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狭窄逼仄的出租屋里,实现理想

洁米 · 2019-08-19 18:46 · 尖椒部落原创
摘要:本文为“我的廉租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哪怕过着困顿的生活,我也要为自己的理想努力,不放弃自己的未来。

外面世界很精采,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为什么我要跑到深圳这个地方呢?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等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跑到深圳了。

追根究底,我想,背后缘由应该受到我表姐芳芳的影响。

芳芳姐在深圳打工的第一年春节回家,给我们眼前一亮的感觉:她说话的语调、光鲜的穿着就和电视里的人一样。对我们这些乡下人来说,这真是不可思议。

我虽然大学毕业,回到家乡还是找不到工作。因为家乡经济落后,想进个工厂都还得托关系走后门。 

听芳芳姐说在深圳工厂上班的日常生活,我妈觉得还是在大城市工作好找些。她赶紧跑到我姑姑那里,叫芳芳姐春节回深圳把我也一起带出来。

就这样,1997年过完春节,芳芳姐带上我来深圳了。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深圳找农民出租房

来深圳的第二天,芳芳姐带我到外面找租房。行走在吓屋村的各个狭小的过道里,我问芳芳姐:“深圳这么有名的城市,怎么还有这样土的名字,虾屋村,还不如我们村名‘观美村’好听呢!” 

大芳姐看了我一眼,说:“你不是知道深圳以前就是一个小渔村吗?改革开放后才发展成这样繁华的。”

“对对,如果我们家也能发展成这样就好了,我家那么多房子,我也就不用到外面租房了。”我赶紧用讨好的语气跟芳芳姐说。

“这几天,你可以先和我一起住,厂里开工,员工们都回来了,就不给外面的人进来住了。我们在这几天要把房子找好,安顿下来。我陪你看看附近的工厂有没有招工的,你先去做做。等我们工厂招人了,再让你过来。”

我们一边走,一边看两边墙贴着的招租广告,有用电脑打印的,有是手写的,租房情况也各种各样的都有。对于我这个没有出过远门的乡下小姑娘来说,要求不高,能放一张床就可以了。我心想:反正白天去上班,不就是晚上回来睡一觉吗,便宜就好啦。

“哇,这个就很合适我。本栋7楼有单房出租,限女性。”我急忙拉着芳芳姐,指着我身边的那个招租广告给她看。

“走,上去看看。”芳芳姐拉着我一起走向楼梯口。我们俩一鼓作气跑到了七楼,已经到最后一层了。

顶楼一共住两户,一户门关着,另一房开着门。开门的屋子旁边就是一个空旷大天台,里面有一个年轻妇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在天台空中,拉着密密麻麻的绳子。妇人穿梭其间,晾晒着衣服。她看到我们时,用带着浓重广东口音的普通话问我们找谁。

芳芳姐说:“我们想租房,上来看看房子,你是房东吗?”

那妇人用衣服擦了一下手,拉起身边的孩子走过来,对我和大芳姐说:“是你们两个合租吗?”

“是的,我们能看看房子吗?”芳芳姐说。

青年妇人领我俩穿过开着的门,到里面的一个房间,看到地上零乱的小孩玩具,我知道这是青年妇人的卧室。

这是一套一房一厅的房子,卧室是单独的。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客厅,被几张面板隔成了两张房间和一个窄窄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厨房和厕所。

妇人间指着靠近厨房的那一间说:“就是这间要租出去。”

我伸头进去看了看,四面全是墙,没有窗户,只有门口透进来的一点光亮,这个小房间大概只有7个平方,只要有一盏10瓦的小日光灯就足以把它照得明亮。

芳芳姐四周看了一下,问那妇人:“这里现在住了几个人?”

妇人说:“如果你们要来,共有六个人。我们家三个,住在里面的那间卧室,平时就我和小孩子。我家男人在外面开货车,几个星期回来一次。靠外面的一间已经租了出去。”妇人指了指租出去的那间房门,上面挂了一把挂锁,继续对我们说:“这间也是住了一位小姑娘,很文静,白天上班,晚上很晚才回来。我看你们两个小姑娘年龄不大,不如住到这里来安全,全是女的,起居方便。楼顶上还有这么大空间,平时活动和晾衣服也方便。而且我的房租也便宜。”

“一个月租金多少钱呢?”我抢在芳芳姐答应前赶紧问。我来到深圳时,我妈把我家所有的存折都取了出来,加在一起还不到1千元,全让我带来了。在工作没有找到之前,我可得省着点花。

“加上水电费200块吧。”

“能不能再少点,150怎样?就我一个住,她住在工厂里。”

房东妇人看了我一眼说:“好吧,如果以后大房东要涨价,我们再商量吧。” 

             

渐入佳境

长这么大了,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从此以后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了。面对这三面是墙的小房子,我想着怎样再改造。虽然芳芳姐说没有必要,她认为是租来的房子,也许住不到几个月就要退掉。但我想,如果这个小租屋不装饰一下,还比不上我家乡的猪圈,至少我家的猪圈还开了两扇窗。日子再怎么艰难,我也要使生活有些质量,至少让这个小屋充满希望和温馨,不能辛苦了一天回到小屋里,还有一种失落感。

