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工爆家政行业内幕,入“坑”请谨慎

马湘湘 · 2019-08-05 18:26 · 尖椒部落原创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是一名家政工,在工作之余,我把家政公司各种变相搜刮、涨价的手段写出来,就是为了让从事家政服务行业的劳动者了解这个家政市场,了解家政公司设计的各种“坑”。

本文图片来源:unsplash.com

我来自黑龙江省偏远的北疆煤城双鸭山市,在2005年为了脱贫,离开家乡进京打工,从事家政服务工作。我一手拉一个拉杆箱,一手拎个包,背个双肩包,城市人称呼我们是“拎包族”家政工人。

那时北京的家政公司收取家政工人的服务费是每月工资的20%,按月收取,也被称为“月收”。工作人员介绍一个家政服务员上户,家政公司奖励介绍费50~100元。

记得在2011年的一月份春节前,我经家政姐妹介绍,来到马脸道的太甲峰家政公司找工作,一进公司就看到门上写着:保管好自己财物,丢失公司概不负责。

客服店长很客气地介绍公司的收费程序:“一年只交一次的服务费,是工资的20%。”我想,比起别的家政公司一个月一扣的服务费,还是便宜些。

“自办健康证,洗澡20分钟内10元;住公司,铺地垫盖被子,费用一年是50元;宿费一天一结,睡床10元,地垫5元。如果有了客户,会优先推荐,上户费是50元;试用期一星期内免费换,超过一星期换户费是50元。”

“洗衣服按大小收费,2~10元;洗脸刷牙的用水费每天1元;如果是夏天,空调费每天每人加5元。“

没过几天,就有客户在这家公司的网络平台上找住家阿姨照顾小孩。客服说要求春节期间不回家,我过年就不回家,所以就交了50元的“优先”推荐费,又交了一年的服务费,李店长就把我“推荐”过去了。

每到春节前都是“用工荒”期,家政公司的单会比平时要多些。店长帮我拿着箱包,和我一起去客户家上门签单。签完单,李店长收了一年服务费1580元。


客户家的小宝宝九个多月。宝妈是吉林人,从事教育方面的工作;宝爸是山东人,是北大毕业的,在国企公司任部门经理。

客户家的房子不大,68平米,二居一卫,卫生比较好做。孩子姥爷,七十多岁,和宝爸住一小居室,两个单人床。我和宝妈住在大居室,一个大床。

我每天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宝宝,洗尿布、为宝宝清洗身体、给各种宝宝用品消毒。有时候,我还会给宝宝讲故事书、唱儿歌、读古诗。

晚上,给宝宝洗完澡后,我都会给孩子做抚触按摩。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哄宝宝睡觉了,我才能休息。凌晨二点或三点左右,我要起床给宝宝冲奶。

工作虽然辛苦,但并不是全部的活都要我一个人干,客户一家人都会帮忙。没做几天,我就收到李店长的短信:“如果这家干的不顺心,一周内回公司免费换。”

宝妈也接到李店长的电话,她喜欢免提接听电话,所以我也能听得到:“阿姨行不行?如果干得不行,一周内免费换,超过七天后要收取50元的换户费。”

客户回答:“阿姨工作很好。”

春节期间有法定假日,我都没休息,客户给了一千元。

宝宝一天天地长大,转眼就一周岁了。我扶着孩子小手,孩子都能自己走路。宝宝健康成长,客户一家人都很高兴。

孩子姥爷夸我做饭好吃,尤其是包子、饺子、烙饼夹酱牛肉、酱肘子。他们说我做的酱肉比市场买的好吃,馅饼、炸酱面也做得很棒。我还给他们做家乡的美食:西红柿牛腩烧土豆块、红烧排骨炖豆角、红烧肉、豆角焖面、东北的凉拌菜、肉皮冻等等。

虽然工作忙碌点,但看到小宝贝一天天地长大,我就很开心。

不知为什么,我每个月都能接到李店长发来的短信:“公司又有新的客户来面试,你回来换户吗? ”

有时,我还能听到李店长打电话给客户:“阿姨工作怎么样?如果不好,公司还有新来的员工可以换。”客户说:“挺好的。”


“五一”国际劳动节有法定假日,我就休息了两天,与公司的姐妹们去逛街、逛公园。

5月3号的早上,在回客户家的路上,我接到李店长的电话,让我收拾箱包回公司,下午面试新客户。9点钟,我到了客户家,客户就通知我下户,结算工资。

我说:“你们今天通知我下户的,‘五一’法定假日,应该有我一天的工资吧!”宝妈又给了我一百元,我还要交50元的换户费。

我收拾完我的衣服,一手拉着拉杆箱,背上双肩包,手上拎个包。正准备离开,孩子的姥爷走过来说:“我把你送到公交车站吧!”我说:“谢谢你了。”

在路上,老人说:“我不知道她们要换你是什么原因?你干得挺好的,但昨天你们公司派来一个新的。”

我回答说:“干我们这个行业的,今天是你在这里工作,也许明天就不是你了,这个职业就是这样的,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公司安排人来,客户说让你走就得走,习惯了就不稀奇了。”

我知道这种情况是不用任何理由的。对于从事家政服务行业的人来说,遇到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习惯了这个职业,就要准备着随时都有可能失业,也随时准备着家政公司的“召唤”,签新单换新客户。总之,干一天就混一天的工钱。

我回到家政公司后,与三个家政姐妹共同面试了一个新客户。客服要求阿姨住在家里,普通话还要标准的。她让我们每个人都唱首儿歌,再念首唐诗。

我是高中毕业,还会点英语,教小孩还是没问题的。最后,客户选择和我签单,交一年1580元的服务费。不到半年时间,我又为家政公司增添了一笔经济收入。

签完单,我又拎上箱包,坐上客户的宝马车,继续干住家的家政服务工作。


如果是阿姨工作干的不好,客户可以给家政公司打电话要求换人。可是家政公司客服却主动给客户打电话,就是为了让客户频繁换家政工,好收取更多换户费。她们同时还给家政服务人员发短信问:是否回公司再换新客户?也是为了给家政公司多签新单,并收取新的客户服务费。

当走进家政公司时,我们就早已掉进家政公司设计好的“坑”中。我们是一群行走在“坑”中的劳动者,无论怎么走,也走不出那些陷阱。为了脱贫,我们不得不干,只能在“坑”中继续行走。

这是一场家政公司操纵客户和家政工人的游戏。从事家政服务工作这么多年,我基本上摸清了这些游戏的套路。

注:本文公司名称为化名。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 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马湘湘
我上学时喜欢读席慕容的诗《无怨的青春》。高中毕业后从事餐饮行业,把食物做成美味是我最开心的时刻。生活就是美食,美食也是艺术。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