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我想起当年那个和我通信的男孩……

上弦月 · 2019-09-13 18:4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临近中秋,明月渐圆,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照了江南又照江北,一路温柔撒遍九州。明月何曾是两乡。


本文图片如无说明均来自网络

那一年,还是初中一年级吧。北方的秋天来得早,在萧瑟的景色里,高大的梧桐树落下的叶子扫也扫不净。快放学了,我在门卫室收到一封信。

之前偶尔有信件,里面都是爸爸熟悉的字迹。这一封却不知道是谁的,地址和爸爸的一样,陌生的笔迹工工整整,很是好看。

我心里忐忑不安,怕爸爸去做活的那个地方不安全,晚上总是做梦看见悬崖。因之前听去广东打工回来的人说那里很危险,建桥建矿,说晚上还有大山里的猿猴啼哭。妈妈总是劝说爸爸不要去做工,换个工作,可是生计所迫,找不到合适的活,爸爸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那天是周五,下午我连最后一节课自习都没心思上了,趁老师走了,忍不住把信封小心翼翼打开,是满满四页信纸,开头写着:某某,你好,很冒昧地给你写信,第一次给人写信,你肯定会觉得很奇怪呢,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好久了呢。很高兴给你写信,不管你会不会回信都不要紧,我很高兴认识你……

因是课间,我不敢仔细看,胡乱翻了一下,大致明白是爸爸那边干活认识的一个朋友的儿子,和我一样的姓。

原来他每次都帮爸爸去寄信,帮爸爸贴邮票,爸爸和其他工人住在学校不远处,每到周日休息,他总爱去跟爸爸一起聊天,爸爸晚上收了工也喜欢和他爸爸一起喝点小酒。他爸爸是老师,家里书多,我爸爸之前也在学校代过课,也喜欢看书,很是聊得来。每次他都喜欢听爸爸讲北方的事情、北方的大雪和一些乡下趣事。

爸爸经常提起我,说和他差不多大,也很会写文章,喜欢看书。说得次数多了,他就很好奇,想要认识一下,一起聊聊书和文字。

他算是我的第一个笔友。在那个通讯滞后的年代,书信往来是唯一的也是最真诚的的交友方式了。


我过了好久才回他的信,那时候快过节了,两封信一起寄出去,一封给爸爸,一封给他。其实我是没钱买邮票。家里写信也算多了,每年都给外地工作的大哥、二哥还有爸爸写好多信,写好去邮局寄的时候才买一张邮票贴上去。

他接到我的回信以后很是开心,每次都早早地就回了信。我总是因为邮票没及时买好,写好很久才去寄出。后又一次过完春节,他给我寄来一张手工画的雪人贺卡和一套邮票,我开心得要命,至今还留着。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共同的兴趣爱好,总让人有写不完的话。一来一往,虽然路途遥远,两个多月才有一封信,但等待的时光是漫长且美好的。我们互相指点学习,分享作文受到表扬的欣喜,分享学校里的各种趣事,分享开心和烦恼,分享南北各季节的景致、见闻……

我总是说喜欢他那边南方的月亮,喜欢看他写茂盛树林间流转的月光。他说我们是同一片天空同一轮月,照了我们北方的月光流转照到他们南方,因为景致不同,所以才感到月光也不同。他抬头望月的时候,我这边肯定也有一样的月色。

就这样,月光照着北方和南方的岁月。在那样的桂花飘落的寂静夜里,月光铺下来,照进雪白的纸,印在笔墨里,一字一句认真写下去,我们就像跟另外一个熟悉的自己对话一般轻松自如,写下洋洋洒洒的长篇字句。


高中三年很快就过去,因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我自动放弃高考,选择先外出边打工边学习,再过两年有点积蓄了,再读书也不迟。尽管家人一直不忍心,为这件事内疚很久,我还是坚持去打工。

他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惋惜。我高中毕业的时候。他已经在师范学校了,他喜欢教师行业,最终选择了广州市里的的一所大学,希望毕业后去大山教书。他说他家乡还有一些大山很是偏僻穷苦,很多老师不愿意去,他要去,提前签了协议,毕业后支教去,暑假也会去山区支教。我知道他是个真诚善良的好人。

第一年出门,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是学校宿舍的,说以后有事情打电话给他,叫我安顿好了一定写信给他新地址,交代我在外好好照顾自己,说的话和我父母一样一样的,满满都是关怀。

