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严堕胎禁令,将会杀死弱势妇女

尖椒部落原创翻译 · 2019-05-20 17:31 · Erin Durkin
摘要:受堕胎禁令影响最严重的是那些少数族裔妇女和穷苦妇女。

佐治亚州议会大厦
堕胎限制法令通过后,抗议者正在离开
照片:John Amis / AFP / Getty Images

2019年5月14日(当地时间),在阿拉巴马州参议院中,一个机器人一般的声音念了9页的法律条文,阿拉巴马州的妇女将不得不面临一个新的现实:从妇女知道自己怀孕的那刻起,堕胎将是一种犯罪。而给妇女执行堕胎手术的医生将面临长达99年的监禁。

接着,参议员逐一被召唤投票。有25张赞成票,这足以使反堕胎法案轻松通过。投下这25张赞成票的全是白人男性。

反对反堕胎法案的倡导者说:受堕胎禁令影响最严重的是那些少数族裔妇女和穷苦妇女。


禁令通过前,琳达正在发言
照片:Christopher Aluka Berry/Reuters

琳达·科尔曼-麦迪逊(Linda Coleman-Madison)说:“对于那些有门路的人来说,阿拉巴马州的禁令对她们影响不大。她们可以去其他州,去其他国家堕胎。”在堕胎禁令压倒性通过之前,4名黑人民主党州参议员在参议院会议上花了数小时痛斥该法案。琳达·科尔曼-麦迪逊就是这4名州参议员其中之一,她手扶着额头的照片成为这个怒斥过程的一个象征。

琳达·科尔曼-麦迪逊说:“我们都知道有非正规渠道,人们可以去网上查询堕胎的方法。这样的话题将会流行起来:你是怎么配的堕胎药?不管怎么样,人们都会去堕胎,但对于那些门路少的人来说,堕胎将成为一件危险而且难以完成的事情。”

197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承认妇女的堕胎权,妇女堕胎受到宪法隐私权的保护,史称罗诉韦德案,是美国堕胎合法化的里程碑事件。

2019年5月15日(当地时间),阿拉巴马州州长凯伊·艾维(Kay Ivey)在堕胎禁令上签字,该禁令即刻生效。阿拉巴马州堕胎禁令是全美最严格的堕胎法案,但这只是反对堕胎者通过的一系列法律中最新的一项,这些法律试图对罗诉韦德案的裁决提出挑战。

到目前为止,在美国堕胎还是合法的。阿拉巴马州的堕胎禁令在生效之前,将会遇到法律上的挑战,因为地方法院必须遵守最高法的罗诉韦德案,这也许会暂时阻止堕胎禁令。但仅2019年,美国就有四个州通过了怀孕6周后禁止堕胎的法令。因为怀孕六周后就可以检测到胎儿的心跳。

“那些没有权势的人受(堕胎禁令)影响最严重,”美国全国堕胎权行动联盟((NARAL Pro-Choice Americ)主席霍格(Ilyse Hogue)说,“情况一直如此,这些充满歧视和危险的法律,只会使这些州的情况更严重。”

黑人妇女和拉美裔妇女比白人妇女更容易遭受意外怀孕,她们更有可能堕胎。 根据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的数据:2017年,每1000名育龄妇女中,黑人妇女堕胎为27人,拉美裔妇女为18人,而白人妇女为10人。

黑人堕胎率相对其他族裔较高,堕胎反对者说这个堕胎率相当于“黑人种族灭绝”,保守派活动家坎迪斯·欧文斯(Candace Owens)称其为“美国黑人自愿种族灭绝”。

签署怀孕6周禁止堕胎法令的密西西比州州长菲尔·布莱恩特(Phil Bryant),就认同这个“黑人自愿种族灭绝”的理论。

但古特马赫研究所的研究表明:不同族裔之间的堕胎率的差异很可能与是否负担得起医保与避孕措施有关,造成这些差异的很多因素还与美国的种族歧视历史有关。

在美国堕胎妇女中,有75%是贫困或低收入人群,有49%生活在美国联邦贫困线以下。

詹娜·金-谢泼德(Jenna King-Shepherd)曾在17岁堕胎,她说:“我比较幸运,因为如果我需要堕胎,我可以去其他州。但这是少数人才有的特权。”

“少数族裔妇女确实会受到这种影响,比其他任何人都要严重。那些没有交通工具的人……她们需要穿过州界去堕胎,实际上禁令就是对她们的攻击,”她说,“这是我们的立法者所不理解的,因为他们太有特权了。”


抗议者在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前抗议
照片:Christopher Aluka Berry/Reuters

