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有个温馨的家,现实却令我梦碎

月满西楼 · 2019-12-04 11:12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我的理想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虽然我的理想生活此生已不可能实现,但我还是很感谢这个社会,感谢它给我这个低文化的农村妇女一些自强自立的机会,让我不用依赖任何人,也能有生活下去的勇气。

我想有一个这样的家,房子不必多豪华,也不奢求大富大贵,我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健健康康,每天能一起吃饭聊天,互敬互爱,和和睦睦,其乐融融。

为了这个理想,我做过很多努力,现在年过半百,梦想已碎……

2002年的年末,那年我的儿子12岁,我的女儿10岁。那时候我的腰肌劳损非常严重,每天凌晨2点就痛醒,不能再入睡。腰弯久、坐久、行久、睡久都痛,体力实在是不胜农活了。再加上婆婆很嫌弃我,婆媳关系不好,生活令人窒息,令人时刻想逃离,若不是有孩子牵绊,早就离异了。而孩子逐渐长大,读书的钱也没着落。家里唯一经济来源的果园已被黄龙病毁灭。养过鸡、鸭、猪,种过菜,摆过摊,一年累到头,也仅能糊口,根本没盈余。思前想后,我为了生计不得不离乡别井出去打工。

这一走,我和家人就开始了漫长的聚少离多的生活。

图片来源:dribbble.com/kit8

2008年中秋,丈夫突然猝死,家非但不再完整,更令人心寒的是。婆家人对我各种设防排挤,甚至趁我外出打工时,偷偷换了大门的锁,我回家时打不开家门问他们要钥匙也不给,那是我婚后才建的房,是我和丈夫出最大力建造的。虽然我对他们心存芥蒂,却是对他们不薄的啊!

因为丈夫没什么文化,我离开后小孩无人铺导管教,学习跟不上,后来又遭遇校园霸凌,初中未读完就转读职中,儿子职中读了几个月就退了学。两孩都出来打工,大家天各一方,鲜少见面,家已经散架了的样子。

我做过工厂工,感受过现实的不公平,吃过那种很差的伙食。也侍候过老人,当过育儿嫂,后来碾转做了月嫂。

在当月嫂的时候,我试过做到除夕才出来,独自在租房里又病又孤单,年也没心思过,自己绻缩在床角哭泣。在通信这么便捷的时代,却等不到他们一声问候。我试过年初一被人赶出来,试过在陌生的城市连夜被人炒鱿鱼驱赶。曾经因为风雨吹折了一株月季,被雇主诬陷是我弄断的,因此被骂到哭……我在外面可以说尝尽人间冷暖、酸甜苦辣。

图片来源:dribbble.com/kit8

我的儿子不知道这些,他爱大手大脚地花钱,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习惯勤俭持家,未雨绸缪。我们性格十分不合,电话里难说几句话就以吵架告终。平时基本不找我,只有要钱的时候才会找我,这让我觉得我好像是一个ATM机。

在我丈夫去世后,我就跟儿女们说,我要离开那个山村,我要去县城为孙辈供一套学区房,因为那个山村读书实在不便。我为此省吃俭用努力攒钱。为了攒钱买房,我几乎舍不得买一瓶水喝,打工路上,我经常背着沉重的行李东奔西跑,走路走到腰疼都不舍得搭车。

儿子不但不同我一起奋斗,还总是消耗我。他对我在他少年时离家耿耿于怀,充满了怨恨!他常常对着我吼:"你管过我么?!"

事实上初初打工的几年里,我每个月领了工资,只留出200元自己零用,其它都寄回家,直到丈夫去世。

“孩子,抱起砖陪不了你,放下砖养不了你!”

这是多少父母的辛酸和无奈,又有多少当儿女的能理解?!

他常常嘲笑我的节俭为吝啬。他不懂得,对自己如此吝啬的妈妈,却一万一万给他结婚生子花钱,一万一万拿给他创业,这都是源于对他的深爱。他不知道当我知道他拿我给他创业的钱去胡乱挥霍的时候,我是多么痛心和失望,也从此对他失去信任。

他把我的一切付出视为理所当然,并且不曾有一点感恩。他对我的病弱之体视而不见,他不曾对我说过一句温暖的话语,他被怨恨蒙住了心智,出口就是怨恨指责。他的怨恨之火终于把我越推越远。

娶了媳妇后,我努力地想当一个好婆婆,我想把这个家重新粘合,我想实现我终生为之奋斗的理想生活。无奈因为众多人的挑拔,最终又增加一个怨恨我的人。这个梦想在媳妇再三的无端指责下彻底粉碎。

我整整哭了一晚,眼睛肿得睁不开来。但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逃离这个家,我宁愿独自生活!几个性格十分合不来的人,如果勉强生活在一起,只会令大家都痛苦,每次回家看到她们阴沉的脸,我都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我用原本想给他们买房付首付的钱,又去借了一点,买了一间很旧的二手房,打算独自过完余生。虽然孤单,至少自由,不用再看人眼色。

打工十几年,无论过年过节,他们从来没有问过一句:"妈,你在外面还好吗?",中年丧偶后,我也沒有得到过来自那个家庭的半点关心和安慰,他们心心念念只是想掠夺榨取我的辛苦钱。付出的时候,有几分钟欢喜,一时不付出就落井下石,挑拔离间。在我患病其间,他们不但不关心我,反而做了很多伤害我的事情。

这个世界于我,就好像是一片大沙漠,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沙漠里踽踽独行。

可叹又可悲的是,他一边怨恨我一边在重复着我走过的路。他为了生计为了孩子的学区房忙得焦头烂额,鲜少在家。虽然他担负了整头家,他的孩子并不亲他,甚至对我说:"我不喜欢爸爸。"孩子只亲陪伴他们的妈妈。我看着非常痛心。

“孩子,抱起砖陪不了你,放下砖养不了你!”一一这是整个社会的病,这种病还在代代循环,不知道几时才能终止……!


图片来源:dribbble.com/gedzdesign

虽然余生我不再期望他对我孝顺赡养,但毕竟血浓于水,看着他那么辛苦、奔波,我也只好帮他照顾孩子,铺导作业,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尽量教育孩子,要孝顺理解父母。也愿他花甲古稀之时,几代同堂,子孙贤孝,不似我家庭缘薄。但愿悲剧终止于我吧。

身体的创伤容易愈合,心灵的伤害终难放下。磕磕碰碰这么多年,大家都感觉受伤非浅。现在咫尺天涯,各自安好。

虽然我的理想生活此生已不可能实现,但我还是很感谢这个社会,感谢它给我这个低文化的农村妇女一些自强自立的机会,让我不用依赖任何人,也能有生活下去的勇气。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5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我的理想生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月满西楼
女,生于粤北,喜欢唱歌阅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