于是趁芳芳姐还没有开工前,我让她陪我去文具店买了几张大白纸和一盒彩色笔。然后又找到了一家灯饰店,买了一盏小台灯和一小串小黄彩灯,就是像人家挂圣诞树那种,一闪一闪的。去了二手家具市场,买了一张木床和一张小桌子,总共花了三十八块八毛钱。我还向店老板讨了几个空纸箱,准备把衣服和杂物分门别类的装纸箱里,然后再塞到床底下。

把白纸贴到墙上后,我用买来的彩笔在白纸上画上了一扇窗,在墙上画上一条蔚蓝河流,河流的两边是缤纷的树林,还有一片阳光照在河流和树林上面。小方桌摆在窗的下面,台灯放在小方桌的上面。

台灯打开,房间干净明亮。黄色串灯一亮,房间立刻营造出舒适的温馨氛围。芳芳姐用不在意的眼光四周扫了一扫,感慨地说:“哇,40块钱买来的幸福呀,看起来经济又实惠,就是不知道能住多少天。”

“有了家,再找一份工作,未来生活就充满了阳光和希望,想象一下,下班回到家里洗个澡,站在这暖黄色的灯光下,是不是显得楚楚动人。”我拍拍芳芳的肩膀道。

“行,楚楚动人,到时候不要向我哭诉想家。”


入住阶段,基本矛盾

因为是合租房,厨房和厕所都是公用的,每天早上有排队上厕所的情况。烦躁的等待,使我脑海中对生活场景文艺美好的幻想,变得暗淡无光。

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我想像的那般美好,特别是住在我隔壁的室友,每天早上会在我们洗漱前,要拉一泡不合时宜的屎,让我们在臭气熏天的厕所,开始崭新的一天。因为跟她还不熟悉,只好憋着气,忍受着,心里想等那天有机会再跟她说一说。

还有我们房东,晚上总是喜欢把厨房和生活垃圾放在本来就狭窄的走廊上,晚上出来上厕所不小心就被这些垃圾绊到。有时我实在看不习惯,憋着气帮忙送到楼下垃圾堆,她也没有说声“谢谢”之类的客气话。

我对前来看我的芳芳姐和她的男朋友,抱怨说:“你看这三面板壁隔着邻居,隔壁人家的声音丝豪不漏全部传到这里,训斥孩子的声音、收音机的相声和电视机里的球赛声。从走廊和厨房那边,常常钻进各种各样的气味,鱼腥、肉香、葱、蒜......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呀!”

芳芳姐说:“那你想怎样?这150元的房租,还想住上小区房?好好工作呀,祝你早日换个小区房。”那时深圳的小区房还是很便宜的,二十多万就可在福田中心区买一套像样的小区商品房。 

芳芳姐他们来过的第二天早上,我赫然发现一张纸条贴在门上:“请不要在房间内抽烟!”

这肯定和我同住一厅的室友贴的,因为房东他们一家住在卧室,晚上门一关,基本上不会受外面的燥音和气味影响。

嘿嘿,这烟味可比你那屎臭味强。于是我也回赠了她一张纸条,贴在她的门上:“请克制一下每天早上厕所里的臭气。”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了,我坐好准备,等她过来理论。

中午时出门去找芳芳姐告状,在楼梯口碰到了我的室友,她看了我一眼,没有想跟我说话的意思。

没想到芳芳姐听了诉说后,却教训我说:“你不应该那样,人有三急,谁能控制别人的拉屎放屁?你不能每天早上早半个小时起床吗?再说,昨天晚上应该阻止我男朋友在房间抽烟的。想想你平时抱怨厨房里的臭味钻进小房间的味道,这烟味也同样会传到她的小屋,而且这烟很难散发。下次看到她时,要跟她好好道歉。”

“要说你说,反正我已经跟她杠上了。”我不满地对芳芳姐说。

那两张纸条在我们各自的心中,就像我屋里那扇打不开的窗。

矛盾最终还是因为我的小盆栽而爆发。我上班前就把它搬到窗台上透透气,想给它沐浴点阳光。这窗子正好落在我那室友的一面墙上。没想到,晚上我回去的时候,盆栽已被打翻在地上。这个人有点过份了吧,需要这样吗?

我走到她的门前,先深深吸一口气冷静,免得让她觉得我没有修养,再抬手敲了敲门。里面有一阵动静后,门开了。这是我三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她房间里的摆设。

当她打开门的一刹那,我私下就单方面原谅了她一半。她的小屋非常简陋,就是一张床,一个书桌,书桌上堆着快要到天花板的书和杂志。我想她一定是个爱读书的女孩,我自己也喜欢读书,所以我喜欢读书的人。

她手里还端着快餐盒子,看到了我,有少许吃惊,然后用平静的语气问我:“有事么? ”

