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旧的出租屋里,我遇见一缕阳光

上弦月 · 2019-10-02 18: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尽管那一晚,窗外下起了小雪,冷风呼啸,吹得木窗呼呼作响,可是屋内桔黄色的灯光和饭菜腾腾热气中的人影,却是满满的温暖。

初到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好久,我才找到一个简陋的旅馆。住了几日,实在囊中羞涩,吃不消每天两百多的房费,我便去中介咨询了一下租房,打算租个便宜的房子固定下来,也好安心找工作。

附近房子都贵得很,挑来挑去我都不满意。胖胖的中介老板娘,扬着高挑的眉毛,不耐烦地推荐了一间偏远老街的瓦房。这里离繁华的市区较远,但由于价格较便宜些,所以很多人和我一样,不辞辛苦大老远到这儿来租房。

狭长的老街真的很老了,青石板的路上布满了苔藓。这里的房子大部分是木式结构的,木窗台、木楼板、木梯、木门……一栋挨着一栋,密密麻麻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有的过道只能容一人侧过。

大多数房子都没有卫生间,远远的弄堂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公厕。上下班高峰时段,那里总排着长长的队伍。

这里住的多半是外来人,还有就是本地的老头老太。他们早晚坐在门口,戴着老花镜,拿着报纸,旁边木椅上摆个掉了漆的收音机,整天听着咿咿呀呀的评弹,过着悠哉悠哉的日子。相比之下,为了生计早出晚归的外地人,更显得疲于奔命,四处奔波。

第一次到这里,我就被弄堂楼上晒被子的老太太弄了一头的棉絮,心里烦透了。四处都住满了人,屋檐下的小小台阶,被一盆盆的葱蒜堆满,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许多的房子都只有小小的窗户,有的甚至一个窗户都没有。即使有些有窗户,也被前面的房子挡住了光线,处在一片灰暗之中。

左拐右拐,我总算找到了住处,跟着满头白发、面目冷漠的老太太上三楼。我们踩着吱吱哑哑的木梯,一晃一晃的,我疑心要塌,气都不敢出。我听着她说些我听不懂的吴侬软语,偶尔夹杂着普通话,我只能一个劲的点头。一路的颠簸让我精疲力尽,只想尽快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躺一会。

穿过一昏暗的走廊,我们总算来到尽头的一个小阁楼。打开破旧的木门,里面一股浓重的霉味直呛得我后退,估计很久没人住了。老太用不屑的眼光撇了我一眼,进去把灯打开,在昏黄的灯下四处环视了一遍,最后把铺在床上的一张半旧的席子卷起来下楼去,在她身后扬起一阵厚厚的灰尘……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满是灰尘和老鼠屎的小桌子,一张破旧的木床,屋里仅此而已。虽在楼上,但是矮矮天花板的阁楼,一点光线都没有,只能白天也开灯。


本文图片来源:dribbble.com    插画师:yogatella

唯一让人稍微心情好点的,是墙上竟然有幅瀑布画。我走近一看,画后面原来好像有个窗,但被几块木板顶住了,有一缕缕细细的光线进来。我顾不得许多,把在车上看过的一摞报纸一一铺在床上,便仰面躺在上面眯了一会。

昏沉中,我耳旁响起楼下嘈杂的人声和锅瓢的声音。傍晚,我被更嘈杂的声音吵醒了,应该是下班高峰期。自行车的铃声和摩托车的马达声不停歇,可能是被挤在小巷里,一时过不去;谁和谁在用方言大声地争吵着什么;还有小贩在吆喝着听不懂的话……车水马龙的,也不过如此吧。

天色已晚,我得抓紧时间去附近菜市场,买被子和洗刷用品。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商场的东西都很贵,唯有菜市场附近的小店才能买到便宜的,而且种类齐全。

下得楼来,我侧身穿过过道,每一层楼梯尽头,都有用木板隔的几间小厨房。家家都在炒菜了,空气里飘满了天南地北的各式饭菜的香气、辣味,呛得我直打喷嚏。

这里拥挤的空间和嘈杂的人群,让我压抑得发疯,想要逃离,却又无可奈何。此刻连生活费都没着落的我,只能安于现状。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为了找工作四处奔波。我跑遍整个浦东地区,处处碰壁,每天在无奈与迷茫的忙碌中度过。

有一段时间,正是南方漫长的梅雨季节,整日整夜地下雨,没完没了地下着。屋里的木地板,墙上,天花板上,桌子上,发出一股浓重的木头霉味,阵阵刺鼻。

有天等待复试通知,我没有出去,一直睡到晌午。等待总是让人心里发慌。那天雨停了,还出来太阳的半个笑脸,有光线从瀑布窗帘后面的木板缝射进来。

我按捺不住烦躁,准备把钉在窗户上的木板打开,好让阳光多照射进来晒晒。幸好是薄的三合板,没有工具,我用剪刀弄开钉子,还是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打开,落了一头灰。

