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厂厕所遭遇骚扰,我却自责到今天……

东平怡娇 · 2019-07-12 15:5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为了生活,在工厂打工。车间没有月经假,也没有厕所。上厕所就像打游击,迟到就要被罚“不能加班”。厕所里,我被性骚扰,我忍气吞声。后来,我才知道好多姐妹都有被同一个人性骚扰,我好后悔没能站出来说话。

当我拿起笔开始来写这篇文章时,内心无比地挣扎,是恐惧,是害怕,还是太丢人了,面子上挂不住。正因为我的沉默,没想到让车间所有女孩子都受到了伤害,我非常谴责自己的行为。那个人敢在工厂这么做,我为啥不敢说出来?说和做那个罪大一点?

事情发生在四年前,那时候我还在G17码头上班。车间是做硅橡胶的,每款产品到我们手里只有工单和料号,至于是什么上面的零件,我干好几年了,却一无所知。

车间就一层,没有空调。一到夏天,热压机台全开起来,太阳的蒸热和机台散发的热量就像烤箱一样。下班后,脸上一层白白的汗霜,手指摸一下,放到嘴里,咸咸的。


插画师:古宜弦

办公室旁边有台饮水机,但这个可恶的车间竟没有厕所,工厂的制度规定每次离岗不能超过十分钟。俗话说:“管天管地,管不住拉屎放屁。”可在工厂,他们这些管理层专管这个,作为一个女工,我心里有太多的委屈。

车间没厕所怎么办?自己想办法呗。我跑到G17生产车间一楼,那里是搞模具的,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可打扫厕所的阿姨掐着腰,堵在了女厕所的门口,瞪着眼睛,大声地说:“我们车间的厕所只负责一楼车间的人,外单位禁止入内。”

“阿姨,就一次,我肚子好难受,行个方便吧。”

“哼!找你们台湾老板去呀!”

我急得只好离开了那里,捂着肚子继续找厕所。我又跑到了G15一楼南一门找厕所,可门口有门岗说要穿无尘服、戴静电帽、穿无尘鞋才可以进去上厕所。我又打听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上厕所,门岗那人好心地告诉我说:“前面南二门直接去四楼,那是办公室,往里走,那里的厕所既干静又有公用纸,什么洗手液,烘手机都有。”

我听后捂着疼痛的肚子艰难地爬到了四楼……由于不断周折,已经早过了十分钟。这样一到车间,就会听到一顿呵斥,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经过多次观察,我发现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车间实行离岗制度,领导好像分几批对待。车间男孩子出去抽烟、上厕所次数多,时间又长,还不用登记。车间里年轻漂亮的,只要跟老大有点那层关系(指的是经常眉来眼去,开得起黄色笑话),她们上厕所离岗也不用登记,老大心里清楚,当做没看见。


插画师:Gabriel

我也试图想扭转这些局面,跟那些老员工聊一下车间控制女孩子上厕所是不合理的,我们每个月可以跟领导集体申请月经假等等,还给他们灌述男女平等的这些理念。

那些老员工表面挺配合,私下里就去办公室,把我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线长、组长和科长。他们知道后开始给我五天八小时的上班时间,不让我加班。我就反抗,不让加班,我偏加,没报加班,就去助理那补加班。

后来,这些管理层又出了新的套路,给我规定别人五倍的产能。为了那个加班,我下班时手指头上已经被小刀割了六个血口……为了不让那老大盯上,我得找机会问问别人都去哪些厕所。

“咦!小花,你平时去厕所去哪里上?怎么那么快?”

“我去G16一楼,一进门右拐就是了,那一栋一楼都搬空了,好像车间女孩都去那上,离咱车间近。”

这是下午我俩去饭堂的路上,我趁机打探到的重要情报。

我正着加班突然感觉肚子一阵阵疼痛,也许是晚上吃的饭有问题。我捂着肚子填了离岗登记,就跑到了G16一楼,找到了那个厕所。谢天谢地,还有一个厕所开着门,其余三个门都是关着的。我一进去,正所谓是:脚踏黄河两岸,手拿紧急通知,忽听一声炮响,舒服——舒服。

这时我才发现竟忘了把门别上,可一看,原来这门都坏了。这也难怪,部门都搬走了,谁还会报修这个破厕所。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一阵一阵的冲厕所声音。听到了三次水响,看来隔壁这几个都是上小号的。我决定先掏出手机看看几点了,千万不能再迟到了。我刚打开手机,突然洗手间里黑黑的一片,我感觉有人故意把灯关了,我放声大叫:“谁呀?里面还有人呐,怎么把灯关了?”静悄悄的,竟没人应我。

在厕所的缝隙里,有一点点光芒在不断地闪烁……

天呀!有一双眼睛和一部手机正在对着我的隐私部位拍视频,我吓了一跳。

“你是谁?你是谁……”

 这时门被强行推开,在黑暗中,一个男人冲进了厕所,我被当时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由于天黑看不到他的模样,他慌张地吐着气,我保持着蹲厕所的姿势,无法起来,我第一反应是赶紧用双手捂住胸。

只见他用力拽开我的手,一双手伸进了我的胸,我用力地挣扎,可由于自己蹲的姿势根本用不上力,我开始大声地叫:“你信不信,我马上报警。”说完,我就准备拨号。

他急忙抽出那双手,迅速地离开,临走打开厕所的灯。我眼前被灯光照亮,我迅速地收拾一下,就离开了那里。刚到车间门口,线长已经在离岗登记处恭候多时了。

“你去干嘛了?怎么去那么久?离岗竟用了二十多分钟,从今天起,你天天下早班,好好反省反省。”

我低着头走回座位上,一肚子委屈只能咽下去,谁都不能说,太丢人了。


插画师:补药脸

又过了几天,下班路上跟工友走到了一起,我忍不住地问:“最近你去哪上厕所?”

  “还能去哪?G16那里都不敢去了,车间里很多女孩子都被一个变态狂骚扰了,曾妞被骚扰后提起裤子就追,出来一拐弯就不见人影了。听她说那人有四十多岁,个子矮矮的,很胖,她说现在看到还能认出来。”

我听后低下了头,一言不发地走在路上。其实,我更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很好地去处理这件事,导致全车间女孩都遇到跟我一样的遭遇。

我多希望车间的女孩联起手,一起抓住那个货,把拍的那些视频给删掉,把那个变态狂送进警局,让他不再在出来害人了。

如果有幸那人也看到了这篇文章,希望他为自己所做的事忏悔,并接受应有的惩罚。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