“我想问,我放在你窗台上的那盆花,是不是你开窗户时候推下去的?”我放缓了平时说话的语气。

“没有,我今天没有开窗,我回来时就看到那花盆倒在地上了。”说完就把她的门关了。一个冷漠清高的女孩子。

我悻悻然地打开自己的房门,然后重重地关上。隔壁传来大姐教训孩子的声音。

暖黄色的灯光充满了整个小屋,我突然间有些迷茫,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呀,我的未来在哪里呢?我要努力,尽早搬离这个四面不透气的小房子。


变态邻居半夜撬窗

一天半夜,突然间听到隔壁传来“啊!有小偷,有流氓”的叫声,并猛拍着我这边的墙。我一边大声询问,一边穿好衣服打开门,看到了她已经簌簌发抖地站在我的门口。里面房东大姐也跟着出来看情况。原来有人在天台上用棍子撬她的窗户,听到她大声地呼叫后,丢下铁棍跑了。

那个晚上,她因为害怕,问我,可不可以来我的房间住一个晚上。然后,我才知道她叫雯雯,来自湖南农村,和我的经历差不多,在故乡找不到合适工作,就跟着老乡来到深圳了。现在在一家外贸公司做外贸跟单员,但她心中的理想是做一名中学教师。

她来深圳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她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就到外面补习班补习,准备参加下一场研究生考试。当她知道我和她情况相似时,就说,深圳这个地方,机会比内地多,只要你肯努力,有能力,你就有机会;既然我们都没有后台背景,那我们就靠自己来拼一拼。并且她鼓励我,晚上和她一起去补习班学习。

和雯雯熟悉了之后,感觉生活突然间充实了很多,工作学习塞满了我们一天的日程。休息天有时芳芳姐过来,我们仨人结伴去菜市场买菜,回来跟房东大姐学着做。小屋充满了欢声笑语,有了幸福的生活气息。

芳芳姐知道我和雯雯一起加参加补习班的学习后,她也开始买书自学了,只要休息天就过来和我们一起学。她想考个公务员证。我们仨人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相互鼓励,相互督促。

有时我们把小书桌搬到天台上看书,楼下的邻居上来晒衣服时,他们也会压低声音,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偶尔也会伸头看看我们看的什么书,并且还表扬我们是有志向的姑娘。

自上次半夜撬窗事件后,我们仨人一致认为那晚上撬窗的人还会来第二次的。因为他是个变态狂,我们时常有丢内衣的现像,偶尔听到楼下领居抱怨说,有人经常会拿错衣裳。

估计这个人已经了解到了我们这里住户的情况。如果是偷东西,没有必要冒跑不出去的风险,到最高一层来撬窗。所以,从那以后我和雯雯睡,一来可以彼此壮胆,二来我们要一起对付那个变态。

我们从菜市场买了一把切西瓜的长刀放床头边,又在空的纸箱里放着我们从外面捡来的空啤酒瓶。

终天有一天半夜,我们刚躺下不久,就听到窗外有摸摸梭梭的声响。我和雯雯相互握了下对方的手,然后把头靠在一起低语了一下。感觉到外面的人开始要撬窗时,我们俩悄悄地下了床。

雯雯一手握住两个空瓶子。我摸到了那把西瓜刀,悄悄地走到门口,拉亮天台的灯,猛喊一声:“砍死你这个变态狂!”长刀在我的手上左右击打着门框,雯雯把手中的空瓶子奋力的砸出门外,落到地上。“哐当,哐当”和“抓住变态狂”的声音,把几层住户全部吵醒了。

这个人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早就对他有了防备。他惊慌失措,连跨带跳地在楼梯里狂奔,还没有跑到楼下,就被二楼的住户给擒获了。原来这个变态狂,也是和我们住的同一栋楼,怪不得每次看到他上楼晾衣服时,都东张西望的。

有一次,我还跟雯雯说,他很可能就是那个变态狂,雯雯也说像。这次终于被我们逮个正着,在他的房间里搜出很多女性的衣裳。我们把他交给了楼下的联防队,并通知了房东,不要让他再租这栋楼房。


邻居像亲人一样,助力我们实现理想

不知不觉一年就过去了,我们认识了这栋楼的每层住户,大家都成了熟悉的邻友。

“笃笃”走廊里有人敲板壁,邻居大姐隔着板壁喊:“出来喝点凉茶吧,我刚煮好!”

“呀,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呀?”她是住在我们楼下的大婶家的孙女,“姐姐,昨天幼儿园教了我们一首新歌,我唱给你们听。”

“唉呀,你怎么又跑到姐姐这里来了,不要影响姐姐们学习,快点回家去,要不然姐姐们不喜欢你了!”这是四楼那位爽朗大姐的声音。我们的生活如常地进行着,四周各种嘈杂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变得亲切。我想对他们说:亲爱的邻居们,你们按照你们的节奏生活吧,我们也是你们中间的一分子,我们将不辜负你们像亲人一样对我们的期望,会努力前行。 

最终,我和雯雯都告别了那间小屋。雯雯终于实现了她的理想,在深圳当了一名教师。我现在也搬进了属于自己的一间宽敞安全的小区房里。 

感谢给我温暖的出租屋邻友们,我会永远记得你们。在这里,我学会了成长。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我的廉租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洁米
一个性格开朗,爱好看书交友的职业女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