那年我去了青岛,因为同学她嫂子在那里,和同学一起去的。同学因为之前做过一年工了,所以工作容易找。我是生手,有些工厂不接受,去的时候好几天没找到工作。开始我住在她嫂子家,后来感觉到她嫂子整天唠叨,咒骂她哥哥,老是跟她哥吵架,说房子贵,花销大,多一个人闲着水电费也多。其实我吃饭都在外面,就晚上回来借住一下,就洗刷下,早上早早就出去找工作了。

我本来就对这些事很敏感,感觉不好意思,连夜找了工作,在一家靠海的饭店端盘子洗碗,工资很低也很累,好在包住。那天一大早我就搬走了,临走我把身上仅剩的一点钱给了她嫂子,写了字条给她,感谢她们收留我。

这段时间,我因为没确定新地址,就没写信给他,写了信之后又没找到邮局在哪,也是因为忙,很久都不曾通信了。

有一个夏天的晚上,一个酒醉的顾客碰到我的盘子,把衣服弄脏了,污蔑我是故意的,要讹饭店给他免费。饭店老板娘把我大骂一顿,还说要扣工资。那一晚,在阵阵海浪里,我彻夜不眠,起身去外面找电话亭。虽然下着雨,排队的人也多,排到很晚,我还是忍不住拨通了那个电话。

电话打到对方宿舍,刚开始没人接,估计太晚了,我又打了一个,这次有人接了,但不是他。对方说他去支教了,开学后才回来。我问:“地址还是那个吗?写信可以收到吗?”对方说可以的。挂了电话,我心里很是失落。

回去以后每天累到半死,海边生意好,游客也多。我晚上就着路灯和月光摸黑写信,打听了邮局,寄了封长长的信出去了。


等学校开学后,我收到他同样长长的回信,说毕业要去大山里支教了,还不确定去哪个地方,要是确定了就写信告诉我,还说以后寄信得换个地址和电话了,等确定了再写信给我新地址。

因为饭店老板娘不允许员工打电话接电话,所以我也没留电话给他,就叫他写信到饭店的地址。没想到后来饭店因为食品事故被查封,我也失业了。

倒霉的是,我接到他最后一封信的时候,里面的新的地址和电话被我记在崭新的本子里,那个本子和耳机一起藏在小包里,被人偷了去。临走的时候,我因为工资原因找过老板娘几次,她把我那一点工资左扣右扣,气得走投无路的我忍无可忍,跟她吵了几句。后来想想,她日后收到信肯定也不会给我了。果然,我后面去过几次,有次遇见老板,他说看到有几封信好像是我的。我问了老板娘,她一口咬定没看见。无奈我只好离开。

在那座城市没待多久,亲戚在上海给我找到一份书店的工作,这回很合我心意,可以看书学习,又有钱。我辗转到了上海,在这之后就日渐和他失去了联系。往他学校写的几封信也被退回了,没人接收,他肯定已经毕业,不在那里了。后来我又试着写信给他那个老家的地址,显示无此地址。这下彻底失去联系了。

后来有了手机短信、彩信,再后来是qq,到现在大家都用微信。尽管现在通讯发达到传输速度无可比拟,但是对我来说,没有哪一种方式像书信那般美好。等待也是一种美好。


如今时隔15年,那些书信往来的青葱岁月,恍然如昨。那年中秋,他信笺上有一篇摘自《读者文摘》的诗《读信》。

我还清楚记得:

于那午后的长眠

开封读你的象形文字

重读时,始觉心香如缕

那站得规规矩矩的方块字

明明是一幅淡墨山水

怎么竟有了光声色味呢

连梦境也寄来了吗

索性便把信写得更长些吧

素笺铺满我们之间千万里的山河

让我从孤灯之夜

一路读下去

一路踱到你长发飘散的

西窗

后来2008年南方大水,听爸爸说,他们曾经打工的一个广东小山村里发生泥石流,村庄和学校一夜间全部被埋了。我查了一下,事故发生点依稀就是当年那个地址,不免心里一惊。

但是我很坚定地相信,他应该在世界上的哪座大山的学校里,平安快乐地生活着。我们也许会见遇见,也许不会遇见了。但这不要紧,单纯温馨的友情永远不会消失,它在人生漫漫路上熠熠生辉。就像临近中秋的明月渐圆,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照了江南又照江北,一路温柔撒遍九州。明月何曾是两乡。

今夜暂且剪一束月光,引领思绪翻山越岭。遥祝中秋幸福!安康!快乐!


照片由作者拍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上弦月
有一颗不老的少年心,自在飞扬。喜欢出发,喜欢离开,一生都能有新的梦想;喜欢读书,手写我心,看清这世间的所有皓月星辰;喜欢民谣,一把吉他,故事配酒。在这美好又遗憾的世界里,为了心中最初的梦想,即使辛勤劳作,也要诗意地栖息于这片大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