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女儿念高中,我们全家都寄人篱下

韩彦云 · 2019-10-11 18:5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我的廉租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租房子是为了给孩子安一个临时的家,方便孩子上学,但租来的房子并非安身之处。

插画师:左丘

我们村有一所重点中心学校,最低年级是学前班,最高年级是初三。如果要上高中,只能去市里的几所高中了。那几所学校都不提供学生宿舍和食堂,农村的学生去上学很不方便。为了孩子的前途,很多家长在学生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起,就开始去学校附近的农户家去租房子。

2011年,我家的大姑娘和二姑娘也被市高中录取了,我在她俩学校附近的农户家看好了一间房子,是一独家小院。这个院经过陡峭的巷道,就是马路,马路两旁全是小卖部,还有小吃点。公交车站也在马路边上,这里坐车,买东西都挺方便。两姑娘住这儿离学校都近。

他家的房租水电费是一月一交,一间房一月的房租,我可以承受得起。于是就交了一佰元定金,定下这间房。这个院是两层的楼房,我们租的是二楼刚空出来的一间房子,光线挺不错,一间房只提供两把椅子和两张桌子,还有一片木板。

这房子原先是几个男生住着,弄得满屋都很脏,我和二姑娘又扫又擦,整了半天才收拾干净。我在她们的院里找来两把长木凳做床墩,把一片木板搭在上面,这个床子就筑好了。另一面墙上有个插孔,正好放下电炒锅,又在炒锅旁,砌了砖墩子,搭上了扞面的案板,这个住宿连带厨房的房子,就收拾好了。

房门是朝西开的,夏天的太阳透过玻璃窗一直晒到天黑,到晚上睡觉时,就算开着窗户,都像睡在蒸笼里一样热,半个晚上热得睡不好觉。这样的环境,孩子们也克服了,我真佩服她们比我还能受罪。

到了冬天,屋里一做饭,整个屋子被油烟和水蒸汽笼罩着,而且被褥上都落一层小水珠。开着门窗好一阵子,这些雾气才能散出去,此时人呆在屋里也和呆在屋外没什么两样了。只因为二姑娘离学校很近,大姑娘坐公交方便,所有才这样凑和着住了一年多。

到第二年,三姑娘又考到市三中了,她们三个挤在一起住,大姑娘和三姑娘,上下学都要坐公交车,她俩时间上比较紧张,二姑娘离学校近,步行一段路就到校了,时间比她俩宽裕一些。她们三人的饭,大多时间是二姑娘来做。

为了减轻二姑娘的负担,让她有多余的学习时间,我就把这个院一楼的一间房子,又租了下来,准备给孩子做饭,这间房没有窗户,只有一合朝西开的大门。在早晚时分,关上门时,空气也不流通,而且屋里黑洞洞的,只能开灯照明;开着门,秋风吹得人浑身发凉。


插画师:左丘

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费用,我还把原来卖过麻辣烫的一套工具,从老家运了回来,在马路边上摆摊。

我们住的院子要比马路低很多,整个院子就像掉到一个大坑里一样。从院子到马路上要爬一个陡峭的巷道。我每次去马路上摆摊时,我和老公两人,一个人拉着车辕杆,一个在后面推上,才能把餐车拉到马上来。在收摊时,我俩人拽着车辕杆,让餐车的车轮沿着陡峭的巷道慢慢滑下去,才回来院里。

一个人想做麻辣烫的生意,出入这个巷口都很困难。为了这点小生意,还得搭上两个劳动力。

在这里,卖麻辣烫,卖小吃的摊子,一家挨着一家,竞争很大,那些学生都挑熟人的买着吃,我刚开始摆摊,生意也不好。熬了半个多月,连本都要亏进去了。一家人的生活费用都没有了着落,还有两间房的房租水电费,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小的数目了。弄得人心里又慌又愁。

这个房子看来在马路旁,其实并不方便,房租比别的地方还贵,孩子们住的一间冬冷夏热,我住的一层条件也差,我又有了打算,想另找房子,找一家院子外的巷道平坦的,套间或一个大客厅的,一家人都能住下,最好房租也便宜点。我和老公,留一个人给孩子做饭,抽空做点生意,另一个人可以出去打零工。这样在这个高消费的城市里,才能生活下去。

