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半生的人,值得被爱吗?

尘埃 · 2019-11-06 18: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我的理想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相信风雨后的彩虹依然美丽,路还在我脚下,茫茫人海中,终会有一个属于我的归宿,让我不再过着颠沛流离的人生。


图片来源:dribbble.com/PannaNat

小时候,我是听着孙敬修爷爷的故事,看作家冰心的《寄小读者》、《再寄小读者》长大的。我儿时的理想是当作家,并且野心勃勃地想去独自闯荡天涯。可是随着慢慢地长大,我的理想也随之逐渐地遥远,直到目前的遥遥无期。如今的日子与儿时的理想截然不同——我开始流浪的人生。虽然目前现实中的日子与儿时的理想生活有着天壤之别,但是我坚持的笔还是没有放下,我依然坚持用笔在书写人生百态,用心品尝生活中的各种滋味,生活中的所有苦乐都是由笔端释放出来。

我在千禧之年开始流浪,居无定所,没有一个固定的立足安身之处。在茫茫人海中,除了我的梦想,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在找寻什么,或者是在等待什么?所有漂泊的经历也在不断地告诉我:自己一定要有一个立足的根基,漂泊不定的生活让自己没有任何寄托,感觉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直独自在空中摇曳。

在过去四姐结婚时的喜宴上,她的同学唱了一首《我想有个家》,让我很感动并且印象深刻。没过多久,我也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可是,那座租来的小小围城承载不了两个人暖暖的温馨和甜甜的浪漫,没过多久我又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生涯,当时的情况也是单位下岗,迫不得已。

2010年,在老家照顾父亲期间,我突发急性阑尾炎,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我住院治疗,因为父母年迈,且父亲卧床给二老增加了心理的压力与负担。于是,我只好把医生请到父母的家里做手术。父母的家不属于我,只因我早已没有了家,已经在流浪,索性拿自己唯一的性命同上天做了一次赌注,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还好,手术四天后我就能下床照顾父亲,兼帮助母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当时,有那么一点点“不成志,便成仁”的悲壮感,而那一次,也让我体会到了无奈、孤独与无助。

每一次提着大大的行李箱出去流浪时,尤其是看到结伴的夫妻,或是几人同行的那种暖心的画面,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自己就是一个落难的逃荒者,孤独的疲惫强烈地冲击着我麻木不堪的躯体,生活不止一次地历练我,历练一个独自摇曳于天地之间小小的我。不敢想象前景,更不敢畅想未来,只有一种浑身发冷的感觉游走于我的肉体与灵魂,我只能在心里不断地默默告诫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我不能倒下,人生就是一场没有回播的绝版电影,我必须要坚持到曲终人散。

我在心里渴望围城,但又有点害怕围城,矛盾让我在围城之间徘徊、犹豫不决,我只能继续一个人的旅行,继续流浪人生,把时间当作一副疗伤的良药,医治自己身体上和心灵上的千疮百孔。

理想与现实如此大的反差,也让我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情绪的奴隶,活脱脱的一个木偶剧里面任人摆布的小丑傀儡。


图片来源:dribbble.com/Snow520love

我不止一次地与死神交错,一次又一次的在绝望中寻找黎明前的一缕霞光,在流浪的日子里等待希望,无数次在下岗的日子里独自咀嚼着等待希望的煎熬。但是即便是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我还去义务献血,总共三次,最后一次是在2014年的国庆节 ,那天北京还下着小雨。

无聊的日子,与不同地域籍贯的朋友在一起胡聊神侃,听她们讲述大家庭里的矛盾起源以及小家庭的温馨惬意,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边缘化的旁听者,偶尔也会勾起我对旧日短暂生活的回忆。

那时,虽然物质生活贫乏,但精神情感状态极佳。我下晚班回家会有一盏灯为我亮着,会有一桌很有诱惑力冒着热气的晚餐等着我,餐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两套餐具,还有我喜欢吃的菜。有时感觉工作累了,爱人的庇佑和宠爱也会恰到好处的适时出现,而我则可以像个孩子般任性恣意索取,他不厌其烦并且乐在其中。每当我上夜班时,不管多晚他都会在工地等我,等我工作结束后,顶着星光闪烁的黑夜一起回家,体会两个人的长夜浪漫。那段昙花一现的记忆,就是我人生中的南柯一梦,我不敢轻易地回忆,害怕钻心的疼痛久久不能离去。

我和他时常在一起憧憬着未来,计划买一套房子,打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真正的家。我当时幻想着,那里可能有一艘月亮船,并且装着满满的温馨和浪漫。

但是很快,随着他的离去,这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好似穿越了时空,我是一个正在安徒生的童话王国里徘徊着做美梦的孩子,却被巫神无情地拽回了现实生活,开始体验人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极不适应又迫不得已,并且别无选择地融入到这个混乱的局面。

再艰难的路我都要走,再难熬的日子我都要撑住,只因在我的心里,承载着我们当初的梦想:想要拥有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就是为了这个梦想,N多年来,我一直是独自艰难地在外打拼。不管雨雪晴天我的梦不曾泯灭。

身体上的劳累我无所谓,但是精神的匮乏让我疲惫不堪。尽管我已经偿还完了当初所有的债务,但我不知道自己的最终人生归宿会是在哪里?是否还有一盏灯为我而亮?还有一桌热气腾腾飘散着香气的晚餐在等待着归途中的我?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我时常在心里默诵苏轼的这首《卜算子》,还有林黛玉的《葬花吟》,而每次默诵完都会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凄凉之意。