在阿拉巴马州议会大楼里,男性立法者们正在谈论女性生理,旁听席位传来阵阵笑声。堕胎禁令的提案人克莱德·钱布利斯(Clyde Chambliss)在那里这样开玩笑: “我不知道我是否足够聪明到可以怀孕。”

议会大楼的外面,抗议者身着反乌托邦电视剧《使女的故事》服饰在抗议,有人举着标语:“从我的子宫里滚出来!”“我没有选择,胎儿有选择?”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在川普的统治下,《使女的故事》的可怕景象正在变成现实。

科尔曼-麦迪逊提交了一项修正案,该修正案要求阿拉巴马州支付分娩费用,并为13岁以下的儿童提供医保。她注意到:阿拉巴马州的政府救济,没有涵盖家庭支付托儿所的费用。

这个修正案没有通过。她说:“我们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却又不照顾他们。这是罪恶的。”

与阿拉巴马州相邻的佐治亚州的州长在上周也签署了怀孕6周后禁止堕胎的法案。


亚特兰大市的一名生殖健康医生蒂凡尼(Tiffany Hailstorks)博士表示,佐治亚州一共有159个郡,其中79个郡没有妇产科医生。阿拉巴马州的妇产科医生同样短缺,该州半数郡县都没有妇产科医生。

禁令的反对者担心:如果医生们会因为实施堕胎手术受到刑事指控,他们可能会选择离开这些州,外地的医生更不会搬到这些州。

“要么不做堕胎手术,要么坐牢,医生只能在这两者之间选择,”蒂凡尼说,“如果医生选择离开,那么我们州的妇产科医生将会更加短缺。”

阿拉巴马州的宫颈癌死亡率在全美国是最高的,该州黑人妇女死于可预防的癌症的可能性是白人女性的两倍,阿拉巴马州的婴儿死亡率也是全美国最高的。而且阿拉巴马州州的农村医院还在接连关闭,很多妇女为了生孩子不得不开车一个多小时或者更长时间。

东南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 Southeast)总裁史黛西·福克斯 (Staci Fox)说:“农村妇女、贫困妇女、少数族裔妇女们的健康状况本来就不容乐观,堕胎禁令只会让她们的健康更加糟糕。

她说:农村地区的妇女将无法合法堕胎,她们可能会尝试自己终止妊娠。即使她们去医院,医院的医疗设备也不足,医生也不敢帮忙。“结果很清楚:这些妇女将会死亡。


抗议者手持衣架抗议 [注释]
照片:Mickey Welsh / AP

研究发现:那些因怀孕时间太长而被拒绝堕胎的妇女与成功堕胎的妇女相比,更没有足够的钱支付食物、住房和交通费用。

推进生殖健康新标准(Advancing New Standards in Reproductive Health.)研究会的主任狄安娜·格林·福斯特( Diana Greene Foster)说:“如果你问妇女为什么要堕胎,最常见的答案是养不起。不堕胎,妇女们只会更加贫穷。

堕胎限制立法的浪潮没有减弱的迹象。周五,由密苏里州共和党领导的州立法机构通过了一项怀孕后八周禁止堕胎的禁令,只有妇女遇到医疗紧急情况时除外。

居住在圣路易斯郊外的罗宾·尤兹(Robin Utz)今年39岁。多年来,她和丈夫一直想生个孩子,2016年,夫妻俩终于怀上了一个女儿。这是件大喜事,可非常不幸,在她怀孕21周的时候,医生发现这个孩子的肺部无法发育。

尤兹说:“医生告诉我们这个孩子生出来就会死掉。”在密苏里州的立法生效之前的前一天,她决定去堕胎。如果在禁令生效之后,尤兹去堕胎的话,那就是非法行为了。

她说:“我多么希望堕胎的权利可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她的肺不能工作,无法呼吸,她生下来会遭受到多大的痛苦。如果她生下来将会是一场灾难。”

尤兹现在有了一个3个月大的女儿,她曾去游说立法者。她觉得那些立法者“宁可玩手机、转笔,也不会听她的意见。”

她说:“显而易见,这个法令就是在控制妇女,它也不是在帮助那些还未出生的胎儿。这个禁令只会伤害我曾经的那个女儿,它只会让她遭遇一生的痛苦。”

注释:很长时间以来,在一些国家,衣架或弯曲的细铁丝被用做人工流产的工具,由阴道和子宫颈深入子宫内,剔除胎儿。这种手段极其危险而且痛苦,是女人们在所有合法终止孕期的途径都被堵死时最后的、绝望的选择。“衣架”的象征意味由此而来。
原文标题:'Women will die': how new abortion bans will harm the most vulnerable
作者:Erin Durkin,翻译:王小嗨,校对:丝丝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翻译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