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二姐坚强又坎坷的半生

心汝 · 2020-01-01 18: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小小出租屋,承载了太多偏见、不公和艰难的回忆,也记录了最坚强、美好、温馨的时光。

二姐今年五十多岁了,我们家一个哥哥,五个姑娘。由于家里孩子多,爸爸和妈妈又上班,小孩照顾不过来,孩子生下来就送到外婆家寄养。那时的农村,每天都要上工挣工分。二姐从小调皮,贪玩,上学时一直成绩不好,妈妈又离得远,导致二姐没有学到什么文化,很小的时候就到爸爸的单位里当临时工了。

1992年,爸爸的单位不景气,时常拖欠工资,本来就低的工资,一再被拖欠就显得不够用了。二姐便辞了工作,一声不吭地跑去广州打工了,在外打工两年回家,还带回一个农村小伙子。在大家的张罗下,两个人办了婚事,一个月的蜜月完了,双双回广州打工了。

一年以后,二姐怀孕了,挺着个大肚子回家。我们那里的风俗是,出嫁的姑娘不能在娘家生孩子,爸妈便商量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间房子,让二姐先把孩子生下来。还好,当时房子还不紧张,一上午的功夫便租到了一间十几个平米的房子,月租三百。因为只是临时租用,也没必要置办家具,白天二姐就和我们住在一起,晚上就回到她的出租屋里,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孩子终于顺利生下来了。

因为年龄大的关系,选择了剖腹产,要在医院多住几天。我和妈妈帮着二姐打扫了房间,又生了个火炉,房里暖暖和和的。


图片来源:dribbble.com/camidobrin

第二天我便和妈妈把她们母女接出了医院,回她的出租屋。可到了家门口,房东堵在门口不让进,说:“生孩子进了血房的人,会把家里的门冲了。”不让二姐进门。说如果门被冲了,以后这房子再住人就不吉利了。

妈妈便说:“你不让进让她们母女俩上哪去?我们租了房子的时候你怎么不早说生了孩子就不让进呀,那我们就不租你的房子了。再说医院那么多人从农村来生孩子的人,也没见他们说不让在出租房里住的。”

两方僵持着,围观的人很多,其中一个年龄大的长者便说:“买一张红纸,铺在门坎上,把门坎堵上,就可以进去了。我便飞快地在小卖部里买来了红纸铺在了门坎上,二姐踩在红纸上进了屋,在那间小出租屋里过起了她的小日子。

姐夫在外打工,每月按时给娘俩寄来生活费。孩子满月了,妈妈便把她们接回了家中。就这样,母女俩就和我们一块过了几年,二姐也找了一份工作,一边打工一边带孩子,我们也会给她帮些忙。

在大姑娘五岁时,二姐又怀孕了。妈妈劝说二姐不要留下孩子,一个人带孩子就很艰难了,再养一个要怎么办,再说家里的房子要拆迁,生了孩子没地方住。二姐坚定地说:“我可以在外面租房子,在农村生不了男孩,会被人瞧不起。再说我们属于贫困山区,允许生二胎,不管生男生女,这个孩子我一定要。

妈妈看她那么坚定,便没再说什么。到快生产的时候,妈妈给二姐找了间房子。

那年冬天,二姐家的二姑娘便出生了。可是多了一个孩子,就多了一份负担,房费也一年年上涨,姐夫寄来的钱开始不够花了。二姐便想出去找一份活,来贴补家庭。

可两个孩子,一个上幼儿园,一个在怀中抱着,怎么办?她首先要找一间离学校近一点的房子,方便来回接孩子。每天送大姑娘上幼儿园,然后抱着小姑娘到处找房子。


图片来源:dribbble.com/camidobrin

终于有一天,她在一个小区里找到了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这个小区没有物业,业主要求二姐看大门,打扫小区卫生,并且每天把楼道的垃圾掏出来倒在垃圾点。每户每月交五元的卫生费,这五元钱就算是我姐姐的工资,房子免费提供。二姐便很高兴地答应了。

这个小区只有一幢楼,三个单元,八层,每层两户,总共48户。这样一来不但解决了住房问题,也让她有了点额外收入。二姐买来了大床,置办了一些灶具,在这里安起了一个小家,娘仨过起了她们的小日子。