在流浪的日子里,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她们也非常关心惦记我的个人问题。但最终我都因找不到感觉,而让我的朋友们大失所望。但是我们之间的友情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依然都还是知心的朋友,即便平时都在为各自的工作生活而忙碌,可是互相之间的惦记关心始终都不曾改变。

与老乡杨姐一年有余没见,她平时工作很忙,难得仅有半天的休息时间,还专程来望京看望我,在炎炎的夏日,杨姐满脸的汗水,见到她的那一刻,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感觉自己不再孤单。

还有我在亚运村时认识的河北小张,她特别关心牵挂着我的将来;内蒙的王姐,她经常带我去做小时工,是她们俩帮助我渡过了难熬的两个多月的待岗时期。王姐好多年不见了,在微信上偶有联系;而小张一直都有联系,她总想带我去张家口,可我不喜欢那个地方。

我在南湖中园工作了有半年的时间,不长不短的六个月。我与客户云姐之间却不像是雇佣关系,倒像是朋友甚至姐妹。有时我后背疼了,云姐就像个老中医似的给我拔罐、刮痧,有时还像个理发师一样给我打理头发。女儿还埋怨没剪好,让我拿着她的会员卡去理发店重剪,可我却感觉不错,挺美的。我们俩在一起时,每天大部分时间是在追剧《风筝》和《情满四合院》,她还要炒上一锅瓜子,做为追剧时的必备消遣零食,这个拿手的绝活儿云姐也教会了我。

我最爱吃云姐做的玉米面菜团子,休息时,只要家里还有,她都会给我带上两个。农历立春的时候,我在公司,云姐特意打电话叫我回去吃春饼。暖暖的味道包裹着我,竟也让我忘了春寒料峭。陪同云姐的母亲,去望京医院做透析,云姐的朋友也成了我的朋友,有漂亮的张姐和漂亮的部队大姐(她年轻时在部队当过兵),她们都对我很好。

跟云姐在一起的时候,我是无拘无束的,如果不去医院做透析时,云姐从来不让我早起,我能睡到将近中午。

云姐漂亮乖巧的小外孙女桔宝受了委屈时,都会张着两只小手要我抱着,而每次我把她抱起时,她都会满脸委屈地抽泣着,两只小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她幼嫩的小脸紧贴着我成熟的脸,这让我很心疼地轻拍她的后背,哄着她,顿时,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母爱泛滥。有一天早晨,桔宝要去幼儿园,还特意来到我的床前跟我告别。

桔宝最大的亮点是:唱歌会改词,竟然把《卖报歌》 的歌词给改了,而且还恰到好处。她在桌子上高兴地蹦跳着,举着两只胳膊,张着两只小手,兴奋地大声唱道:“啦啦啦,我是一个卖报的小行家,不等天明去卖报(等派报) ,一面走一面叫,今天的媳妇(新闻)不好看,一(七)个铜板就卖两媳妇(两份报)......”

我和云姐则被她夸张而又带有滑稽色彩的表演逗得前仰后合,房间里充满了我和云姐开心的笑声。我们俩笑着打趣说:“找不到媳妇的人,来找桔宝,一个铜板就能买俩媳妇。”

云姐的女儿也在微信上叮嘱我,天凉了,自己一定要注意身体,别太劳累,有时间去家里玩。

记得在我离开时,云姐送我下楼后,笑着对我说了一句:“你以后有好事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一声。”当时,我也笑着答应了一声,心里清楚云姐所说的“好事”是什么。


图片来源:dribbble.com/jucha

在流浪打拼的日子里,我收获了友情的同时也收获了快乐。忆及这些暖心的画面,弥补了我在情感方面的缺失与空白。

我用工作的业余时间参加了工大、尖椒写作班的学习,休息时也会去文学馆、皮村的工友之家听文学讲座,还参加了鸿雁社区报的编委会,这些都充实着我流浪的生活。我在文字的世界中追寻儿时远去的梦。

虽然我现在还是过着流浪的生活,但友情并不让我孤单,还有我的梦:“不管以后的路,风雨再不再来,我的梦不再徘徊。”我计划寻一座地理位置、环境气候都比较适宜的城市,去细细地品读自己一生的烟雨过往,让不平淡的生活经历由笔尖流露纸上。人生就是这样,任谁都不会是一张空白,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涂鸦,并有着代表其个性主题的斑斓色彩。余生不长,经不起浪费,我会珍惜,更加努力地活出自我。

其实,我的梦想也很简单:就是平淡中的安稳,不需要奢华与波澜壮阔。人生,平平淡淡就是真,平淡和健康才是生活的全部。我不擅长,也不会费劲心机地去算计,人生中所有的相遇都因一个缘字。我珍惜着身边所有值得珍惜的朋友,只因世间情义无价。

虽然上帝让我失去了一份情感,但是又给了我另一些弥补。流浪的人生,也让我收获了很多值得我用心去收藏、记忆的友情,有很多温暖的画面都值得我静心地去慢慢体会。虽然有些朋友已经在我的生活圈里销声匿迹,但是岁月留下的情谊无法抹去,我把它当做一坛陈年的老酒,深埋在记忆的土壤里。

“人生需要历练,历练才能成长,成长才会强大(《流动的出租屋》评论)。”所有的经历打造了我不轻言认输的倔强性格,我依然还走在寻梦的路上,尽管路途可能是一场艰难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我相信风雨后的彩虹依然美丽,我相信“星光不负赶路人,梦想不负有心人”,路还在我脚下,茫茫人海中,终会有一个属于我的归宿,让我不再过着颠沛流离的人生。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5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我的理想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尘埃
黑龙江人,曾经是一名建筑塔吊工。2000年下岗,开始漂泊打工,06年来北京做家政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