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这个世界改变了吗?

补药脸 · 2019-12-20 18:2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对“失控”的孩子的恐惧,以秩序为名的暴政,被篡改的历史……“新世界”的这一切,我们并不陌生。


我将记录一切的记事本放入时光胶囊,深埋地底,千年后才能公开。

致千年后看到这封信的你,请问这个世界改变了吗?


距今千年后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贵志佑介在作品《来自新世界》中描绘了这样一副光景:


在一千年后的日本“神栖66町”,城镇被一种名为“八丁标”的绳索围绕起来。人们仰赖无所不能的“咒力”而生,依靠想象就能完成绝大部分的事情,科技消失、商品消失、货币消失,社会体制基础是互信互助、无私奉献,人才自然流往需要之处。和平,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孩童们只需要在统一的教育设施里学习文化课和“咒力”运用,没有学业负担,可以无忧无虑地在乡间田野撒腿奔跑,不担心明天,不愁未来。

只是,记住绝对不能踏出八丁标,并且要在音乐“归途”响起时赶快回家。


主角渡边早季就是在这样的“乌托邦”里长大。

町上的小孩在10岁的时候会迎来“祝灵”,代表着“咒力”的获得。之后,就可以从“和贵园(小学)”毕业,进入“全人学校”正式学习“咒力”。

在全人学校里,每六个人为一个小班,早季和她的好朋友们(觉、真理亚、瞬、守、丽子)分在了1班,一起学习用咒力画沙画、堆扑克牌塔、进行班级间的运球比赛……


然而,在这看似平静无奇的校园中,却不断有同学消失:

先是和贵园中晚于早季毕业的小孩不知所踪,然后是1班无法完成咒力课题的丽子长期缺席,接着是运球比赛中不遵守规则的2班同学不再出现……

更奇怪的是,孩子们对此都毫不在意,甚至不记得这些人曾经存在过。

直到某一次野外露营,主角团遇到了拟蓑白(储存古人类知识的自走型图书馆),才发现了令人恐惧的真相——

原来,新世界的社会秩序建立在一段极其黑暗、血腥的历史之上。


在旧时代(2011年),约0.3%的人类拥有了“PK能力”,即咒力,有人开始利用这种能力犯罪、屠杀,旧社会崩坏,普通人和PK能力者开始了无止境的战争,社会人口锐减、积尸成山,人类进入前所未有的黑暗时代。


后来,经过近500年的奴隶王朝统治和战争,新的社会秩序由一小部分继承了旧时代人类科技文明的、追求和平的PK能力者和普通人建立了起来。

为了防止PK能力者继续自相残杀,科学家们提出了基因改造的方案:在基因中加入“攻击抑制机制”和“愧死机制”,让人类从根源上删去互相攻击的欲望,一旦杀人或有杀人的念头,自体就会自动强制自杀。

然后,销毁战争的历史、限制思考,再用心理暗示和教育的手段,从小给小孩灌输和平、遵守规则的观念。

接着,是及时铲除危险因素。

新世界前20年左右曾经出现过“恶鬼”——一个基因链中缺失了攻击抑制和愧死机制的少年,导致某村落1000多名居民死亡。因为有抑制机制,人们无法攻击他,直到最后因为某个机缘巧合才将他杀死,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另一种危险是“业魔”,即无法控制自己的咒力,导致无意识外泄,外泄的咒力会扭曲、杀害周围的一切,包括人类。

为了防止这两种危险诞生,在新世界中,孩子在17岁以前是不具备人权的。

成年人们发自内心地恐惧着孩子,他们筛选合格的孩子,就像甄选不良品一样。

在获得咒力的那一天,就必须通过仪式检测攻击抑制机制和愧死机制是否完好。进入学校的孩子一旦被发现无法控制咒力,或者出现被认为是不安定的因素,就会被销毁,并将ta从同伴们的记忆中抹去。

早季的那个有视力缺陷的姐姐、班里拖后腿的丽子、违反规则的2班同学,都是这么消失的。


再者,为了让年轻人保持情绪稳定,同时限制生育,科学家们提出仿照倭黑猩猩的习性,鼓励孩子们通过同性之间的性接触来缓解紧张、不安的情绪,将人类社会打造成类倭黑猩猩的“爱的社会”。


于是,荒唐却能维持安定的社会秩序就此建立。


那么在旧时代战争中存活下来的,没有咒力的普通人类去哪里了呢?

