶着家庭的压力回来找她,两人重新找工作,开始新的生活规划。

谎言和情感纠缠在一起,让她们在维护这段关系时需要格外小心翼翼。韩韩说,说心里完全没有怨恨是假的,有时也会恨女友骗了自己。但同时,感情也是真的。


Q:女朋友家人之前来找你,对你做了什么吗?

A:并没有做什么,(但是)包括到现在,她家人说话都是很难听那种。但是我觉得,我感觉我很委屈,因为包括被骗啊,怎么怎么样……是你女儿带的我,然后呢,在她妈那边就变成我骗她女儿。就会有很多不理解啊这样的。

Q:“就是你把我女儿带坏了!”像这样?

A:是啊。包括我,因为刚开始我抑郁正在发嘛,所以我家里面很担心,知道她的存在就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我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然后我家里面的人再回头去想,可能对她也是会有一些意见。但是因为她照顾了我,就没有太去追究这件事情。再加上去年一系列的事情,我去年抑郁症挺严重的,反正我全家人坐在一起就哭。现在她看到我身上的疤呀什么的,也会有点内疚。

Q:你父母对你是拉拉这件事情怎么看?

A:不怎么看。他们可能也想着是说(我)还小,等长大(就会改了),也可能就是随便。因为我家又不是我一个,女儿还有一个,然后还有一个弟弟。他们身边也有这样的(同性恋)朋友什么的,也都有感觉,不过都没有说破。我那段时间(负债、抑郁)实在没办法了,就跟我哥讲,我哥也没办法了嘛,然后就跟我爸妈讲了。所以我家人可能会接受她也是因为怕我再出什么事。

Q:你之前好像一直很担心出柜之后家人的反应,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比较顺利的?

A:也不是顺利,沉默呗,都是沉默呀。虽然他们身边都有这样的人,这样的朋友,但是毕竟别人家的孩子是别人家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让我家里人从默认到接受她。

Q: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A:上一份工作是文员,但是我前几天不干了。我那个主管,男的,会对人动手动脚,就觉得忍无可忍了。我跟她(女朋友)是一起的,刚开始我们进去的时候,并没有隐藏我们的关系,我那个主管对我“不差”,经常动手动脚的,但是对她就很差,什么累让她干(女朋友外表比较中性),就把她当男的那一种。之后他就问我,我跟他说“她是我闺蜜”,之后就对她挺好的。在职场上你就只能隐藏自己,我就已经想好,可能下一份工作就说我结婚了。

Q:你觉得总的来说,现在同志的生存状况是怎样的?

A:就沉默着呗。



「他们想埋葬我们,却不知道我们是种子」

我和文中的四位伙伴差不多都相识于两年前,那时我们也在一起聊过类似的话题。两年过去了,生活看起来有时在变好,有时在变差,有时像是陷入了无尽的循环。

两年间,环境也在发生改变。我们生存的空间更大还是更小了?人们的观念是更新还是更保守了?面对困境,我们更勇敢还是更脆弱了?每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

但像两年前一样,她们还是愿意为了发声而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一切不至于绝望。

图1-2,摄影|张晋铭;图3-8,摄影|MC
注:les、拉拉——女同性恋;lgbt、性少数——指代除顺性别异性恋之外的其他性别及性取向;圈子——女同性恋对属于“自己人”的群体的称呼;热拉——一款拉拉交友软件。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鸭青
打工挣猫粮的贫穷单身母亲。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