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恶女大全:忠于欲望的女人,为何成为“恶女”?

大兔 · 2019-12-06 18: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并不是每一个坏女人的恶行都值得被理解和接受,但是每一个坏女人恶行背后的原因和环境绝对应该被研究和思考。


古罗马皇帝克劳迪沃斯(Claudius)的皇后梅莎莉娜(messalina)是一个情欲奔放的坏女人。她15岁结婚,但不幸的是,皇帝克劳迪沃斯自小患病,下身行动不便,无法满足妻子的欲望。于是,满肚子憋一股热的梅莎莉娜就经常在晚上举办各种怪异的聚会:已婚夫妇应邀而来,一边喝酒一边寻找各自的外遇对象。

梅莎莉娜在聚会中看中的男人如果不服从皇后的勾引,皇后就会要求皇帝命令他就范。即使如此,大胆荒唐的梅莎莉娜还是不停地寻找乐子。

她经常潜入到小巷里面的妓院,打扮成性工作者寻找合眼缘的恩客。据说有一回,她趁皇帝睡着之后,披上斗篷,带着奴婢偷偷出宫,在妓院里,她化名“柳姬丝嘉”,恣意地享乐。如果朝廷或者百姓有人胆敢批评她,她就会用莫须有的罪名把他们都绑赴刑场。一时之间,仿佛天底下没有比她更加有权力而又放荡的人了……


恶女,令人战栗or令人上瘾

上面这则带着颜色的故事来自日本畅销书《世界恶女大全》。作者是桐生操。这本书用69个故事为大家介绍了来自世界各地历史上可以被称为“恶女”的女人故事。咋一看,这些故事在历史时间线上都描述得非常简洁,但是在描写性事的时候,却具体得让你能够马上通过颜色和触感置身于淫乱派对现场。

所以很多人形容这本书如同路边小书摊里面的桃色八卦杂志一样,每一页都渗透着浓重的花粉味,一下子看了70个故事的我,几乎要过敏得打喷嚏。

《世界恶女大全》港版封面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本书作者桐生操,其实是两位日本女性,堤幸子和上田加代子的合用笔名。她们曾经在法国巴黎大学和里昂大学留学,主修法国文学和历史。回国之后,两个人联手写了很多本畅销书,几乎每一本都是根据野史和传闻改编的。比如,你可能听过一些和你小时候听的完全不一样的格林童话,像白雪公主和自己的父亲乱伦等等,就出自桐生操的另一本畅销书《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

这本畅销书尽管名为“童话”,其实是堤幸子和上田加代子根据民间传说和恶女们的欲望故事对格林童话的改写。和《世界恶女大全》一样,两位作者用性欲解释一切,把所有荒诞的行为归因于女男主角们对性的追逐和享受。女人们庞大的欲望如同海啸一般卷起一切地面建筑,再狠狠地把它们摔向黑海,彻底毁坏她们为了满足欲望,杀人、放火、弑父、灭国,什么都做得出来。

看桐生操的作品,你一不小心就会以为世界上所有厄运和祸害都来自女人的兴风作浪。

2009年第27期《新民周刊》的评论评价桐生操是“一直在用疯狂的销售数量戏弄历史学家”。的确,她们的文风对于很多梳着发髻穿着古装的男性读书人来说,简直是低俗、胡闹、作秀和有辱斯文。

难怪一位叫李景端的评论员男士在《清除滋生“造假童话”的土壤》一文中,愤怒而痛心地疾呼道:“必须谴责亵渎经典名著的行为”!“糟蹋人类文明的精髓价值,诱发对人类优秀文化的虚无主义”!

一名叫贺圣遂的评论员更表示:“在《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一书中,爱情堕落为欲望,良善易之以凶残,道德蜕化为乱伦……”

这些男性评论员用不屑的口吻说:“这种书就是两个日本女人去欧洲旅游,在大街小巷听到一些八卦,居然就敢来用性欲改写经典,吸引眼球,低俗!拙劣!”