果然,屋里顿时亮堂多了,一阵雨后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还夹着花香。深深吸一口气,探出头去,迎面而来的意外发现,令我惊喜若狂。映入眼帘的是邻家一院子郁郁葱葱的绿意,间杂着姹紫嫣红不知名的花朵。雨后的树叶子翠色欲滴,太阳一照,闪着光芒。

这一发现,让我着实心动不已。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在这个人潮拥挤,甚至空气都有些拥挤的地方,在这重重叠叠的旧房子中间,还隐藏着如此别致清新的小院。

别人家不要说没院子了,就是巴掌大的空地,也会堆满了杂物或种满了葱蒜,或者被盖了洗澡间和厨房。这样的小院有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美丽,我真真羡煞那家的主人了。我真后悔没有早点打开这尘封的破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也不晚,有机会一饱眼福。


看那久违的清新,满院热闹的春景。院子不算大,却是精心布置的。院子中间是用鹅卵石铺的小道,门口两盆翠绿的铁树,路旁两排整齐的万年青。一边有棵高大的桂花树,有棵叶子碎碎的枣树,还有棵这座城市的市花玉兰。另一边是一个小小的葡萄架子,藤蔓已经渐渐爬满了。架子下栽着几盆杜鹃、月季、还有些不知名的花,正开着呢。

最耀眼的数那桃树和梨树了,在雨后的阳光里尽情地绽放着,桃花红梨花白,红白相间,煞是夺目,还引来了不少蝴蝶和蜜蜂,穿梭其间。

那墙角还有棵树,像是在公园见过的腊梅树吧。我不由在心底敬佩那家的主人,竟有一份闲情逸致,把一个小小的院子布置得如此别致。四季的花草都集于一院了,每个季节都不会寂寞了。

我久久驻足窗前,看那些在明媚春光里绽放的花朵,还有那渲染了整个院子的绿意,深深地再次吸口气,花草的芬芳,还有那久违阳光的清新阵阵袭来,沁入心脾,整个身心都轻松了。连日来的郁闷一扫而空,等待的焦急稍微缓解了。

临近傍晚,还是没等到通知,我心里失望极了,看来又泡汤了。后来,晚上快六点的时候,突然又接到陌生短信,通知去浦西某某公司上班。我正疑惑不解,这家公司怎么没印象呢?

这时电话来了,电话里传来热情洪亮的声音,他自我介绍说是某贸易公司的总经理,询问我是否接到明天可以到岗的人事通知,并且告诉我公司地址在浦西,要是能接受的话明天直接去上班。

我想都没想,连薪资都没问,就满口答应了。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过往经历,聊了一会,很是合拍,听得出他很是满意,我也感觉不错。

我很奇怪,这一家公司我并没有投过简历。他说是某某公司推荐的,很信任的朋友推荐的。原来我投的那一家建筑公司,已经招到人了,看我合适另外一家公司的岗位,就推荐过去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喜到了。我决定下去街边好好吃顿饭、喝点酒。好久我都没正儿八经地吃顿饭了,天天都是馒头榨菜地过着。虽然我兜里也没多少钱了,而且独自一人,但是还是决定庆祝一番。

有工作就有收入,一切就有希望了。连日失落彷徨和郁闷的日子,让我此刻急切想体会一把“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迈!

我们愉快的结束谈话后,已经六点多了,心里琢磨着吃啥。经过二楼的时候,楼道尽头的厨房里,女租客也还在炒菜,散发着辣椒和花椒的辛香,看来是个四川人。

一个扎辫子的小女孩,在楼道的灯光下写作业,拿着本子和铅笔,嚷着问炒菜的妈妈“这个词怎么造句”。她妈妈在烟熏火燎中探头冲她喊道:“忙着呢,等你爸爸下班回来教你,我也不会呢。”小女孩不开心,撅着嘴坐回凳子上发愣。

我经过时,弯腰瞟了一眼,原来是“温暖”一词,要写一段话。

我来了许多时日,却不曾与楼下的任何人有过任何接触,一般也是早出晚归的。女租客在过道做手工的时候,总会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有时候我路过楼道,遇上她在煎饼、包饺子,她也会热情叫我去尝尝。我总是冷漠拒绝。

