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监狱”阿根廷:在夹缝中艰难呼吸

Allison Herrera · 2019-07-22 17:45 · 尖椒部落原创翻译
摘要:阿根廷,有着严格的堕胎法。除少数例外情况外,阿根廷禁止堕胎,许多妇女只能去寻求使用非正规的堕胎方式。在这个以天主教教徒占多数的国度里,随着近年人们不断努力,堕胎合法化运动已经取得进展。

时至今日,堕胎议题已经是全球热点话题。

去年5月,爱尔兰投票决定废除堕胎限制;今年4月,卢旺达总统赦免了367名因堕胎而被监禁的妇女;在意大利,堕胎是合法的,但大多数医生拒绝执行堕胎;荷兰的远程医疗服务,可以帮助世界各地无法获得堕胎服务的女性;在美国,几十年来,堕胎一直是合法的,但一些州最近开始立法禁止或限制堕胎。

阿根廷,有着严格的堕胎法。除少数例外情况外,阿根廷禁止堕胎,许多妇女只能去寻求使用非正规的堕胎方式。在这个以天主教教徒占多数的国度里,随着近年人们不断努力,堕胎合法化运动已经取得进展。

乔安娜的艰难决定

乔安娜,今年27岁。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宜诺斯艾利斯念大学。乔安娜的身体并不是很好,她无法想象自己怎样生养第三个孩子。

去年春天,乔安娜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左思右想了很久,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堕胎。


乔安娜,图片来源:pri.org

5月的阳光很好,街道上的人群熙攘攘。乔安娜来到卡萨·福萨诊所。卡萨·福萨诊所位于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那是一家小诊所。

在诊所的等候室,阳光撒在乔安娜的脸上,她说道:“我很紧张,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让我保持冷静。”

出于安全原因,诊所没有使用乔安娜的全名。 

去年4月,乔安娜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打电话给当地的妇女危机热线求助。乔安娜说:“我想去一个不会评判我的地方。我不想浪费时间,我必须要快速行动。”

求助热线向乔安娜提供哪里可以获取终止妊娠的药物,并告知了她服用药物的后果。

乔安娜按时按服药后,感到恶心和虚弱。她发烧了,可妊娠并没有停止。乔安娜有点害怕,她就找到了那家小诊所。堕胎手术要收费250美元,这不是一笔小费用,但乔安娜还是决定堕胎,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再多照顾一个孩子。

“我已经要两个孩子,不想再要了,这已经挺好的啦。另外我需要专注学习,才能获得学位。所以,这(怀孕)不是计划好的。我不能想象再生一个孩子,我没法面对这种情况。”

法律的空隙

除非是强奸、乱伦以及妇女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否则,堕胎在阿根廷是非法的。尽管如此,还是有办法绕过法律。


弗吉尼亚·布拉加(左)是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卡萨·福萨诊所的心理学家
根据ILE协议,布拉加医生筛选人们是否可以进行堕胎
图片来源:Florencia Trincheri / The World

弗吉尼亚·布拉加是卡萨·福萨诊所的心理学家: “我们认为,如果一个女人不想继续怀孕,如果你不帮助她,她就会处于危险之中。”

布拉加说:乔安娜说她无法照顾另一个孩子,这意味着这个孩子将她置于危险之中。 因此,根据法律规定,乔安娜可以获得所谓的ILE协议,即合法的妊娠终止。

“是的。 根据阿根廷刑法第86条规定,堕胎可能是合法的。“

布拉加解释说,法律允许医院和医生考虑怀孕妇女健康的整体情况,健康包括心理健康、社会健康以及身体健康。

但她说并非所有医生都以这种方式解释法律。


埃达·埃巴德·莫内蒂博士是市立胡里奥博士医院的主任医师
图片来源:Florencia Trincheri / The World

在胡里奥博士医院,医生们按照法律不做任何堕胎手术。主任医师埃达·埃巴德·莫内蒂博士说,她不会进行堕胎手术。

在埃达·莫内蒂博士的办公室里,阳光照进整个房间,墙上挂着十字架。她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非常反对堕胎。

“如果你杀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长大成人后,ta可能是一位伟大的父亲或母亲,或者能成为一位能够治愈癌症的科学家。杀死受精卵也是一样,有一天Ta会成为某个人,你在杀人。“

在胡利奥博士医院,即使是因强奸怀孕或者因怀孕会导致死亡,医生也不会给堕胎,他们会将妇女转介到其他医院或其他医生。

堕胎的罪与罚

在阿根廷,堕胎已被定罪100多年。1921年,对法律进行了修订,允许在母亲的生命受到威胁或妇女遭受强奸或乱伦而怀孕时例外。


埃斯特·索杰(右)和玛塞拉·拉科莫
她们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外洛马斯·扎莫拉的一家政府办的门诊工作
每周,她们都会看到数百名妇女来这里进行健康检查、测试和堕胎
图片来源:Florencia Trincheri / The World

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外的一个小社区洛马斯·扎莫拉,埃斯特·索杰在那里的政府诊所工作,她希望看到堕胎合法化。

Soaje说:“阿根廷的妇女就生活在'产妇监狱'里,她们可能不想生养那么多孩子,(但不能堕胎,)还有一些妇女甚至不认为堕胎是一个选项。 这就是我们争取合法堕胎的原因。“


弗吉尼亚·布拉加是喀萨· 福萨诊所的心理医生
她背包上的绿色围巾表明她是堕胎权利的倡导者
图片来源:Florencia Trincheri / The World

去年,阿根廷国会就一项堕胎合法化的法案进行辩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成千上万的堕胎权活动人士走上街头。他们把背包和手腕上都系上绿色围巾,绿色围巾已经为堕胎权利倡导人士的一个链接。

他们行走,他们吟唱。 但这项法案最终没有通过。

法案的反对者走上街头庆祝这项法案没有通过,他们在街上挥舞着蓝色围巾,他们的口号是“拯救生命”。


伊内丝·菲斯特与瓜达卢佩·巴塔兰在一起,她们都是母亲守护者组织的一员
这些年轻人认为无论出于任何理由,堕胎都是违法的
图片来源:Florencia Trincheri / The World

瓜达卢佩·巴塔兰是一名年轻的运动者,她是母亲守护者组织的一员,该组织成员以携带蓝色手帕着称。

巴塔兰不觉得阿根廷国会有权力讨论堕胎问题。

巴塔兰在母亲守护者的办公室里用西班牙说:“这场关于堕胎的辩论不符合宪法,我们不能辩论已经立法的法案。”

她松了一口气

为了从工作中抽身,乔安娜告诉老板她要去看牙医。而且,她的同事也不认同她的做法。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卡萨·福萨诊所里,乔安娜和母亲一起坐在等待室中,正准备回家。

“我这样做是否可以?”

“即使我确信这对我来说也是对的。”

乔安娜说她都有点怀疑堕胎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她说她最终还是为自己松了一口气。

这一过程并不轻松,但还好有那些可爱的人与乔安娜相伴,那些支持网络陪她度过了这一艰难的过程。

原文链接:https://www.pri.org/
作者:Allison Herrera
翻译:王小嗨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编译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