其实难怪这些所谓正人君子男士们会对此如此生气。在国内,有出版商看中了桐生操作品的巨大商业潜力,悄悄地盗了一版,用“格林童话原版”为噱头,抹去桐生操的署名后冠以“格林兄弟”的名字出版。这种震动天地的题材在性压抑的社会当然就会如同一颗大炸弹,炸出无数一边看一边撸的读者纷纷乐于掏腰包购买。

曾在内地出版发行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封面

而在《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被查禁、出版社被停业整顿之后,它的电子版却在病毒式传播,被加速存进了无数人的网盘中。情欲加禁书的标签简直帮助地下盗版环境打开了它们的重生方式。

所以问题来了,桐生操的作品为什么可以像下了毒的威士忌兑可乐一样,一边被男人们发了狠地远远避开,斩之而后快,另一边却又被全世界疯狂追捧,恨不得把每一个色情八卦的场景都镌刻在自己眼皮内侧,以便夜深人静的时候闭上眼拿出来好好回味呢?


谁在呼唤“恶女”?

《世界恶女大全》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在前言中,作者表示:“我们一心想书写特立独行、不在乎世人眼光、忠于自己欲望的女人,回头一看,才发现笔下全都是恶女和坏人。”

她们看尽千百年来男权社会对女性的统治和压抑,所以女人只能成为贤妻良母。但是,一旦女人的“自我”觉醒了,一旦女人的能力变强,资源变得丰富,看见了现状对自己来说是如此荒谬,女人就会从封闭的社会框架中解放出来,开始为了自己的需求而活着。那么此时,女人就不得不变成恶女和坏人。

因为这个由男人构建的森严社会,不允许女人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愉悦和满足需要

性无能的皇帝满足不了皇后的欲望,于是她就找外遇或者养男宠了,因为皇室秩序只规定了生不出儿子的皇后可以被皇帝处死,却没有规定皇后的性生活可以怎样在正统的范围内得到解决。

女儿被男朋友骗到派对上被多人性侵后自杀身亡,于是妈妈就去把她男朋友绑来放血一整晚杀死,因为没有法律能够惩罚这个男人,所以她杀人之后微笑自首。

被送给纣王的妲己酒池肉林虐杀朝臣,可是大家似乎都说是妲己教坏了纣王所以整个国家才会灭亡的,谁都没有考虑过会不会是纣王特别好这一口,而妲己没法不投其所好?

当然,书中也有一些残忍到变态的恶女,她们抢来民间少女,杀人后用她们的血来沐浴护肤;她们为了钱假扮征婚招揽中年男人,杀人抢钱埋尸后院;她们迷恋杀人的兴奋,伙同恐怖杀人犯砸死小男孩放在地窖。相比之下,拿总统丈夫的工资来装饰奢华大宅、掏空国库来购买500双鞋子两千件衣服等等行为也算是平平无奇了。


《绝代艳后》中生活奢靡的玛丽王后

日常生活中,符合恶女定义的女人也是不少。最起码,化名桐生操的两位女作者在很多正经男士眼中就是严重的恶女:为了销量不择手段写小黄文;用女人的性欲来书写野史羞辱正经文学,居然还打败严肃文学,成为疯狂敛财的畅销榜首;荼毒青少年,教会他们什么是奢靡和堕落。

妖女啊,你们这些妖女。

作者显然对男权社会囚禁女性欲望的现实看得很清楚,但是我们也可以从她们的文字中看到那么一丝不安和动摇。

比如她们好像在刻意固化性别二元的标签,重复各种“各位男士小心了,女人可是玩弄不得的”的描述;她们也偶尔会对一些生活奢靡但是不得好死的女性表达隐晦的“活该”评价;她们也会对拜金女表达鄙视,对貌美的女性毁容表达强烈惋惜,也会对出轨女人的道德观谨慎评价。

