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那位消失在海里的女孩

上弦月 · 2020-02-03 18: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心不再无处安放了,歌谣陪我醉过的地方,皆非他乡。

冷风吹来,从头到脚都是冰凉,在这座四季不分明的城,秋天在一朝一夕里渐行渐远,就像那年秋季凌晨半夜两点半失去的你一样让人无奈又无助。

在大雨滂沱的街上打车,司机放的一首《你在他乡还好吗》,让我泪如雨下。这是你最爱的一首歌谣,时常听你哼唱,下了班很晚了还要拿一把破吉他跑河边草地上弹一番。你总说这首歌给你某种无形的温暖的力量,所有的迷茫和郁闷都被这首歌融化。跟着你我也学会这一首,不过总也体会不到你这样深的感悟。

你喜欢写诗喜欢沉默寡言,所以总没朋友。旁边人都说你有点傻,缺根筋,不合群。可我发现其实那是你的善良真诚。你是孤儿,被养母带大,开始对你还好,后来因为养母孩子添了几个,就对你越来越不好了。初中没读完就叫成绩优异的你远离家乡出门打工。你每个月省吃省喝按时寄钱回去,毫无怨言,过年过节也不回去,说多加加班多挣点钱寄回去。


图片来源:dribbble.com/suspatel

那时候年轻的我们一发了工资就都花天酒地地溜冰蹦迪,彻夜地疯。我也是因为好奇你的吉他才接触你的。后来发现你很有才华,发现你低调地发表了很多诗。都不知道你哪儿学来的会弹会唱那么多歌曲,我只记住了这一首。后来看到有人在天桥上唱歌,一晚上有不少人打赏,你便寻思着也试试去。

那时候冬天了,虽然南方冬暖,但是夜里的风大也是冷的。我陪着你在地铁找个避风口,边弹边唱,有些人围观。吉他的音律在夜里很动人,一些人也点歌,每次结束时你都会用这首结尾。那时候你渐渐开朗起来了,只要不加班你便会准时去地铁口。

也是这样的夜里,下了雨,一个陌生的帅帅的男子给你打伞送你回来,缘分就这样奇妙,你以为爱情降临了。那段时间里,你整个人精神焕发,爱笑爱说话,简直变了个人似的,从来没见你这样开心过。我不怎么看好那个男生,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有某种不清澈的东西。可你总说他如何如何对你好。

爱情里的人才是最傻的。

你们不到半年就打算结婚了,当你的请柬送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正要离开这座南方的城去另一座北方的城了。在站台上你依依不舍,也算是相识一场,虽然只短短几个月,但是我们算是知心的朋友了,知道彼此的心事彼此的秘密。除了祝福你,还想说更多,车来了,不得不走。春天雨潇潇的站台播放着《你在他乡还好吗》,挥手道别后,各自奔东西,各自忙各自的生活了。


图片来源:dribbble.com/suspatel

北方陌生的城里我一直忙着换工作,找住处。南方的你也没怎么联系我了,也许结婚后也忙。我们就这样渐行渐远渐无书。我一直以为你过得很好。再后来我出差路过东莞时,想要去见你一面。才知道你没结婚,那个夏季的凌晨两点半的大雨中,纵身一跃,一头扎进了虎门浑浊的大海。

没人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个帅帅的男子也不见踪影。

我怎么也想不通,曾经仰望星空,勇敢善良的你,怎么如此决绝地和这个世界一刀两断了。你那一刻该是多么绝望才决定离开这世界啊。我在东莞的街头小摊上,在烂醉如泥的夜里,不顾四下人潮人海的喧嚣,高声唱着这首《你在他乡还好吗》,撕心裂肺,泪流满面。

我还是独自行走,只是手里多了一把吉他陪伴。也学会了在街头人潮汹涌里自弹自唱着谢春花的《借我》。当吉他动听的旋律响起来,那些温暖有力量的歌词总让我心里很安定。

弹唱起《我曾》,多了一些对过往岁月的领悟,更知道了要好好珍惜当下。

弹唱起《夜空中最亮的星星》,更多了一些对生命的感悟,独自前行也无所畏惧。


图片来源:dribbble.com/suspatel

听歌,其实听的也是自己的心情,每一个人每一种心情每一种际遇都能在相应的歌词里淋漓尽致地找到共鸣和体会。

那些漂泊的辗转反侧的深夜里,月光总喜欢翻墙,来和寂寞作伴。那些让我暗夜里重生的民谣,那些歌词里隐隐透出的坚定如玄铁般的期待与希冀直达人心,他们在我快要放弃崩溃的时候,给我无尽的力量,让我在风雨里无畏前行。

一路走走停停,独自辗转多座城市,有音乐作陪,漂泊的行程变得不再沉重,经历越多越豁达,越能随遇而安。心不再无处安放了,歌谣陪我醉过的地方,皆非他乡。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上弦月
爱文字,爱吉他,爱行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