每天二姐都起得很早,天刚亮,她就趁孩子熟睡,开始掏垃圾。由于垃圾道口小,垃圾时常卡在高层下不来,二姐就要一层一层地用铁钩往下钩,垃圾道里的臭味熏得她恶心得直吐。她还会把垃圾道里捡出来的废纸片攒起来,拿到回收公司卖了。

一个单元的垃圾掏完了,她就抱着小姑娘送大姑娘上学,送孩子回来后,就打扫小区的卫生。中午吃完饭,别人都开始睡午觉了,二姐开始掏第二个单元的垃圾,一个单元至少需要三个小时。等一个单元的垃圾掏完时,又到接孩子回家了。晚上吃完晚饭,她就让大姑娘看小姑娘,再掏第三个单元。

二姐这样一天天忙碌下来,有时委屈得偷偷流眼泪,但看着孩子,心里又多了几分满足和期待。

小区的住户都很好,看我姐姐勤劳憨厚,便时常送给她一些米、面、油之类的物品。有时住户也会给孩子们买一些小食品,二姐觉得很满足,可以在那个大杂院里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

转眼,大姑娘要上小学了,她联系了市里最好的小学,可离家很远。妈妈建议她找离家近一点的学校,这样来回接送比较方便。可二姐坚持要孩子上重点小学,宁愿自己苦一点,累一点也要让孩子上好学校。这样一来,她比以前更苦了,起的更早了,到孩子上小学时,她会抱着年纪小的孩子送年纪大的孩子上学,回来了还要掏垃圾。

小区的住户很多,有那么个别的住户会捣蛋,时常欺负她们,喝醉酒了还会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有时,二姐会偷偷地流泪。

但生活的艰辛,并没有让二姐气妥,她仍保持着良好的心态,就这样乐观地生活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

转眼间,大姑娘上初中了。由于门房来往的人变多,经常影响孩子的学习,二姐便在门房的附近给孩子又租了一间小平房,专门供孩子学习用。在十几平米的房子里,买了电视机,洗衣机,电风扇,一个简单的家便落成了,既温馨又舒适。

这一年姐夫回来过年了,他们一家终于在这个出租屋里过了个快快乐乐的团圆年。


图片来源:dribbble.com/camidobrin

过完年,姐夫又照样外出打工了,娘仨又继续过着简朴又快乐的小日子。当小姑娘上小学四年级时,姐夫打来电话,让小姑娘回老家上学,他说:“村子里已申请了贫困山区儿童救助,现在村里的孩子可以直接到县城上学。管吃住,孩子的一切费用都是免费的。

二姐很犹豫,现在孩子还很小,离开她,到那么远,语言又不通的地方,学习的进度不知能不能跟上。要是扔下大姑娘,跟着小姑娘回姐夫老家,大姑娘一个人在这,她不放心。二姐就这样左右为难地拖着,在我和妈妈的劝说下,她便想等放寒假带孩子考察一下。

姐夫听说她娘仨要回家,高兴地给孩子联系学校,二姐请了假,带着孩子们回了老家广西。

二姑娘到家没几天,就跟着她的堂哥堂姐去县城试读了。她上的是寒假补习班,到开学就可以正式上学,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孩子小,除了个人卫生管理差一点,其余的都很好,一日三餐,早上是馒头,鸡蛋牛奶和炒的小菜;中午是米饭,炒菜;晚上馒头,米饭,炒菜。炒菜都是荤素搭配,孩子上了两个星期,也很愿意留下来。

二姐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们父女,带着大姑娘回到了天水,回到了她的小出租屋和门房,依然过着以前的日子。大姑娘也开始时常帮妈妈干一点零碎的小家务,在孩子和大人的共同努力下,考上了一所三加二的学校,校方还给孩子申请了贷款。开学了,大姑娘背着包袱,离开那个小出租屋,离开了二姐,到那个向往已久的学校上学,留下了二姐一个人在那个小出租屋里。

这个出租屋里承载着很多很多,有邻居的暖心,有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也有自已的酸甜苦辣,是那份工作让他们娘仨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也留下了最难忘的记忆。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各奔东西,二姐也找到了新的工作,那个门房依旧贮立在那里,迎接新的主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心汝
赵新亚,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生于1970年。曾是一名下岗女工,从事过很多职业,2013年来北京从事家政行业,并参加富平家政文学会,获得两次优秀奖章。现在是一名家庭老年护理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