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不该爱的人”,她的人生从此转折……

赵新亚 · 2019-05-24 18:0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错误”的爱情遇上“错误”的时代,苦难由此产生。而在这背后,是两名坚强的女性跨越数十年的友谊。


丽华是我的好朋友,又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上小学一年级,我俩就在一个班上。她父亲退伍转业安排在天水市,分房又分到我们巷子的高干院里,这便促使我们关系更近了。我们一块上学,放学又一块回家,简直就形影不离。

由于我俩的缘故,丽华的父母便和我的父母关系也很好。她妈妈找不到丽华时,总在我家找到丽华。

丽华的爸爸在行政单位工作,妈妈是一名营业员,姐弟两个,不像我们家兄妹六个,生活不是那么富裕。丽华的母亲是一位慈祥善良的人,时常做点好吃的唤我去吃,每次去他家,她总捡最大的苹果一切两半,让我和丽华一块吃。在那个年代,大苹果只有当官的家里才有,在我们家里根本看不到。

每天放学,我俩便在丽华家大院子的石桌上写作业。院子门前的葡萄架上的葡萄一串一串的,到八月十五前成熟了,他们总是让我带回去一小筐,说我们家孩子多,嘱咐我分给姐姐们吃。

由于家庭条件优越,父母宠溺有加,丽华从小生活无忧无虑,这也促成了她的性格。丽华在我们班级学习成绩不是很好,我的成绩总比她略胜一筹,这使她妈妈很着急,便私下里不知给我说了多少次,让我多帮助她。甚至连星期天都亲自为我俩做饭,让我们在她家温习功课。

从小,丽华的点点滴滴我都一清二楚,她也把我当成最重要的人,信任我,依赖我。就这样,我们互相帮助直到上了中学。


我们中学时期在同一所学校,由于成绩的差异,我进了尖子班,她要上普通班。丽华哭着闹着要和我上一个班,让她父母想办法。她爸爸很生气,说:“你同时和新亚一块学习,又请辅导老师给你俩补习,人家新亚差三分成绩就进重点中学了,可你呢,就普通中学还差几分呢,这还是我托关系才把你放进去的,你知足吧,在普通班能跟上就不错了。”

我也在旁说:“丽华,我们虽然没在一个班,但也可以在一块玩,一块学习呀。”这样她也不再说什么了,我俩还象往常一样,一块学习,一块玩耍,偶尔遇上补习、自习就各自回家。

由于各门功课的增多,丽华的成绩便跟不上了。她有点厌学了,初三那年,她爸爸直接就联系了职高。这样我们见面的次数便少了,偶尔才能在一起玩一次。

在她上职高的后半学期,我也要面临高考了。有一天她来找我,说让我陪她出去逛逛夜市。我说:“大小姐,你职高毕业了,工作就等你呢。我不行,还得拼一下,即使考不上大学,考个招工考试也行,最起码也要有份工作吧。”她说“放心,你要参加招工考试,我定让我爸帮忙给你分个好单位,今晚你就陪我玩一次嘛。”

我说:“你一个人去不行吗?”“我要一个人能去,就不叫你呢。我妈不让我出来,要出来她总要跟着,你陪我,我妈就不跟了。谁让你迎得老太太的欢心,甩了老太太。”在她的好说歹说下,我答应了。

晚上我便到丽华家,约上她一块出去。出了巷子,拐了两个十字路口,便看见有一个黑影在那里站着,丽华忙跑上前去和他打招呼,然后向我介绍,这是她的男朋友。我这才知道丽华的用意。

我们三个人在大街上走着,我一个人在前面,他们两个在后面跟着。快十点,她才和她男明友分了手。在回家的路上,我便严厉地告诉她,现在是上学阶段,不应该谈恋爱,会影响学习的,更影响我们以后的工作分配。“你怎么像个老太婆一样,婆婆妈妈的。别为我担心,我职高毕业了,老爷子就托人给我安排工作了。”

从那以后,我便成了他俩的挡箭牌,兼联络员。我也为我给她打马虎眼而愧疚,因为欺骗了一位善良的母亲,让丽华的婚姻走上了不幸福的结局。如果我当时和阿姨站在一起,劝说丽华理智地考虑问题,也许事情就不会是那个走向。