在神栖66町,还有一种数量庞大的生物,名为“化鼠”。

化鼠之间的社会结构类似蚂蚁,以女王为中心,有着和人类相似的智力和自己的语言,高级个体能理解和使用人类的语言。

他们被人类所奴役,将人类奉为“神明大人”。

但并不是所有的化鼠都心甘情愿地服从于人类,就像大人们经常告诫小孩那样:“化鼠大多是阳奉阴违。”

斯奎拉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他善于观察、狡猾、花言巧语并且野心勃勃。当他发现眼前的“神明大人”的神力也有用尽的时候,仅存的那点敬畏也消失无踪。

在故事的后来,斯奎拉捕捉到了恶魔蓑白,得到了被丢弃的古代文明知识,并开始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短短十几年,他所在的部落已经由原始的女王统治发展到议会制,女王被除去大脑、剥夺行动能力,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生产机器;武器也从古朴的木制品发展到了枪炮弹药。

他们摧枯拉朽般地收割其他部落,拓宽自己的领地,成为化鼠中最强大的两个部落之一。

新世界236年(主角团26岁时),斯奎拉高喊着“生而平等”,发动了对人类的反抗战争,而他最重要的武器,不仅是他的谋略,还有一个年仅10岁,拥有一头红发的人类小孩。


那是早年逃离小町的,真理亚和守的孩子。她被化鼠抚养长大,不知道自己是人类,因此,就算她的抑制机制完好,也对人类无效,相反,人类阵营对她束手无策——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

这场叛乱中,化鼠阵营成功杀死了咒力最为高强的两个人类,屠杀了66町中大半的居民,夺走了保育所中所有的婴儿,但最终还是在主角面前功亏一篑——红发小孩因为误杀化鼠触发愧死机制而死,斯奎拉被捕,参与叛乱的化鼠部落被尽数铲除……

在最终的审判席上,斯奎拉说出了令人背脊发凉的话:

“我们不是野兽,更不是奴隶。”

“我们是人类!”

审判席上的人类发出嗤笑声,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男主的秘密研究证实了斯奎拉的话:化鼠和人类的骨骼相似,并且一样有23对染色体。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在新世界建立之始,PK能力者们因为有了攻击抑制机制和愧死机制,对普通人类再也无法造成威胁,于是他们把普通人类基因修改,变成化鼠,作为奴隶以供驱使…… 

新世界的一切秩序,都建立在恶之上。

故事的结尾是,经历了所有一切,得知世界真相的早季成为了最高管理机构伦理委员会新一任的议长,风波过去,百废俱兴,新的生活看似就要开始。

但是人们依然没有找到对付恶鬼和业魔的方法。

早季的选择,是放宽对孩子们的管制,但相应地培养了更多的不净猫(用咒力等特殊方式培养出的变异的猫,用于实施死刑),同时加强了和周边其他小町的联系,防止灾难发生时孤立无援。


至于化鼠,在战争中忠于人类的部族得到了善待,但是对化鼠的管理和奴役也仍然没有停止……

世界似乎只是经历了一场小风波,仅此而已。

早季和斯奎拉似乎是相互对立的两个角色,但到了最后的最后,却是面对同一种境遇的两种选择——

当你发现了制度的残酷和历史的鲜血之后,你是选择像早季一样接受当下,一点一点地改变它;还是选择像斯奎拉那样,扛起大旗,声势浩大地去抗争呢?



◇      ◇

这里是[尖椒推介]栏目,我们将不定期挑选各种小说、漫画、影视作品……分享从中获得的创意和反思,从虚构/非虚构的作品中找到意义,使之照进日常生活。
“希望这个过程能够证明一件事情——分析可以是快乐的,并由此摧毁一个神话——分析是享受的敌人。”

◇      ◇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补药脸
个人练习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