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鞋厂女工生活

二三 · 2019-09-25 18: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即使她还在生病,疲惫不堪,也无法继续请假。但是她没有办法,组长也没有办法,大家都没有办法。流水线上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在无数座厂里,在无数条流水线上,既体现了人情的冷暖,也体现了所有人的无奈。

大二那年暑假,我实在想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去学习摄影,做梦都在想。但不好意思让父母承担学业以外的支出,所以就选择去亲戚的鞋厂,找了一份工作。

去了那里我才知道,原来鞋厂是这么复杂的。

那里分很多个车间,每个车间负责不同的制作工序。现在我还能记得的,有针车和成型车间。我当时待的,就是成型车间。而每个车间,又有好多条流水线,每条线负责的工作,也不全相同。每个工种的人数和工资也会有所不同。

我所在的那条流水线工作步骤是这样的:检查鞋子有无不合格品——按鞋码分左右脚——贴鞋垫——装鞋撑——系鞋带——擦鞋(把鞋子表面的胶水和污渍擦掉)——吹焊(用热风把鞋子表面的细毛吹掉)——装标签——装盒。


本文图片来源:纪念碑谷

刚到的时候,组长把我分配到吹焊。由于我速度太慢,鞋子到我这,就堆积到一块,没法往下传,后来就改去系鞋带。

但这期间,组长还是常常会根据线上实际需要,把我调到不同的工作位置。除了贴鞋垫和擦鞋,其余的工种我都有所经历。根据我的观察和亲身体体会,擦鞋应该是其中最累的一项。

当时负责擦鞋的女工里,有一位阿姨也是刚刚被调到这个岗位。她的身体看着很壮实,但工作几天后得了感冒,请了两天病假,就被组长警告说,再继续请假,就要开除她。

第三天,她带病来上工。她经常会趁着没鞋子的时候,趴在座位上休息,很明显的,她很疲惫。但是她没有办法,组长也没有办法,大家都没有办法。

慢慢熟悉之后,我们也会一边工作一边闲聊(以下均使用她们,因为我们那条流水线全是女性)。在闲聊中,我知道了她们基本都是来自云贵川这些地方,她们的丈夫也在这座城市——鞋都,不过在其他鞋厂里做着保安之类的工作。


有一次闲聊,她们提到了自己的年龄,我才十分惊讶地知道,我一直以为和我奶奶同辈的那位阿姨,其实和我妈妈同龄。

不规律的作息,忙起来的时候,常常要加班到凌晨,第二天还是要照常八点半上班;不流通的空气里,刺鼻的胶水和皮革气味;还有难以招架的工作量……这些都是加速人衰老的原因。

这样的工作环境和工作量,大多数人的基本工资才2000来块钱,每只鞋子平均挣半分钱不到,而且不包吃。虽然有员工宿舍,但阿姨们大多都选择和丈夫一起租房住。

据她们说,在每天都需要加班的忙季,一个月能有五、六千,平时基本就三、四千块钱。

而且,如果被检查出鞋子有问题的话(如鞋盒里的一双鞋子不同码数之类),就会全线每个人扣50块钱。


那个时候,我每天最快乐的,就是午休的一个小时,可以待在宿舍里吹空调。

南方的夏天,气温有三十几度。在一层楼几百平米大的车间里,只有几台电风扇,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汗浸湿,又被热气烘干,就这样反反复复。

我强迫自己午休时间一定要睡,无论时间长短,否则下午的时间,一定是支撑不下去的。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当然也不是梦想,而是草东没有派对(台湾的一个乐团)的《烂泥》。

我重复了40几天那样的生活,没有请假,没有休息。每一天,我都是靠想要的那台相机来支撑度过。每次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就鼓励自己,只剩xx天了,撑过去就好了。

最后,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买到了自己想要的相机,开始学习拍照,开始学习后期修图。但我和那里的阿姨们,再也没有了联系。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二三
一名热衷下厨的新职场女青年。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