丽华的男朋友是位回民,在我们那里,回民不允许找汉族姑娘。她男朋友是家里的独苗,他爸爸早就在老家相中一门回族亲事,就等他们到结婚年龄办喜事,压根就不同意这门亲事。

丽华刚开始瞒得很严实。直到有一天,我们三人像往常一样出门,可我走到半路上肚子疼,便跑回了家。也就是那天,丽华回来得很晚,她妈妈等着急了,便来我家找丽华,一见我在家,便问丽华上哪里了,我看是瞒不住了,便说我拉肚子提前跑回来了。她便要去巷口等丽华,我陪着阿姨一块去,还没走出巷口,便看见丽华和男朋友手拉着手走着,让我们撞了个正着。

丽华还没反应过来,阿姨已经气得脸都通红了,我赶紧拉着利华,跟着阿姨回了家。从那以后,丽华妈妈便不让她出家门,丽华又哭又闹,她妈妈好说歹说,她都不听,最后躺着不吃不喝。她妈妈见熬不过她,便放丽华出来,丽华便迫不及待地去找她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也在经历着家庭的逼婚。就这样僵持了一年多,丽华的工作解决了,在一家企业工作。双方家长扭捏不过他俩,便答应了他俩的婚事。丽华很高兴,要我当她的伴娘,我便答应了,在我的祝福下,他们终于走在了一起。


刚开始,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很甜蜜,虽然双方家长由于宗教信仰的不同有点分岐,但一点都没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可就在孩子三岁多时,企业下岗的春风吹到了天水市,各个企业都面临下马,我和丽华的单位也不例外,丽华和爱人都同时下岗了,孩子又小,家庭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从国企找工作是不可能了,各个企业都面临倒闭,人心惶惶;从私企找工作,招收单位选人细,工资又低。她爱人下岗了,不想让丽华家里人知道,出于男人的自尊心和面子硬撑。丽华在她妈妈朋友帮助下,找到了一份售货员的工作,但工资很低,常常月底都挨不到发工资。她的爱人也一天一天地变得脾气暴燥,两人时常吵架,吵完架就跑出去喝酒。丽华到处托人给她爱人找工作,终于找到了一份给商场老板开车的差使,但工资很低,勉强维持了一年。

生活的压力,使他们的感情也慢慢的淡化了,矛盾越来越多时常因为家里的烦心锁事,闹得不可开交。终于有一天,丽华跑到我家,告诉我,她要去深圳打工,深圳有个私人企业到天水市招工,她报名了。

我问她孩子怎山办,她说她妈妈帮忙看孩子。我问她“那你什么时候走?”她说“明天。”“那我去送你。”她点了点头。

走的时候,孩子哭着闹着不让妈妈走,丽华的妈妈只能带孩子到外面躲一回,好让孩子别闹。丽华看着孩子和妈妈的背影,眼泪扑剌剌地流下来,我也难过得不知道怎样劝她。突然,她用手背擦干了眼泪,倔强地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家门,我跟在她旁边,接过她的行李箱,把她送上了去深圳的列车。

一个从小抱着金饭碗长大的孩子,竟然走上了这条路。我也只能祝愿她这一路平平安。

就这样,丽华在深圳干了几年,我也时不时抽空去丽华家,看看她的孩子和母亲。几年后的一个新年,丽华回家了。我俩又见面了,她看起来很憔悴,我便问她深圳的情况。她说工资不高,活很累,没日没夜地在工厂里加班,腰和颈椎已经落下了毛病。这次她辞了工作,可回来又呆不住,准备去北京做家政,家政的工资高。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她看起来很疲惫,我又问了她和他爱人的事,她说:“就那样,不是为了孩子,早离婚了。”丽华和年轻时相比,变了许多。他俩的海逝山盟,也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荡然无存了。

她又问我的情况,其实我也比她强不了多少。我说“你有人看孩子,我不行,每天做一些小本生意,也紧够吃饭,先这样维持着吧。”她说:“咱俩一块出去打工吧,在外面我挺想你的,一块出去也相互有个照应。”我说:“这样吧,你先去吧,等我孩子高考结束了,我就去北京找你。”她兴奋地抱住了我。