说来我也内向,不爱主动搭讪人。平时又因为他们一家子说话都是大嗓门,我感觉一刻不得清静。还有,拥挤的过道总是会被女租客捡的矿泉水瓶堆满。甚至一大早,她会为了矿泉水瓶卖几毛钱,而跟收破烂的在讨价还价。这些都让我感到很是厌烦,所以不想与她过多的接触。


我想起在电话结尾的时候,对方叮嘱说,上海正直雨季,出门随时要带伞。在陌生的城市,我被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小小的举动温暖。

于是我蹲下来跟小女孩说:“我来教你吧。小女孩扑闪着大眼睛,有点害羞,也有点怕生的样子。我引导她用生活中她所接触到的点滴,叙写了温暖的一段话。

她一会功夫写好了,很是开心。然后,我又教了她几道不会的成语解释。她整理好书记和本子,跑去跟妈妈说:“姐姐教我弄好了,今天完成的早哦,不用等爸爸下班了哟。”说话间,女租客已经忙乎好了,就等男人回来吃饭了。她一边摘了围裙一边摆碗筷,不停地谢我。

“妹子,太谢谢你了,还没吃饭吧,一起吃点,尝尝四川老家带来的腊肉呢。我都没什么文化,不会教呢,每天她都得等她爸爸很晚回来指导,以后你要是有空,多多教她可好?”

果然没猜错,是四川人。

“哦哦,好的,没事,饭就不吃了啦,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呢,以后不会的就尽管过来找我吧。”

她不停热情地留我吃饭,但是我知道,平时简朴节省的她,做的饭应该也刚好只够一家人吃,并无多余的浪费。现在突然平添一个人,肯定不够吃,难免有个人要饿肚子,我还是婉言拒绝了。在这样的艰苦环境里,其实每个人的异乡生活都不容易。

下楼梯的时候,女娃子追过来,递给我几片香脆的锅巴,说自己做的很香呢,然后问我:“姐姐也是老师么,戴眼镜的样子好像我们老师呢。”我问她:“是不是只要戴眼镜的,都觉得是老师?”她狠狠地点头笑了。

我一听,忍不住也哈哈大笑。在孩子眼里,世界就这么单纯。我小时候也这样认为,看到戴眼镜的都管他叫老师。来到这座城市里,我第一次这么开心地笑了。

沿着老街的青石板走出来,我一路走到菜市场的街边摊子上。街上都是刚下班的来来往往的人,买菜的卖菜的,还有三五成群聚在街边摊子上,吃着烧烤,大声谈笑的人们。我选了角落的桌子坐下来,要了一叠最贵的荠菜饺子和一瓶啤酒,就着阑珊夜色,就着夜晚微凉的风,把往日的阴霾和在酒里,一饮而尽。

第二天一早,就出太阳了。看了天色,应该不下雨了,我把席子和上班的白衬衣晒到屋檐下,就早早去新公司上班了。

按照地址,我辗转几趟车,才找到公司。一切如想象中的一样,公司的人热情地接待了我,说先熟悉下环境。公司所处地段繁华,内部窗明几净,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看起来很有潜力。

第一天,谈了还算满意的薪资,签了合同,真心不错。

下午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我懊恼着,雨淋湿了席子,要长霉了,晚上没得垫了。还有衣服湿了,都没得穿了,我来上海也没带几件衣服的,暂时也没钱添置新衣服。

下了班,我急急忙忙赶回去。上了楼梯,我遇到女租客在打扫过道,她叫我等会上楼,并跟我说:“妹子下班啦,席子和衣服我给你收在我家了。”

我接过干爽的衣服和席子,心里顿时一阵感激。

此后,我经常主动教她娃子作业。公司发的水果,我也老远带回来给女娃子吃。她也经常烙了饼或者水饺端上来给我……

一切开始步上正轨,我的工作慢慢稳定。日子就这样行云流水,在不经意间悄然逝去。我也买了一些墙纸,把屋子全部收拾了一遍,小小的、简陋的空间焕然一新。

转眼已是冬天,楼下隔壁院子的景致,随季节变换着,枫叶红了又落。

过年我没回去,工作需要坚守岗位,他们也没回去。

除夕那一晚,异乡的第一个年,我们聚在一起吃了顿年夜饭,没有大鱼大肉,没有觥筹交错,只有家常小炒。我是北方人,他们是南方人,天南地北廉租的人,此刻聚在一起谈天说地。薄酒一杯,祝福往后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

尽管那一晚,窗外下起了小雪,冷风呼啸,吹得木窗呼呼作响,可是屋内桔黄色的灯光和饭菜腾腾热气中的人影,却是满满的温暖。

以下两张照片由作者提供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5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我的廉租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上弦月
爱文字,爱吉他,爱行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