于是,在离我们住处不远的农户家,找到了一个出租房。独家小院,院里住的全是学生,出租的是二楼的大客厅。客厅很宽大,大约是三间房子的面积吧,一个月才300元,有衣柜,有几张书桌,大门大窗,光线挺不差。

在客厅外的走廊上,还有半间房子大的小厨房。厨房里还有水龙头,条件比上家好很多。而且院外的巷道到马路上很平坦。这个大客厅,我们一家五口人住着也宽敞,而且这一个客厅一个月的房租,比上家两间房一月的房租便宜二佰元。这房随了我的心愿,我便交了定金。

后来,我向房东女人打电话说:“生意不景气,我要去打工,所以要搬走。”房东家女主人听了后,很生气的说:“我的房子从未招过生意人,只招学生,他们一住都是三年。你租到半截又不租了,这时出租房子,正是淡季。你要搬走的话,必须把我的房子租出去后,再搬走,而且只能租给学生。”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于是我在她家院外的墙壁电杆上贴了出租房的广告和联系电话。

到了第二天,就有一个学生,来看房子,把孩子们住过的一间定下了,可我们住的这一间,条件差,迟迟租不出去,来问房子的人,都是做生意的。房主家要求只租给学生,可这十一月份,找房子的学生本来就很少了,加之她这间房子光线暗,学生一般不愿住。

于是我们等了一周时间,还是没租出去,可房主家呢?她们住在新卖的楼房里,躲着不出面,也不来结我们的房租费,明摆着,房子没租出去,我们一走,房子空下了,会少了她们的收入。她故意用软押着我们的办法,来满足她个人的私欲。

因为一家人的生活费用,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我再次向房主女人打电话说:“房子已出租了一间,另一间,光线不好,大多是生意人来问,你是否考虑一下呢?”

她很恼火地在电话里说:“这是我的房子,不要你管,现在交清房租水电费,马上搬走,晚上不许住我的房子!”我听了她说话的口气,我也很生气。当初是她卡着我们,必须把她的房子出租了后再搬走,到给她打电话时,我还在帮她出租房子呢。她又反过来说,房子是她的,不要我们管。她不就是让我左右为难吗?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还不是因为我不租她的房了,房子没转租出去,也没达到她的要求,她态度才这么强硬的。 按理来说,我不欠她的房租和水电费,如果我想搬走,她没权扣押我们。我看在住了她的房子快两年的份上,不想伤两家的和气,我才帮她出租房子,还等了一周时间呢。房子没租出去,也不能全怪我,我已做到仁之意尽了,她不但不领情,还马上翻脸,立马赶我们走。 当时已是傍晚,她故意乘着天黑时,赶我们走,想让我来个措手不及。


插画师:补药脸

幸好我提前定好了房子,不然,当天晚上,一家人还不知道住哪儿去呢?不租她的房子了,她恨不得把一家人都赶到马路上去过夜,她就这么狠毒,以破房子来威胁人,耍笑人。

后来,我和房主女人在电话里算了房费,房主女人的父亲查看了水表和电表,我把房费水电费结给了她父亲后,我将所有的东西打完包,正好孩子也放学了,我们母女四人又背又扛,连夜搬到了新租的房子里。

到了新房,连夜筑起了新床子,当晚就住下了。 我心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咱们不是城里人呢。条件限制了我们,才租人家的房子呀,谁知道会碰上她这样的房东家呢。租上了她的房子,租不够三年,租着半截要走的话,不会让你痛快地离去,她也不会善罢干休的。我又想,我们租房的时间总会结束的,别的房东不会像她这样难缠吧。

从上家租房到退房,让我看清了房东女主人自私和冷漠。我想,我租房子是为了给孩子安一个临时的家,方便孩子上学,但租来的房子并非安身之处。

仅仅就因为她们的房子在学校附近,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房子才变得金贵起来了。这些人靠着房子的优势,把自己的腰杆子撑硬了,人也变的横行霸道起来了。

假如学校改造并扩大校舍,给农村学生提供住宿和食堂的话,学生是不会租这些农户的房子,他们的房子生意也就冷淡了。他们的房子,只能租给那些做生意,打零工的人,同时,他们的房价也不会乱涨价,他们对租房的人也不会那么刻薄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我的廉租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韩彦云
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西口镇,铁炉村。今年四十五岁。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