我们又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那些事好像就在昨天一样。年过完了,丽华又要出门打工去,我依然送她到火车站。

日子就这样照例一天一天地过着,孩子的高考也结来了。丽华打电话说,她已经给我联系好了工作,让我马上来北京,我便离开家乡,走上了打工之路。


我和利华一到休息日,便一块去玩,逛公园、吃饭,玩得很开心,忘记了在客户家的疲惫和不快。我每周都盼望着星期六,日子也过得很充实。

有一天,丽华突然打电话说,她这个星期六不来了,让我一个人玩。我说“你不来了,我上哪玩去。”她说:“上公司,公司里休息的姐妹多着哩,可以搭伴一块出去玩。”我很失望,但也没办法。一连几个星期,她都不露面,我有点火急了,便打电话“你要是这个星期再不来,我准备回家不干了。”她一听这话便急了,说:“好了,这个星期我来,咱们见面谈。”我说:“这还差不多。”

星期六这天,丽华打扮得花枝招展,满脸欢喜,像换了个人一样。我惊呆了,便说“丽华,几天不见,遇上什么喜事了,精神头这么好,象换了个人一样。”她便坦率地说“我交男朋友了。”

我说“你疯了,你是是一个有夫之妇,你有家庭的牵伴,他呢?他知道你的情况吗?一旦你俩都陷进去了,他能给你未来吗?”丽华说“我没考虑那么远,我只知道我和他在一起,聊天、下棋,很快乐,忘记疲惫。累了,靠在他的肩上,感到很温暖、很安全。他教我很多我不会的东西。总之,任何人都给不了我的,他能给我。”

我又问“那他的情况你了解吗?”她说:“他比我大十几岁,老诚,干练,会照顾人,他的妻子有病。”“那你们这样,将来怎么办?”她说“我没想以后,只想现在,在我无助的时候,有个人能关心我,在我伤心的时候,有个人能哄哄我,在我疲惫的时候有个肩膀让我靠靠,休息一下,就足够了。”“傻瓜,这样下去,有朝一日走不到一起,受到的伤害会更严重。”她无语了。我为丽华捏一把汗,但愿这一天不要到来,不要让她再一次受到感情的创伤。

她这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从轰轰烈烈的恋爱,到孤独外出打工,这一路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扛。从一个娇滴滴的小公主,变成了一个不怕苦,不怕累的强女人,真的很不容易,也很无奈。

这种日子就这样过着,丽华也好像沉浸在这种甜蜜中,好像又找回了她所失去的一切美好。我不忍心打破她暂时的梦想,即使我知道不可能长久,但也不愿打破它,她太需要这种关心和温暖了。

可好景还是不长。有一天丽华打电话约我见面,她脸色很憔悴,精神一点都不好。我担心地问她:“丽华,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她背着我,怕我看见,但我感觉到,她此时已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说“他走了。”

“上哪了?”“回老家了,我们俩的聊天记录,让他小孙子玩游戏时看到了,告诉了他爱人。他爱人和他闹,没办法,他的孩子们让他暂时带妈妈回老家,等过一段时间再回来。”“那他就这样丢下你,一声不吭地走了?””那倒没有,临走的前一晚上,他约我见面了,告诉了我。他说他但凡有一点点办法也不会走,他不能丢下他有病的爱人不管,他不能让他的孩子们作难,他选择了带着爱人离开。但他说他永远都不会忘了我,不管距离多远,我永远都在他心中。”“那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那倒没有,但他疯狂地吻了我,我能感觉到,这是跟我的最后一次决别,他让我永远地记住他,同时,他也会永远地记住我,记住这个时刻。”

看着丽华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既心疼,又生气,说“你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这份感情终究是这样的结局。”丽华又说“我也知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爱得那么强烈,我真的很依赖他。我不想让他伤我,也不想我去伤他爱人。”

看着丽华,我又一次替她难过。但愿丽华能尽早从那个人的迷雾中走出来,忘记这份感情,忘记这个不该爱的男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赵新亚
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生于1970年。曾是一名下岗女工,从事过很多职业,2013年来北京从事家政行业,并参加富平家政文学会,获得两次优秀奖章。现在是一名家庭老年护理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