可以说,她们作为恶女,其实也并非真的那么“恶”,作为日本女性,束缚在她们身上的保守力量,尽管在留学法国的时候被法国性积极的女权理论冲击得将要松绑,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捆绑还是一不小心就会流露出来。

但这是非常正常的。起码在书中她们已经用实例向大家明确地表达,女人为什么很难真正“恶”起来了:

那些真正能手握大权左右朝政的女人仅仅是少数,多数能够“恶”的女人还是依附在皇室血统家族中才能作威作福。没有因为联姻而得到的至高地位,她们无法虐杀那么多无辜的人,过着那么奢侈的生活。

她们笔下69个故事中,仅有1个故事是关于平民阶级妇女的欲望的。能够抓住一点点空间来发泄自己能量的女人,对比同阶级男人来说依然那么弱小无力,只有用虐待低阶级女人男人的方式才可以让自己炫耀那么一点自由特权了。


当“恶女”活着走进现实

当然,事实上恶女的下场总是不得好死的。给丈夫戴绿帽子的女人们,总是和情人、男宠一起被丈夫捅死,倒在血泊中;和皇帝一起享乐专横的妃子们,最后总是因为妖言媚上,而被愤怒的群众烧死、吊死;用脑子统治国家的女皇智取各国国王、战胜各种军队,最后被曾经的追求者篡位,囚禁、毒死……不用细想都能数一打出来。

女人做恶人的成本总是比男人高,敢于背叛男权制度统治的女人们往往都面临着从欢愉的高峰被推下悬崖,死无全尸的结果。

你可能还记得“全民公敌”马蓉因为出轨和爱钱被封杀和追打,但是你可能不一定记得有多少个男人骗财骗色之后依然逍遥娱乐圈。

你可能还记得范冰冰巨额偷税遭遇惩罚人人拍手称快,但是你可能说不出一个同样犯下大额金融案件的男生意人名字。

那些举报男人性骚扰的女性,告赢了,大家说法律不外乎人情、男人也有自己的本性;证据不足告输了,大家连篇累牍地骂她们:早知你们就是在碰瓷骗钱博出位……


一度大火的“女权爽剧”《致命女人》
其中一个故事讲述了妻子如何巧妙地杀死“坏男人”

在这种环境下,难怪大家对桐生操笔下的坏女人故事如此疯狂地追逐,因为它们在满足大家压抑的性欲望的同时,给女人们狠狠地出了一口气:你敢说看到睡天睡地睡权贵睡奴隶来满足欲望的阿格丽品娜给自己丈夫下毒之后迈向权力最高峰的时候,心里没有那么一点点兴奋和满足?

所以我并不是说大家应该去学习这些坏女人,杀人放火奢靡偷抢拐骗,也不是说女权主义者看见坏女人就应该不管不顾地鼓掌支持。桐生操试图告诉大家的是,在各种让人兴奋或恶心的恶女故事背后,是整个男权社会对女人施加的控制和高压,在这种令人发疯的环境下,发生极端的女性邪恶行为一点都不怪异

我们应该把每一个让人惊恐、怨恨、做噩梦的女性作恶故事放在整个社会结构中思考。并不是每一个坏女人的恶行都值得被理解和接受,但是每一个坏女人恶行背后的原因和环境绝对应该被研究和思考。

不然的话,桐生操的预言就会实现: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因此敢于冒险,敢于面对人生的胜负。


◇      ◇

这里是[尖椒推介]栏目,我们将不定期挑选各种小说、漫画、影视作品……分享从中获得的创意和反思,从虚构/非虚构的作品中找到意义,使之照进日常生活。
“希望这个过程能够证明一件事情——分析可以是快乐的,并由此摧毁一个神话——分析是享受的敌人。”

◇      ◇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大兔
女权活动家。女权文创“独品商店”主理人。写东西的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